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锦看见了一身男装的陶青羽,就想起了经常男装装扮出门时的花荞,心里不由得柔软细腻下去。大明对女性的要求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当朝皇上更有甚者曾让解缙三人编撰了《古今列女传》,并亲手做序,全数历代贞洁烈女,作为大明女子的行为准则。因为女子要出门时,没办法女扮男大明对女性的要求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当朝皇上甚至曾让解缙等人撰写了《古今列女传》,并亲自作序,尽数历代贞洁烈女,做为大明女子的行为准则。所以女子要出门,只能女扮男装,掩人耳目,自欺欺人。。...

呼延锦看见一身男装的陶青羽,就想到了经常男装打扮出门的花荞,心里不由柔软下来。

大明对女性的要求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当朝皇上甚至曾让解缙等人撰写了《古今列女传》,并亲自作序,尽数历代贞洁烈女,做为大明女子的行为准则。所以女子要出门,只能女扮男装,掩人耳目,自欺欺人。

“陶青羽,你不在子婴沟待着,跑到京城在干嘛?你以为这里是槐楼镇吗?京城里随便一个人,捻死你像捻死只蚂蚁一样容易。”呼延锦就想吓唬吓唬她。

陶青羽扁扁嘴,却顾不上拌嘴,一把拉过易呈锦的手,咬得还真狠,好几个牙印。

易呈锦抽回自己的手,没好气的说:“上次踢你那一脚抵消了,咱们各不相欠!”

“那我欠你的行不行?”陶青羽自知理亏,好声好气道:“你就大人有大量,别跟小女子计较了嘛......”

“说吧,到京城干嘛来了?”

“我爹很早以前就认识工部尚书李庆李大人,之前去信告诉他,我爹做出了一个帮助水田分流引水的装置,李大人很有兴趣,我爹就让我哥哥......和我,带着模型来给李大人。所以我就到京城来了!”陶青羽理直气壮的说。

“哦?陶青翼也来了?他怎么没和你在一起?”呼延锦还是挺喜欢陶青翼那个耿直男。

“他......他去给李大人讲解装置去啦,我就上街逛逛,看能不能......遇到个认识的人。”陶青羽瞄了易呈锦一眼,抿抿嘴高兴的说:“这不就遇上你们了?”

“可惜我明天就要回去了。要不还可以见见青翼,也见识一下你们那个分流引水装置......”一想到回去要办的事,呼延锦又有些沮丧。

“咦?这是什么?”青羽忽然看见椅子上放着一个牛皮袋,而且是装信函的那种。

呼延锦接过来,收进怀里,叹了口气道:“袋子有点大,刚才下去怕打着打着掉出来,就暂时放这里了。”

“这里也不安全,重要信函不能这样放,丢了不知找谁要。”易呈锦关心的说。他早就看出呼延锦见了太孙回来,就有些不开心,估计是和这封信函有关。

“丢了才好......”呼延锦不由得脱口而出。

易呈锦笑道:“一定是你不喜欢的差事,让我来猜猜,是与花荞有关?”之前他奇奇怪怪的问些跟女人有关的问题,易呈锦便赌一下。

“花荞?跟花荞有关那我要看看!”陶青羽不由分说的就去呼延锦怀里掏那个牛皮袋子。熟悉是熟悉,青羽到底是个大姑娘,呼延锦吓了一跳,赶紧捂着胸口躲开。

易呈锦一把抓住她,怕她还要不屈不挠扑过去。

他看着一脸愁容的呼延锦说:“有什么难办的事,如果可以说出来,你就说来听听,说不定三个人的主意更多呢?”青羽拼命点头。

呼延锦又叹了口气说:“我是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一个姑娘,但又不确定,她的心意如何......”

“这个姑娘......就是花荞吧?”陶青羽笑嘻嘻的问。

易呈锦有些猜到那个牛皮袋里装的是什么了。他离开京城以前,义父之所以提要替他定亲,就是因为宫里要给皇子皇孙们选秀,在催各州府上报秀女名单,义父有感而发。如果真是花荞要选秀,还是不说透的好。

他笑笑说:“花荞又不是个矫情的姑娘,你们本就是师兄妹,有什么不好说的?”

“对啊,对啊!我看花荞也是喜欢你的。”青羽就像自己被表白了一样高兴。

呼延锦一听青羽的话,像三伏天吃了块冰,惊喜的问:“真的吗?她跟你说的?”

“说……倒是没有,是我自己感觉到的。”青羽老实说到。

虽然微微有些失望,但还是增加了一点信心。呼延锦“腾”的站起来说:“我连夜就走!”

“城门早关了,而且也快要霄禁了。早点休息,明早再走。明早我拿一对信鸽给你,带回宝应去,给它们搭个窝,养熟了再放回来,以后我们传消息就快多了。我……送这个大麻烦回去。”易呈锦笑笑,超窗外看了一眼,赵吉的车早走了,路上行人也少了。

陶青羽虽不愿意被叫做“大麻烦”,但还是挺愿意易呈锦送自己的,而且是单独送。

“易二哥,你住这附近吗?”

“嗯。”

“我还要在京城待两天……”

“嗯。”

“我是第一次来,不知道附近有什么好玩的?”

“嗯?”

“你一定是记恨我咬了你手心!你踢我手背我也没记恨你那么久,小气包!”

已经快要走到客栈门口了,易呈锦除了“嗯嗯嗯”,什么也没说,陶青羽不由得停下来,气呼呼的抬头瞪着他。

易呈锦也停下来,回头一看,青羽那娇嗔的样子,忽然有些心动,他走到她跟前,两人贴得很近,近到让青羽觉得心慌。

“要想让我不记恨也可以。”易呈锦将陶青羽的下巴抬起来,两人的脸就快要贴在一起了。

陶青羽大囧,呼吸急促的轻声问到:“那要怎样?”

易呈锦附身下去,在陶青羽的唇上咬了一口,松开她邪魅一笑:“现在不记恨了!”

也不等陶青羽清醒过来,他含笑负手走了。等青羽双手捂着自己的嘴,抬头看他的时候,正好看见易呈锦头也不回,边走边抬起手摆了摆,算是跟身后的她告别。

这算什么嘛?

陶青羽低头进了客栈,连小二跟她打招呼都听不见,三步并作两步逃也似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易二哥……这是亲自己吗?

可他没有亲,他是用牙咬……

陶青羽坐在桌前,猛的将铜镜抓过来,昏暗的油灯光下,铜镜模模糊糊,照不出她唇上有什么不同,却依稀透出她脸上的绯红。

他是喜欢我的……

她是喜欢我的?

呼延锦已经披着晨光离开了京城,这个问题萦绕在心头,像一个被指甲划了格子的蚊子包,有着根本解决不了的痒。

不管了,回去就问她,如果她不喜欢我,就高高兴兴的送她入宫,如果她喜欢我,那,我们又该怎么办?……

马背上的呼延锦,想得痴了。

前言

2022-07-24

书评(115)

我要评论
  • 东西套&指,看

    他刚才在屋顶上,见那姑娘将这白布做的东西套在手上摸的尸体。五个白手指,看上去就像那姑娘的小手掌。

  • ,抽出&剑,先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 都感觉&连,跟

    虽说只是虚惊一场,可人人都感觉灵堂里忽然阴气森森,谁都不愿在此多流连,跟着郭老爷、钱训术快步出了灵堂。

  • 可除了&声响的

    这回大家腿软得连跑都忘记了,全都定在原地。可除了这声响,再没有别的动静。大家都往发出声响的供桌上望,这才发现只是灵牌被吹倒了。

  • ,他用&。

    又走到她上马的地方,泥水中,躺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很显眼,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拈起那只白手套。

  • 了好久&胆子往

    灵堂外面,一群人等了好久都没有动静,除了地上那块碎瓦,也没见再掉下什么来。大家才重新聚拢起来。阿龙、阿虎召集了家丁,个个双手握紧棍棒,壮起胆子往里走。

  • 诈尸,&恐游魂

    他笑着回头对郭老爷说:“郭老爷,并非诈尸,许是下人看花了眼。不过,头七日恐游魂心有不甘,常常会出来闹事。小道已经布好法阵,将棺材里的魂魄镇住,她不敢出来骚扰生人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