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尉迟锦他们醒过来,人了到了一个厅堂之中。三人反扭加紧,靠坐在椅子上。这个大厅比通常房子都高,人站在里面,看起来很空阔。尉迟锦尤其注意到,在正北的主墙上,卷着一卷布幔。这装饰貌似很尤其,也不知道有什么用意。易呈锦一醒过来,第一个念头是后悔当初自己不应该射这个大厅比一般房子都高,人站在里面,显得很空旷。呼延锦注意到,在正北的主墙上,卷着一卷布幔。这装饰倒是很特别,也不知有什么用意。。...

等呼延锦他们醒来,人已经到了一个厅堂之中。三人反剪着手,靠坐在椅子上。

这个大厅比一般房子都高,人站在里面,显得很空旷。呼延锦注意到,在正北的主墙上,卷着一卷布幔。这装饰倒是很特别,也不知有什么用意。

易呈锦一醒来,第一个念头就是后悔自己不该射下那个烟雾球。混沌阵之所以叫混沌阵,还有一个重要的部分,就是能叫阵中之人也混混沌沌,包括使用迷药。

花荞坐在易呈锦旁边,她左顾右盼,迷迷糊糊问到:“易二哥,我们这是在哪?”

“你怎么不去问那只麋鹿?说不定是麋鹿精的家。”易呈锦懒得理她:你问我,我问谁?他一眼扫过去,隔着花荞,他看到了正在四处打量的呼延锦。

“哈哈哈哈......麋鹿精?你说谁是麋鹿精?”

一位满面红光的老者率先走了进来,听声音,呼延锦便知是竹林里那位庄主。

不,你不是麋鹿精,你是山羊精。易呈锦和花荞第一次默默的达成共识。

跟着庄主一起进来的,还有那位少庄主。他一进大厅,就往花荞脸上看了两眼,说道:“爹,啊不,不跌......他们都醒了。”

易呈锦、花荞两个一脸懵,呼延锦根据声音都对上了号,他心中暗想:花荞的匕首一定还在他们手里,要想办法把它拿回来。

“刚才你们说,是追一只麋鹿误闯进来迷路了,现在回答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山羊胡子庄主在主座上坐定,瞪着眼睛问。

“我们是......”

“我们是什么人,还轮不到你来问!”呼延锦话刚出口,便被易呈锦打断。对方身份不明,他们最好也不要暴露官家身份,大明从建朝开始,各处小起义不断,这种在隐藏在山里的人群,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不是仇恨朝廷的乱党。

“哟?连问都不能问?”山羊胡子庄主嘴一咧,对着易呈锦一脸欠揍的笑道:“我就喜欢你这样有个性的!”

他对站在旁边的儿子一招手,说:“儿子,滑翔机准备好了吗?这里就有现成的试飞人,也不用等到明天,把这两个男的和滑翔机一起,带到悬崖边上去,我们现在就试飞!”

旁边围着的几个年轻下属都兴奋起来,纷纷过去拉起呼延锦和易呈锦,推着他们就往外走。

“哎!等等,你们等等!”花荞着急叫到:“你们怎么这样不讲理?我们就是路过的,一不偷二不抢三不杀人放火,凭什么要去悬崖做试飞人?人怎么能飞啊!”

山羊胡子庄主走了过来,掏出那把匕首,在花荞面前晃了晃,他已经发现匕首是活动的,被他折叠了回去,但却不知道如何将匕首再打开。

“不飞也行,”山羊胡子笑眯眯的对花荞说:“除非,你告诉我,做这把匕首的铁在哪里找到的?还有,这个套子是用什么做的?你老老实实说出来,我就把你两个情哥哥给放了。”

“什么情哥哥?他们是我......大哥、二哥!”

“哦?既是一家人,那就更好办了,你回答一个问题,我就放你一个哥哥,你再教我怎么将匕首打开,我就连你也放了。如何?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哦,小姑娘。”山羊胡子眼睛里闪着精光,这个宝贝他刚才已经试过了,轻易就可以戳穿盔甲,比他们的任何武器都锋利。

花荞看了一眼他手上的匕首,也歪着头笑道:“哦......你连打开都不会?那,不知道打开绑我们的绳子,你会不会呢?”

“哈哈哈哈......你这机灵劲,倒是和我女儿有些相像。好!把他们带回来,给他们松绑!”山羊胡子庄主下令道。

他很自信,这两个年轻人确实功夫不错,可他们身上的武器都已经被缴了,他就不相信,有人能赤手空拳,从机关重重的万户山庄逃出去。

三个人都松了绑,站在大堂中间,呼延锦一边朝花荞使了个眼色,一边关心的问到:“妹妹,你有没有伤到哪里?”

花荞连忙亮出自己手腕撒娇到:“大哥,我手疼,胳膊也疼,这里、这里、这里,全都疼!”

呼延锦抓住她手腕检查,趁机往自己怀里一摸,鞭子不在了,可扑克牌还在。他心里有数了,便放下花荞胳膊安慰道:“没事,再忍忍,等回去了大哥给你搽药。”

旁边的易呈锦把他俩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他也故意做着活动手腕的动作,有意无意的替呼延锦挡住那对父子的视线。

“得得得,赶紧的,说完了你们回家慢慢兄妹情深去。”山羊胡子庄主见他们磨磨蹭蹭,有些不耐烦的催促到。

花荞上前一步,右手掌心向上一摊,笑道:“我教你打开匕首,那你是不是就能先放了我一个?”

“那是自然。不过,若是你不回答那两个问题,你两个哥哥可要就送悬崖边去了。”庄主想了一下,眨眨眼睛说:“匕首不能给你,你走过来,到这边来教我!”

花荞也不拒绝,直接就朝五步外的庄主走去。易呈锦眼角瞟了一眼呼延锦,见他表情淡定,心下不觉疑惑:难道花荞也身怀绝技?还是呼延兄在这么远的地方,也能将那怪老头一招制敌?

庄主把匕首捏在手里问道:“机关在哪里?”他似乎并不想把匕首交到花荞手里。

“就在你手握着的地方啊!你手挡住了,让我怎么指给你看?”花荞对着庄主翻了个大白眼。

“嗯?哪里?哪里挡住了?”庄主的山羊胡子又开始一翘一翘的,花荞恨不得一把给他揪下来。可她现在顾不得揪庄主的胡子,她伸出去在匕首上指指点点的食指忽然调转方向,朝庄主近在咫尺的鼻孔戳去:不管了!先戳了再说,管他里面有没有鼻屎!

鼻孔是软肋啊,痛得庄主的眼泪都掉出来了,趁他手一松,他手上的匕首,也到了花荞的手里。匕首的刀刃弹了出来,花荞顺势将匕首抵在庄主的脖子上,嘴里还说着:“看着,这就是打开匕首的正确姿势!”

呼延锦一直盯着花荞的一举一动,当她手指向上一翻,使出那招戳鼻孔的招式,呼延锦的手就已经摸出扑克牌,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飞出一串扑克牌,朝旁边的少庄主和那些下属打去。九张扑克牌,虽不致死,却也能在他们的脸上划出了口子。

与此同时,呼延锦和易呈锦都朝离自己最近的人出了手,夺了兵器,朝花荞方向靠过去。

一时间大厅鸡飞狗跳,那些手下哪里还顾得上看庄主?

更不知此时他们的庄主,已经着了小姑娘的道。

前言

2022-07-24

书评(277)

我要评论
  • 要进来&鬼的白

    外边几个人拿着哨棒要进来了,可里面扮鬼的白衣姑娘还没走呢!

  • 的手套&,身形

    玄衣男子将沾了泥水的手套甩了甩,又掏出一块手帕将就包着,才揣进怀里。随后,身形一晃,自己也遁入雨幕之中不见了。

  • 的地方&起那只

    又走到她上马的地方,泥水中,躺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很显眼,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拈起那只白手套。

  • 事,守&班人跑

    “老货!做不得一点事,守个灵搞出这么多事来,大风大雨害我们一班人跑恁远的路,回去你就收拾东西,滚回乡下去......”

  • &恼羞成

    郭老爷恼羞成怒,扬手就是一板拍在春儿头上,骂道:“蠢货!刚才你们就是被它吓成这样的?”

  • 了,全&原地。

    这回大家腿软得连跑都忘记了,全都定在原地。可除了这声响,再没有别的动静。大家都往发出声响的供桌上望,这才发现只是灵牌被吹倒了。

  • 一招,&七八个

    阿龙、阿虎听得头皮发麻,他们是会些拳脚功夫,可那是打人的,打鬼估计起不了什么作用。可东家老爷叫去,也不能不去啊!两人对视一眼,回头手一招,七八个和他们一样吓破了胆的家丁,战战兢兢就要走进灵堂。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