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花家,大家把昨天的经历都说了一遍,才理很清楚许县令设的整个圈套,花有财气得站出来就得去找县令摆事实,却被呼延锦按到了:“师傅,您稍安勿躁,许县令这会所以明白,花荞了回去了,他手里拿着花荞写的字据,您是去找他,也没证据反驳。”花有财又坐了花有财又坐了下来。。...

回到花家,大家把今天的经历都说了一遍,才理清楚许县令设的整个圈套,花有财气得站起来就要去找县令说理,却被呼延锦按住了:

“师傅,您稍安勿躁,许县令这会应该知道,花荞已经回来了,他手里拿着花荞写的字据,您就是去找他,也没证据反驳。”

花有财又坐了下来。

呼延锦继续说:

前言

2022-07-24

书评(297)

我要评论
  • 着郭老&自己逃

    刚才钱训术跟着郭老爷一起狼狈逃窜,实在是丢面子,好在个个只管自己逃命,没人顾得上看他,他也就装作没这回事一般。

  • 左右比&下,这

    最后,钱训术口中念念有词,在灵牌前面,用雷劈桃木剑前后左右比划了几下,这才收了势。

  • 。随后&不见了

    玄衣男子将沾了泥水的手套甩了甩,又掏出一块手帕将就包着,才揣进怀里。随后,身形一晃,自己也遁入雨幕之中不见了。

  • 福开光&外快,

    宝应县求雨镇河、祈福开光,样样都靠他。平时有空也帮人驱鬼请神做法事,赚点外快,反正号称无所不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