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荞说出来地上的水渍,是冰化为了水,不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了,为什么花荞会说,死亡……时间也不是昨天,不是四天前。冰,也可以减慢尸体的腐朽,虽然,一但尸体再次步入高温,便会进一步加快腐朽速度。易呈锦犹豫了一下说:“倘若此推断正式成立,如果,前几日彻底搜查书院时,在书屋里那冰,可以减缓尸体的腐化,但是,一旦尸体重新进入高温,便会加快腐化速度。。...

花荞说出地上的水渍,是冰化成了水,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为什么花荞会说,死亡时间不是前天,而是五天前。

冰,可以减缓尸体的腐化,但是,一旦尸体重新进入高温,便会加快腐化速度。

易呈锦迟疑了一下说:“若是此推测成立,那么,前日搜查书院时,在书屋里那个人,就不是罗文亭,他很可能是......”

“不错!”呼延锦点点头,看着易呈锦接道:“那个人,很可能就是我们没抓到的陈璇!”

易呈锦猛的回过头,对着还在发愣的余通判说:“那还等什么?我们要重审梧桐书院的人,就从嫌犯徐之锦开始!”

青羽帮着花荞收拾好东西,两人走出义庄,发现有一辆小马车在外面等着她们。

“你俩骑马都累了,坐马车吧,这是让府衙准备的,马已经让他们骑回去了。”呼延锦接过花荞手上的藤箱,替她放到马车上。自己也上了马,和易呈锦他们一起走到马车前面去了。

“呼延大哥对你真好。”青羽笑嘻嘻的说。

“别瞎说,他是我师兄,出门前我爹娘让他照顾我呢。”

花荞忽然想起在水牢里,呼延锦像根木头一样抱着自己的样子,忍不住“噗呲”笑了出来,再看陶青羽,愣愣的望着窗外,魂也不知飞到哪神游去了。

回到扬州府衙,天已经黑了。司狱司的赵司狱,带着刑房的陈典吏几个人,毕恭毕敬的等在府衙南门口,见到余通判和两位大人过来,连忙上前牵马。李都头两个也从清吏司回来了,候在一边。

“几位大人辛苦了,知府大人已经让我们备下酒菜,让各位小酌几杯......”

“酒就免了,填填肚子,立即提审徐之锦。”易呈锦朝迎上来的李都头点了点头,便要向府衙侧门走去。

赵司狱今天给呼延锦备了车子,还以为是他自己用,没想到这回从车上下来的,却是两个瘦小的少年郎,走近了再一看,赵司狱老奸巨猾的乐了:蒙谁呢?这不是小娘们嘛!出来办差还带家属,这两位也是个不靠谱的。

呼延锦看出了赵司狱的心思,淡淡一点头,介绍道:“这位是皇太孙亲点的验尸官花荞花姑娘,随本官前来查案,另一位是她的随从陶姑娘。”

花荞?脸不熟可名字熟啊,她爹花有财扬州府衙谁人不知?原来是把他的闺女请来了,难怪两位大人如此有底气,敢说死亡时间不对......

赵司狱收了脸上的顽笑之色,心道:今天才把嫌犯徐之锦一顿好打,看在他二哥塞的银子上,留了他半条命。这下可好,十有八九是打错人了!

几个人匆吃了几口饭,便到狱房去提审徐之锦。

几位刚坐定,徐之锦就被狱卒一瘸一拐的搀了过来。还好徐二哥大方,塞了五十两银子,要不这就是抬过来了。

站在呼延锦身后的花荞,一见徐三哥这副模样,真是又急又心疼。徐之锦也看到了她,心中不禁一阵激动,他知道,花荞绝不是因为探望他才出现在这里,花荞来,是要让罗文亭的尸体说出真相。

入狱这两天多的时间,徐之锦见识了司狱司对嫌犯的各种逼供手段,在问讯记录短短一两行字的背后,有真相,更有屈打成招。

徐之锦人很聪明,读书也不费劲,他读书也只是为了父亲说的,从商到士,一个身份的变化。这场牢狱之灾,才让他真的明白自己入仕是为了什么。他要到三法司去,一己之力虽不能改变大明,但他可以掌握自己。他立誓要做一个清官,做一个自己案宗里没有冤案的执法官。

“赐座。”

徐之锦偱声望去,看到了呼延锦。他也在?

“谢大人赐座,小的还是站着吧,小的......这还坐不下来。”徐之锦一是确实屁股疼得厉害,二是要提醒一站在旁边的赵司狱,屈打的棍子,总有一天要还回来。

果然赵司狱冒一层冷汗,心中不禁暗骂徐二哥:NND,多送五十两,老子不就不打了?

易呈锦瞟了赵司狱一眼,刑部的手段向来凌厉,这也就是常规狱法而已,这位,也就是有点书生意气。

于是他说到:“那你就站着回话。本官问你:四月十五,你是如何发现同窗罗文亭尸体?前因后果,你且细细道来。”

徐之锦知道,这是自己翻案的唯一机会,哪有不认真的?再加上自己这两天在狱中思前想后,确实有些疑点,只可惜狱卒并不想听疑点,他们只想让他认罪。

“罗文亭是我舍友,四月十日,书院给大家确定闭关仿考时间,要求同舍二人相互负责对方膳食。本来小的排在四月十三到十五日,但罗文亭喜欢这个时间,非要与小的交换,小的仿考时间就调到下月初一。”

“听说,为了调换时间,你与罗文亭起了争执?”易呈锦问道。

“算是......争执吧,因为我二哥也是在五月仿考,他就不希望我换,当时二哥就和罗文亭争了几句,但是后来陈先生出面帮了他两句,小的也觉得时间无所谓,便还是与他调换了时间。”

“陈先生帮他,你和你二哥就没有怀恨在心?”

徐之锦坦荡一笑:“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四月十三,你亲眼看到罗文亭进了书屋考试?”

“并未亲见,而且四月十二晚上,罗文亭通宵未归。这些我口供上应该都有。”

赵司狱连忙解释道:“说是说了通宵未归,可别的学生也证明,罗文亭隔三差五就溜出书院眠花宿柳,他又曾扬言考前要出去放松,这一点徐之锦也可以作证......所以,就把这件事给忽略了......”

“四月十三,你负责罗文亭的一日三餐,都见到罗文亭本人了吗?”

“见到啦,不见如何将饭食交给他?但是......”徐之锦苦笑了一下,接着说:

“这只是我原来的想法,现在我仔细想想,其实我并未真正见到罗文亭,因为我只是看见他伸出来接餐盘的手,那衣服袖子我认得是罗文亭的,便以为那是他本人,他也可能不是罗文亭,而是凶手穿着他的衣服!”

呼延锦和易呈锦交换了一下眼神:并没有人告诉徐之锦,罗文亭有可能不是四月十五日死的。

竟然不谋而合!

前言

2022-07-24

书评(448)

我要评论
  • 县衙里&只是县

    和郭老爷一起来的,还有位县衙里专管道法的训术,这位钱训术虽然只是县衙里领俸禄的小吏,可他名气并不小。

  • 恼羞成&!刚才

    郭老爷恼羞成怒,扬手就是一板拍在春儿头上,骂道:“蠢货!刚才你们就是被它吓成这样的?”

  • 常会出&不敢出

    他笑着回头对郭老爷说:“郭老爷,并非诈尸,许是下人看花了眼。不过,头七日恐游魂心有不甘,常常会出来闹事。小道已经布好法阵,将棺材里的魂魄镇住,她不敢出来骚扰生人了。

  • 自己逃&上看他

    刚才钱训术跟着郭老爷一起狼狈逃窜,实在是丢面子,好在个个只管自己逃命,没人顾得上看他,他也就装作没这回事一般。

  • 她上马&两根修

    又走到她上马的地方,泥水中,躺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很显眼,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拈起那只白手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