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婴沟辞别了陶青羽,很快就回到了宝应。呼延锦把花荞送回师傅家,故事就留给花荞讲了,自己和易呈锦两人,继续往北,今晚准备赶到淮安府投宿。花荞换回了女装,一手玩着那支绿玉簪子,一...

子婴沟辞别了陶青羽,很快就回到了宝应。

呼延锦把花荞送回师傅家,故事就留给花荞讲了,自己和易呈锦两人,继续往北,今晚准备赶到淮安府投宿。

花荞换回了女装,一手玩着那支绿玉簪子,一手托着腮,闷闷的想:师兄这一走,至少一两个月都回不来了吧?又或者皇太孙把他留在顺天,那就更见不着了......

本来从扬州到顺天,最轻松的就是走运河,可大明京城在南都时,运河用处不大,很多地段都堵塞荒废了。

皇上迁都后,沿海经常有倭寇袭击,只好海禁,这时就发现运河还是必不可少。这两年也想花银子疏通河道,可修建北都皇宫已经耗费大量人力财力,如今只好修一段是一段。

可淤泥不会同情朝廷没银子的问题,该堵上还是堵上,就这样挖挖堵堵,运河从此就成了大明财政的无底洞。

休息了一晚,乌云和疾风也精神抖擞的,看见主人出来,一边喷着响鼻,一边刨着前蹄,就差不像来福那样摇尾巴了。

“淮安到徐州四百里,往北就是东昌府、河间府、保定府,过去就到顺天府了。我们不换马,每天也就四、五百里,这样最迟五日,也就到京城了。”

易呈锦说着,给马喂了一把糖豆,忽然想起那晚踢了陶青羽的手,昨天分别也没留意看,好全了没有?

“四百里刚好,我们今天赶到徐州过夜。”呼延锦拍拍乌云的脖子,乌云赶紧将嚼着的糖豆吞下去。

“小易,你在京师刑部,不是只需负责北直隶吗?为什么还要经常往外跑?”

易呈锦知道,此次回了顺天府,呼延锦肯定会知道自己的家世,与其从别人嘴里听说,还不如他自己说清楚。他是不想失去这个刚结交不久的朋友。

他认真的说:“因为刑部左侍郎是我义父,所以,凡是与皇族有关的密案,我义父都会交给我去办,这些事情,可不止发生在北直隶,南直隶我可没少跑。”

“原来魏大人是你义父?”呼延锦果然有些意外。

“是,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被送到我义父府上,他们就像我的亲生父母一样把我养大。可惜,义母在我十三岁的时候过世了。”

“我母亲在我出生的那一年就过世了,父亲……有也和没有一样,倒是有师傅,教我课业和武功,可总比不上有娘的孩子。”呼延锦说得半真半假,他拍拍易呈锦的肩安慰道:“这一点,你比我强!”

这一交底,两人不觉又亲近了许多,上了马,迎着朝阳,一路小跑出了徐州城。

从淮安到徐州,基本上是沿黄河逆流而上,官道也好走。两人你追我赶,一路都很顺利,中途休息了两次,喂马聊天,易呈锦讲些留守应天府老臣的轶事,有些是呼延锦知道的,更多是他并不知道的故事。

“你知道永乐十一年,按察使周新被冤杀一案吗?那年我只有十岁。”

“知道。锦衣卫指挥使纪纲诬告了他,皇上连申辩都不听,斩了他。”呼延锦怎会不知?当时十一岁的他,正和父亲一起站在人群中,看着清官周新人头落地。父亲就告诉他,朱棣是暴君,根本不应该做皇帝。

“到了永乐十四年端阳节,纪纲在射柳时并没有射中,却让人折柳枝,假装他射中,在场大臣皆不敢言,皇上当场并没有看出来。简直就是大明版的指鹿为马。

我当时只有十三岁,在场边帮着捡箭,暗中维护秩序。就是我趁着皇上让我去报箭数的时候,将纪纲射的柳枝故意呈给皇上,皇上这才发现纪纲在朝中势力过大,对他动了杀心。过了两个月,就有人告发纪纲谋反,连证据都来不及找,皇上便将他杀了。”

“也还真是难为你,小小年纪就敢于挑战朝中奸恶。”

“哼!除了周新,解缙也是被他灌醉后拖到雪地里活活冻死的,我虽年纪小,却知道这个世上,只有龙椅上的那个人,才能够让这种人渣,人头落地!”

呼延锦听了他的话不禁有些动容,易呈锦在魏府长大,义父是个趋炎附势、见风使舵之人,他本心的善,却仍然那样强烈。

易呈锦看到呼延锦的目光,声调不觉也放缓下来,笑道:“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乐在其中。他们以为,我靠的都是我义父的名头,其实皇上经常直接降旨处罚大臣,在与皇上相关的事上,刑部基本被架空,我义父不过就是皇上手里的一把屠刀。我只能靠我自己。”

易呈锦将嘴里嚼着的草梗吐在地上,站起身拍拍身后的草说:“走吧,前面就是吕梁山了。”

二人还没上马,忽然看见前面乱哄哄的跑来一群人,从衣服上分辨,是一群连平民都不如的贱民。这群人男女老少都有,个个惊慌失措,仿佛后面追着吃人的豺狼。

那群流民中,有几个年轻的,远远看见呼延锦两个锦衣青年,就开始叫到:“他们有马,快抢了他们的马!”

听见他们的叫声,呼延锦二人都站在原地没动,等着他们上前。

果然,四、五个年轻男人朝他们扑过来,呼延锦没等他们走近,抬手就是几块石子飞了出去,五个倒了三个,另外两人朝着易呈锦扑去。易呈锦一脚踹翻了一个,剑则架到了另一个的脖子上:

“说,你们是什么人?是谁在追你们?”

那人结结巴巴道:“我们......我们原是吕梁的佃户,可我们原先租种农民的地,全都被当地的官爷收了......我们没有地种都会饿死,这才到县衙去讨说法......谁知,来了一群乞丐,在我们中间故意闹事,惹得官府派兵对我们追杀......”

“乞丐?乞丐也是贱民,他们为什么要帮收地的官爷?”呼延锦一听就知道是有人让乞丐去捣乱,目的就是找借口杀了这些找事的佃户。

“二位爷,这我们怎会知晓,您大人有大量,就当小人是个屁,放了我们吧......”

易呈锦撤了剑,那几个佃户赶紧跑了。

“在扬州,是北丐帮替我们找到的陈璇,想不到北丐帮还有这样的败类!”易呈锦愤愤的说。他认为这都过了黄河,应该是北丐帮的地盘。

呼延锦却摇摇头说:“未必是北丐帮,扬州城里会出现北丐帮,难道吕梁城里就不能有南丐帮?花荞当时就是在一群南花子手里,救了个北花子。”

太祖出身贫寒,做了皇帝之后,对大明的乞丐也很包容,丐帮也一直帮助朝廷管理流民。可到了永乐帝,他自己得位不正,便不愿意与身为贱民的乞丐有什么交集。失控的丐帮渐渐分为南丐帮和北丐帮,行事也大相径庭。

两人等了一会,并没有看见追来的人,便骑马向着吕梁县跑去。

前言

2022-07-24

书评(251)

我要评论
  • 跳了两&的点头

    郭老爷一听“心有不甘”四字,眉心猛的跳了两下,忙对钱训术感激的点头说到:“那就好,那就好......有劳训术了。回去,我就让人将法酬双倍奉上,还请训术笑纳。”

  • 里面扮&呢!

    外边几个人拿着哨棒要进来了,可里面扮鬼的白衣姑娘还没走呢!

  • &上,见

    他刚才在屋顶上,见那姑娘将这白布做的东西套在手上摸的尸体。五个白手指,看上去就像那姑娘的小手掌。

  • 子,哪&还想得

    “老爷,我可不是瞎说,我和春儿刚才都看得真真的,姑娘白衣白裙的,头上还披着白纱,从棺材里面爬出来,还对着我们笑!”李婆子越想越真。春儿脑子里现在只有那个白影子,哪还想得出笑没笑?只管不住点头。

  • 刚才钱&好在个

    刚才钱训术跟着郭老爷一起狼狈逃窜,实在是丢面子,好在个个只管自己逃命,没人顾得上看他,他也就装作没这回事一般。

  • 了一大&跳。

    “好说,好说。”钱训术笑回道。两人相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正要离开灵堂,你说邪不邪门?一阵大风吹过,供桌上的灵牌又“啪”的一声倒下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 &口中念

    最后,钱训术口中念念有词,在灵牌前面,用雷劈桃木剑前后左右比划了几下,这才收了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