许县令走后,尉迟锦屋里去跟师傅一家表明了情况,花有财他们才明白,尉迟锦这一次京师,居然因缘际会连升两级,做了南府的少詹士。“师兄,早上我也想去。”花荞还记挂着那个冤魂的事情。“行,我先回私塾换件衣服,一会来找你。等天黑了了,你藏屋顶上,正好看一看“师兄,晚上我也想去。”花荞还惦记着那个冤魂的事情。。...

许县令走后,呼延锦进屋去跟师傅一家说明了情况,花有财他们才知道,呼延锦这次上京,竟然因缘际会连升两级,做了南府的少詹士。

“师兄,晚上我也想去。”花荞还惦记着那个冤魂的事情。

“行,我先回私塾换件衣服,一会来找你。等天黑了,你藏屋顶上,刚好看看他从什么方向来。”呼延锦也需要

前言

2022-07-24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在是丢&个只管

    刚才钱训术跟着郭老爷一起狼狈逃窜,实在是丢面子,好在个个只管自己逃命,没人顾得上看他,他也就装作没这回事一般。

  • 灵堂外&,个个

    灵堂外面,一群人等了好久都没有动静,除了地上那块碎瓦,也没见再掉下什么来。大家才重新聚拢起来。阿龙、阿虎召集了家丁,个个双手握紧棍棒,壮起胆子往里走。

  • 训术笑&邪门?

    “好说,好说。”钱训术笑回道。两人相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正要离开灵堂,你说邪不邪门?一阵大风吹过,供桌上的灵牌又“啪”的一声倒下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 起姑娘&倒下,

    走在后面的阿虎,扶起姑娘的灵牌,他突然冒出一身冷汗:若刚才也是灵牌倒下,吓走李婆子和春儿,那......是谁把灵牌扶起来的?

  • 班人跑&去你就

    “老货!做不得一点事,守个灵搞出这么多事来,大风大雨害我们一班人跑恁远的路,回去你就收拾东西,滚回乡下去......”

  • 她上马&中,躺

    又走到她上马的地方,泥水中,躺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很显眼,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拈起那只白手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