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路的时候,花荞、青羽两个,一个腿酸,一个手疼。让尉迟锦很奇怪的是,这下易呈锦没皱着眉头被人嫌弃她们,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高邮到扬州官道好走,四个人也没怎么短暂休息,但也比平时里尉迟锦自己疾行,多用了一个时辰,进扬州城时,已是正午时分。扬州城在太祖高邮到扬州官道好走,四个人也没怎么休息,但也比平日里呼延锦自己赶路,多用了一个时辰,进扬州城时,已是正午。。...

第二天上路的时候,花荞、青羽两个,一个腿酸,一个手疼。让呼延锦奇怪的是,这回易呈锦没皱着眉头嫌弃她们,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

高邮到扬州官道好走,四个人也没怎么休息,但也比平日里呼延锦自己赶路,多用了一个时辰,进扬州城时,已是正午。

扬州城在太祖建国时,连年战乱,已是一片废墟,经过这许多年的治理,早已恢复了“鱼米之乡”的美誉,更是恢复了它,一向吸引文人雅士的风流与风采。

去到扬州府衙,府里的一位六品通判接待了他们:“易大人、呼延大人,几位风尘扑扑,要不要先到客栈休息,再......”

易呈锦回头看了看花荞和陶青羽,淡淡道:“先带他们去客栈打点一二,本官和呼延大人过去看现场。”姑娘跑这一路不容易,没叫苦叫累,更不像六百只鸭子,让他对女人有了些许改观。

“我们也去看现场......还有嫌犯。”花荞连忙表示。那童生遇害已经近三日,再晚,有些痕迹就看不到了,再说徐之锦也吃了两天牢饭,花荞急于想去了解事情的经过,连腿也不觉得酸痛了。

“对,先去看现场,现在天色尚早,就算去义庄也来得及。”呼延锦补充道。

“呃......二位大人还要去验尸吗?府衙里的仵作已经验过了,出的验尸单子都在,一会我让人送到现场去,您二位对着验验?”余通判从未听说过有品级的大人,还会亲自验尸。看他们带的这两个小跟班,细皮嫩肉的,也不像是仵作行的啊。

“好,那就先去现场,看了再说。”呼延锦也不好说出花荞的身份,只好先这么同意了。

梧桐书院离县衙有点远,附近山清水秀的,确实是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好地方。书院里外都种了不少梧桐树,此时早已过了花期,手掌大的梧桐叶招招摇摇,绿了个满眼。

原来徐三哥就在这里读书啊!花荞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羡慕。大明女子不能上学堂,自己有幸遇到吴先生,还有个开明的阿爹,比一般女子不知幸运了多少。

梧桐书院比宝应的望南书院大了很多,先生授课的学堂都有两大间,左右两边各有一条长廊,对着一排小间的书屋,里面有书桌软塌,笔墨纸砚,可以让有需要的童生单独使用。

梧桐书院之所以出名,其中一条就是这排小书屋,书院会让学生在里面做考场模拟,再配上历届考试真题和本年度猜题,能让考生在应试时不慌乱。

凶案现场,正是在东廊上其中一间拟考书屋里。

送验尸单来的,是一位老书吏,穿着一件灰白的道袍,和他灰白的头发和胡须倒是很配。他跟着余通判他们一起进了屋,书屋不大,他们这六个人往里一站,感觉都挪不开脚。因为地上......实际上已经满了。

老书吏指着地上白灰画的一圈印子道:“尸体当时就是仰面躺在这里,有人看见疑犯从外面打开书屋的门,而且他是除死者外,唯一一个进了这个书屋的人,这一点,他自己也没有抵赖。凶器是一个铁烛台,当时就丢在尸体旁边。”

“地上为何又这些水渍?”呼延锦问到。

刚进门的时候,大家都感到屋里扑面而来一股凉意,仿佛是死者的冤魂,还在这间书屋里不肯离去。在一看地上湿漉漉的,想是因为屋里潮湿才会生出凉意。

老书吏又指了指倒在地上的椅子旁边,大家这才看见里面挡着一个翻到的木桶,地上的水,就是从那个桶里流出来的。至于为什么有一桶水在书屋里,是泡脚还是洗脸,就不得而知了。

余通判见大家不问了,只有那个小随从拿着验尸单再看,便说:“整个案子整理出来就是,前日上午,有人看见童生徐之锦打开房门,走进书屋,很快就出来报说在书屋闭关的童生罗文亭被杀身亡。

经我们排查审问,书院里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刚巧又有两名童生亲眼目睹,是徐之锦从外面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从外面打开房门?难道罗文亭是被锁在屋里吗?”易呈锦问道。

“不错,罗文亭从被杀前一天,一直在书屋里闭关,这是书院模拟秋闱考试环境做的测试,每位学生都要闭关三日,罗文亭闭关仿考的第二日便被杀死在房中。”余通判解释道。

“也就是,大前日,罗文亭闭关仿考,前日上午,徐之锦进屋杀人。那为何不是大前日就被杀,徐之锦进来只是撞见呢?”呼延锦追问道,这里疑点简直太多了,难道府衙是因为涉及到谋逆案同犯陈璇,才想匆匆结案吗?

余通判从花荞手里拿过那几张验尸单,递给呼延锦道:“呼延大人,我们是有依据的,凶器是一个铁烛台,蜡针刺入死者头部三下,外出血不多,但直接导致罗文亭死亡。死亡时间正是前日徐之锦进门前后,验尸单上记录得清清楚楚。”

易呈锦看了一眼花荞,见她低着头,正看着自己的鞋,而她的右脚正轻轻的点着地上的水渍。他抬头对余通判说:“不如我们先回衙门,立即提审徐之锦。”

“不,不急。”呼延锦忙阻拦道:“罗文亭的尸首在哪里?我们先去查验尸体,再回去对徐之锦的口供。”他听师傅提过,验尸时间越早,得到的信息越准确,他相信,这也是花荞所希望的。

“因为定了案,尸......尸首已经送去义庄,他家人已经棺殓,就等头七后好下葬。”余通判没料到他们还是坚持要去验尸,想想回头对老书吏说:“回去把王仵作叫上,二位大人有话问。”

花荞抬起头,刚好碰见呼延锦看过来的目光,两人心照不宣的点点头。

等到他们到了义庄,刚和义庄看守说明情况,王仵作和老书吏也匆匆赶来了。

“三位大人,这是有什么疑问要重新验尸吗?”王仵作刚才已经听老书吏说了,这两位大人本来是来追查逃跑的陈璇,可来了之后,却只盯着书院童生被杀案不放。

“老王,你来了就好,好好给两位大人解释解释,毕竟眼见为实,两位大人都是认真的人。”查案毕竟也要走过场,余通判也能理解。只是尸体是阴人,碰了是要折寿的,有王仵作在,自己就用不着陪着进去受罪了。

看守已经开了门,王仵作第一个走进去,余通判却惊奇的发现,紧紧跟着王仵作的,是刚才仔细看验尸单的那个小随从。

王仵作打开棺材板,确认了里面的尸体就是死者罗文亭,便和看守、书吏一起,将尸体抬到隔壁的一个专用隔间,那里有个仵作验尸用的台子,也有火盆、醋等等,验尸时常用到的物件。这倒是比宝应县的义庄方便得多,尸体也不用往府衙里抬了。

停好尸体,王仵作点了三支香,朝尸体拜了拜,插到门口边的墙缝里。花荞见都准备好了,便从藤箱里取出手套和口罩带起来。

王仵作也是个老仵作了,他看着这两件东西有些眼熟,再一仔细看,这哪里是什么小随从?她不是宝应县花仵作的女儿花荞嘛!

前言

2022-07-24

书评(464)

我要评论
  • 和郭老&法的训

    和郭老爷一起来的,还有位县衙里专管道法的训术,这位钱训术虽然只是县衙里领俸禄的小吏,可他名气并不小。

  • &上的灵

    “好说,好说。”钱训术笑回道。两人相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正要离开灵堂,你说邪不邪门?一阵大风吹过,供桌上的灵牌又“啪”的一声倒下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 大家都&才发现

    这回大家腿软得连跑都忘记了,全都定在原地。可除了这声响,再没有别的动静。大家都往发出声响的供桌上望,这才发现只是灵牌被吹倒了。

  • 恼羞成&样的?

    郭老爷恼羞成怒,扬手就是一板拍在春儿头上,骂道:“蠢货!刚才你们就是被它吓成这样的?”

  • 人声:&你们带

    这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人声:“到了、到了......阿虎、阿龙,你们带人先进去看看里面什么情况。李婆子,你若诓我,看我回去不剥你的皮……”

  • 是虚惊&,谁都

    虽说只是虚惊一场,可人人都感觉灵堂里忽然阴气森森,谁都不愿在此多流连,跟着郭老爷、钱训术快步出了灵堂。

  • 钱训术&势。

    最后,钱训术口中念念有词,在灵牌前面,用雷劈桃木剑前后左右比划了几下,这才收了势。

  • ,可那&人对视

    阿龙、阿虎听得头皮发麻,他们是会些拳脚功夫,可那是打人的,打鬼估计起不了什么作用。可东家老爷叫去,也不能不去啊!两人对视一眼,回头手一招,七八个和他们一样吓破了胆的家丁,战战兢兢就要走进灵堂。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