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有财正瞅着自己闺女后悔当初,他的动作却引发了许县令的特别注意:对啊,现场除了另一个姑娘!不知情人非常有限,又都是自己的下属,花有财天生的胆子小,他有儿子,女儿又不不值钱......妙啊!打定主意主意,许县令定了定心神道:“各位都先回家去吧,今天晚上幸苦,明儿就不需要应卯了...

花有财正瞅着自己闺女后悔,他的动作却引起了许县令的注意:对啊,现场还有另一个姑娘!知情人有限,又都是自己的下属,花有财天生胆小,他有儿子,女儿又不值钱......妙啊!

打定主意,许县令定了定神道:“各位都先回去吧,今晚辛苦,明早就不用点卯了......啊,那个......花仵作,

前言

2022-07-24

书评(304)

我要评论
  • 个人拿&鬼的白

    外边几个人拿着哨棒要进来了,可里面扮鬼的白衣姑娘还没走呢!

  • 可不要&人啊!

    “姑娘啊,冤有头债有主,小人不知道是谁害了您,您可不要错怪小人啊!”

  • 可人人&连,跟

    虽说只是虚惊一场,可人人都感觉灵堂里忽然阴气森森,谁都不愿在此多流连,跟着郭老爷、钱训术快步出了灵堂。

  • 用。可&人对视

    阿龙、阿虎听得头皮发麻,他们是会些拳脚功夫,可那是打人的,打鬼估计起不了什么作用。可东家老爷叫去,也不能不去啊!两人对视一眼,回头手一招,七八个和他们一样吓破了胆的家丁,战战兢兢就要走进灵堂。

  • 一阵大&风吹过

    “好说,好说。”钱训术笑回道。两人相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正要离开灵堂,你说邪不邪门?一阵大风吹过,供桌上的灵牌又“啪”的一声倒下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 牌前面&势。

    最后,钱训术口中念念有词,在灵牌前面,用雷劈桃木剑前后左右比划了几下,这才收了势。

  • 碎瓦,&聚拢起

    灵堂外面,一群人等了好久都没有动静,除了地上那块碎瓦,也没见再掉下什么来。大家才重新聚拢起来。阿龙、阿虎召集了家丁,个个双手握紧棍棒,壮起胆子往里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