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天一亮,尉迟锦还在客栈里吃着豆浆油条,皇太孙勒邦府里的一位府丞就了到了,他扫了几眼,便径自朝坐在窗边,用早膳看街景的尉迟锦走去。“这位但是南都来的尉迟大人?”府丞好奇道到。尉迟锦赶快站出来施礼:“恰恰在下。”府丞也行了一个平礼笑道:“鄙“这位可是南都来的呼延大人?”府丞笑问到。。...

次日天一亮,呼延锦还在客栈里吃着豆浆油条,皇太孙詹士府里的一位府丞就已经到了,他扫了一眼,便径直朝坐在窗边,用早膳看街景的呼延锦走去。

“这位可是南都来的呼延大人?”府丞笑问到。

呼延锦赶紧站起来行礼:“正是在下。”

府丞也行了一个平礼笑道:“鄙姓张,是皇太孙詹士府的府丞。特来领你入宫。不急,你先吃。皇太孙要下了早朝才能见你,一会咱们到詹士府去认个门。”

说完他也随着呼延锦一起坐下,回头对着小二挥挥手:“豆浆油条来一份!”

回过头来,他解释道:“今儿起晚了,赶着点卯,早饭没吃,刚好借您的桌吃两口。”

“那有什么?想请还请不到呢。”呼延锦见他不见外,心里反倒安心下来,不由得好奇的问:“我这才刚进京,您怎么就找来了?入城入店也没见登记啊?”

“嗨!哪有这么大神通?是刑部的易大人,一早过来跟我们说您已经到了,皇太孙得了信,说晌午邀您一同午膳,我这不就通知您来了?我进来一看您这身服饰,八九不离十。”

张府丞把油条掰成几段,放在豆浆里泡着吃,他看了呼延锦一眼,又笑着说:“一看您这样举着整根油条吃的,就是外地人。这要泡着吃才去火。”

呼延锦闻言,也学着他那样把油条泡在豆浆里。

“我是去年才从翰林院入詹士府的,对南詹士府那边的人不熟。”

“我上月才入的南詹士府,也只认识里面的一个马録事。”

“嗯嗯,我听说了,您是皇太孙亲点入府的。今日皇太孙一听您到了,高兴得不得了……这次抓陈凯您立了功,给皇太孙长了脸,估计离提拔不远了。将来,您还得多关照关照兄弟。”

呼延锦愣了一下,哑然失笑道:“您这说哪的话?我初来乍到,也不懂什么官场规矩,张大人要多关照在下才是,再说,南府又如何能与北府相提并论?”

他这话,张府丞爱听,他们北府的,打心眼里看不起南府,若是呼延锦这就飘了,只怕自己还要踩两脚让他清醒清醒,既然人家自觉,那就好说了。

说话间两人都吃完了,不用骑马,溜溜哒哒就往宫里去。一路上,张府丞指指点点的介绍,哪有好吃的,哪里能喝酒。

大明本是禁赌禁戏,可是迁了都之后,有钱有闲的也闷得慌,有些有背景的人暗中开场,或斗鸡斗蟋蟀,或花楼唱戏,甚至还有赌叶子牌的,官府也睁只眼闭只眼,不闹到皇上跟前就完事了。

“我跟您说,这一条街上的花楼姑娘,都比不上一个水月楼的明珠姑娘,可就是太难排上她的号了,您现在去,估计都得排到下下个月!”张府丞昨晚就是在水月楼喝的酒,门清。

“哦?这位明珠姑娘是花容月貌,还是才艺双绝?”呼延锦好奇的问……纯粹是好奇……

“这么跟您说吧,她那容貌,就是比天上的嫦娥也不逊色,关键是她会弹奏一种西洋琴,叫萨泰里。那才叫稀罕!”

“西方的琴?”呼延锦想起花荞曾跟他说过,织女星在天琴座,天琴是西方的琴,就不知是不是,明珠姑娘弹的萨泰里琴?

“怎么样?心驰神往了吧?您要是能在顺天府多待两个月,说不定就能饱眼福了。”张府丞哈哈笑着,带着呼延锦到了承天门外两排威严的大院,朝廷各部都集中在这里办公。

呼延锦抬头一看,打首的便是宗人府。张府丞指指后面那条小路说:“前面是六部,咱们詹士府在后头,翰林院、太医院也都在后头。”

应天府那边不一样,因为皇宫里没人,皇太子总觉得没点人气宫殿就废了,便让两个詹士府搬到文华殿旁边偏殿去办公。可谁敢替太子、太孙坐那文华殿啊?加上本就无事,领点薪水养老罢了,就成了呼延锦看到的那个样子。

除了程詹士上朝没回来,其余人都在,张府丞领着呼延锦从少詹士起一路拜了过去,这才将他领到司直郎所属的左右春坊。都认了个脸后,程詹士也回来了。

呼延锦少不得又过去行个礼。

“呼延大人好年轻啊!有十八了吗?你这姓氏,是家族才复用的吧?是应天人吗?”

“回大人,下官已经满二十了。呼延一姓,确是本朝才复用的。下官从小跟父母失去联系,是跟着师傅长大的,师傅是扬州人。”

“哦。”程詹士点点头说:“皇太孙上月经过扬州宝应,去见了当地的一位私塾先生,那就是你师傅?”

“正是。下官就是那次才结识了殿下。”

“原来如此。今日太孙殿下本要午宴接见你,但太子殿下知你们回京,预备午后在文华殿,接见此次平定谋逆案的有功之臣,你也位列其中,故午宴便取消了。你回去准备准备,下午入宫觐见两位殿下。”

“是。”呼延锦也没问几时几刻何处入宫,他知道这个问题不应该问詹士大人。

出了门来,外面候着的张府丞笑道:“果然是个懂事的,我还怕你要向程大人问路呢!”说罢,便将入宫时间地点交代给呼延锦,又给了他一块入宫的腰牌,二人便挥手作别。

呼延锦原路回到永福客栈,远远就看见易呈锦背着一只手在门外的大柳树下站着。如今已经过了飞絮时节,翠绿的柳条随风摆动,说不出的风情万种,易呈锦一侧脸,便看见了翩翩走来的呼延锦。

“去詹士府了?早知道我就过去找你了。刑部就在詹士府前面不远。”易呈锦笑道:“午后入宫你也知道了吧?吃完饭我们一起走,省得你找不到路。”

“你说过,皇宫里面和应天府皇宫是一样的,那我就识得路。走,去哪吃?我请你。”

易呈锦笑得更开心了:“在这里我是东道主,哪有让你请的道理?”

这条街离正阳门不远,从中央官署出来,这里已经是最热闹的一条街。顺天府内城当初是先修路,再修官邸宅院的,所以横平竖直,规矩得很。再加上皇宫所在的中轴线,就算路不相连,方向也不容易错。

“对了,这条街上有一家和福顺,你去尝尝,和应天的比,味道如何?太后最喜欢他家的烤鸭,听说,烤鸭师傅牛的很,宫里没少去。”

呼延锦一拍他肩膀笑道:“就是和福顺了!”

前言

2022-07-24

书评(486)

我要评论
  • 男子,&了找,

    她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一位玄衣男子,那男子歪头看了看墙上那个搭脚的口子,低头找了找,弯腰在墙角捡起被姑娘挖出来的那块砖,塞回墙上的口子里。

  • 围着棺&比划了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 ,好说&牌又“

    “好说,好说。”钱训术笑回道。两人相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正要离开灵堂,你说邪不邪门?一阵大风吹过,供桌上的灵牌又“啪”的一声倒下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 “到了&皮……

    这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人声:“到了、到了......阿虎、阿龙,你们带人先进去看看里面什么情况。李婆子,你若诓我,看我回去不剥你的皮……”

  • 又过了&.也还

    又过了一会儿,阿龙才跑出来回报:“老爷,灵堂里一切如常,大姑娘......也还好好的躺在棺材里。”阿龙感觉推开棺材那一瞬间,自己已经死了一回,他的魂魄这时才刚刚回到身体里。

  • 鬼估计&东家老

    阿龙、阿虎听得头皮发麻,他们是会些拳脚功夫,可那是打人的,打鬼估计起不了什么作用。可东家老爷叫去,也不能不去啊!两人对视一眼,回头手一招,七八个和他们一样吓破了胆的家丁,战战兢兢就要走进灵堂。

  • 外边几&个人拿

    外边几个人拿着哨棒要进来了,可里面扮鬼的白衣姑娘还没走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