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走得迅速,车上三个人都不说话的。许县令在微闭闭目养神,许茉妍悄悄地看几眼坐在对面花荞,她的脸上却出乎意料的波澜不惊。不由得让许茉妍凭添了几分气恼,狠狠地的攥着手里的帕子,恨严禁给她两巴掌,仅有看她掉下泪来,自己才能痛痛快快。马车随后上下颠簸了一阵,后又慢慢的停下去。马车先是颠簸了一阵,后又慢慢停下来。许县令睁开眼,只听车夫说:“到了。”。...

马车走得很快,车上三个人都不说话。许县令在闭目养神,许茉妍悄悄看一眼坐在对面花荞,她的脸上却出奇的平静。不禁让许茉妍平添了几分恼怒,狠狠的攥着手里的帕子,恨不得给她两巴掌,只有看她掉下泪来,自己才能痛快。

马车先是颠簸了一阵,后又慢慢停下来。许县令睁开眼,只听车夫说:“到了。”

前言

2022-07-24

书评(482)

我要评论
  • &才收了

    最后,钱训术口中念念有词,在灵牌前面,用雷劈桃木剑前后左右比划了几下,这才收了势。

  • 路,回&西,滚

    “老货!做不得一点事,守个灵搞出这么多事来,大风大雨害我们一班人跑恁远的路,回去你就收拾东西,滚回乡下去......”

  • 还有位&小。

    和郭老爷一起来的,还有位县衙里专管道法的训术,这位钱训术虽然只是县衙里领俸禄的小吏,可他名气并不小。

  • 白衣姑&地方。

    白衣姑娘的马,就系在别院的后墙外,姑娘看上去并不会轻功,可墙中间早被她进来之前,就掏出一块墙砖,开了一个口子正好搭脚。只见她脚往口子里一塞,利落的翻过墙去,顺手将证物塞在马鞍子下面干燥的地方。

  • 指,嫌&弃的拈

    又走到她上马的地方,泥水中,躺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很显眼,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拈起那只白手套。

  • 万一真&脏东西

    来之前,郭老爷怕灵堂里真有不干净的东西,便急急忙忙把钱训术也请来。他想,有钱训术在,万一真是自己闺女诈了尸,也好将脏东西镇压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