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原本就等着十几个万户山庄的人,他们亲眼看见看见尉迟锦两个,飘得好好的的,突然从空中坠下,都吓出了一身冷汗,特别是一位当先的老者,他是陶家的老下属,当初但是亲眼看见亲眼目睹老东家的无比惨烈。一群人急急忙忙赶往大树下面。啊不幸中的万幸,两人都挂在树枝上。只但是经真是万幸,两人都挂在树枝上。只不过经过刚才一番惊心苦斗,都已经脱力,加上他们的腰还绑在滑翔机木架子上,更是动弹不得。。...

谷底本来就等着十几个万户山庄的人,他们亲眼见到呼延锦两个,飘得好好的,突然从空中坠落,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尤其是一位领头的老者,他是陶家的老下属,当年可是亲眼目睹老东家的惨烈。一群人急急忙忙赶到大树下面。

真是万幸,两人都挂在树枝上。只不过经过刚才一番惊心苦斗,都已经脱力,加上他们的腰还绑在滑翔机木架子上,更是动弹不得。

下面的人扛来梯子,正准备上树把他俩救下来,花荞和陶青羽就已经跑到了树下,后面跟着庄主、少庄主一群人。

“大哥!二哥!”花荞惊叫道。

树上的呼延锦已经喊不出声,听见花荞声音,只抬起手挥了挥。

易呈锦倒是觉得这一声呼唤,仿佛天籁之音,他挣扎着想让自己的姿势更自然些,哪想到一阵噼里啪啦树枝折断的声音,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他又往下掉了一些。

花荞见两人都还能动,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滑翔机还真能带着人飞啊!

陶青羽回身去抓着庄主的胳膊使劲摇,高兴的叫到:“爹!成功了!他们都活着!”

“那是!你也不看看,这是谁造的飞行器?”庄主得意的扬起下巴,掩饰不住的兴奋挂了一脸。他并不知道,二人刚才已经命悬一线,若不是呼延的兵器是软鞭,而是刀剑,也绝对无法拉住小易。

呼延锦、易呈锦两人被人从树上搀了下来,由于猛烈撞击,两人脸手上都有些被树枝擦伤的痕迹,衣衫也挂破了。不过,看上去都是皮外伤,无甚大碍。花荞把两人上下检查了一遍,才真的安下心来。

陶青羽这才想起来,拉着花荞的手走到庄主面前,对花荞说:“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爹,万户山庄庄主。爹,这位是我今天才结识的朋友花荞,那两位......”

“他们是我哥哥。”花荞急忙道。

“万户山庄?莫不是万户陶成道的陶家书院?”呼延锦抬头看着庄主问道。

山羊胡子庄主笑道:“哈哈......居然还有人记得我父亲的名字!不错不错,你小子有点见识,不愧是我选来试飞的人!”

厚颜无耻到如此地步,也不容易,呼延和小易对看了一眼,一脸无奈。

说话间属下弟子们抬来了两顶软轿,将二人扶到轿子上,抬着他们,回到了万户山庄。这次呼延锦看到了山路口牌坊上的四个大字:万户山庄。

当年陶广义率弟子投太祖朱元璋,用他的火神器,在战事中屡立奇功,太祖建立大明,赐名“成道”,封赏“万户”,并亲提“万户山庄”四字赐予万户陶成道。

“你两小子和丫头不是亲兄妹吧?别以为可以骗过我老头子。”陶庄主等他们都坐下来,慢悠悠的问道。

“对,不是,我是花荞的大师兄,所以她叫我大哥,我叫呼延锦,这位是......二哥易呈锦。”

呼延锦小时候便听父亲他们说过,万户陶成道以身殉道的事,当时还觉得,这太不值得了,人又不是鸟,为什么一定要会飞?可今日自己在空中像鸟儿那样飞翔时,才知道突破自己的极限,是一件多么豪情万丈的事。

陶青羽悄悄多看了易呈锦两眼,他的脸上被树枝划伤了一道,可他还是像今天上午,将自己拉到怀里时那样俊......

“花荞,你们......不是要去扬州吗?怎么拐到子婴沟里来了?”青羽有些奇怪的问。

“这都怪我,我们看见一只麋鹿,追着它就跑进来了,谁知道还真的迷了路。”花荞到现在还不能忘记,呼延锦二人被推下山崖时,自己那种绝望的感觉,是真的后悔自己的任性莽撞。

呼延锦看出了花荞的懊恼,微笑着说:“不过这一迷路,却让我和小易,当了一回空中飞人。陶庄主,在下有个建议,这个木架子,若是能控制它稍微活动,就能让操作者更好的利用风的方向,而不是只能随风飘动。”

“不错,做为人的翅膀,尺寸也应该更大,刚才在空中遇到乱流,就嫌滑翔机太轻,容易失去重心。”易呈锦也补充道。

陶庄主大喜,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把墙上的绳子一拉,那一卷布幔垂了下来,原来那并不是什么装饰,而是滑翔机的图纸。他回头招呼道:“来来来,把你们刚才说的再说一遍!”

趁着一帮老少男人讨论滑翔机,青羽带着花荞在万户山庄里外逛了一遍。

“你爷爷也太伟大了,四十七支火箭推动蛇形飞车,在空中就燃烧起来......”

陶青羽点点头又说:“洪武二十三年,我爷爷就这样和他的飞车一起烧死了。那时我和哥哥都还没出生呢。”

“那你们是什么时候从万家山迁到这里来的?而且还找了这样一个隐蔽的地方。”

“当年爷爷给皇上造飞鸟没成功,最后连自己的命都搭上了。我父亲喜欢造飞行器,但是却不喜欢当今皇上的残暴......”青羽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两只手一起捂住了嘴巴。

花荞小声笑道:“咱们悄悄讲,没人听到。我告诉你,我爹也说过皇上残暴。”

“真的吗?”两个姑娘心照不宣的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有了共同秘密的两个姑娘,手牵着手走回了大厅,只见他们已经收好了图纸,坐着喝茶了。看见花荞回来,呼延锦便站起来,向陶庄主拱手道:“陶庄主,我师妹回来了,那我们也该告辞上路了。已经耽搁了大半日,今晚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赶到扬州。”

青翼遗憾的说:“真是不巧,赶上你们有事,若非如此,一定要留你们在庄上多住几日。”

陶庄主看着青羽和花荞牵着的手,心中一动,点点头说:“那就让他们去牵马吧。把你们拘了半日,你们又帮老夫完成了试飞,老夫送你们两样小玩意做补偿。”

不一会,三人的马都牵过来了,一名弟子也捧过来一个木盒子。

陶庄主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蛇皮袋,他伸手进去掏出一粒丸子,使劲往地上一甩,丸子摔到地上,立刻“啪”的炸响,把花荞吓了一大跳。

陶庄主哈哈大笑,将蛇皮袋扎好,递给花荞道:“只有这一响,没什么威力,这是老夫做的摔炮,送给你吓唬人去吧!”

他又从盒子里拿出几节黄黄绿绿的纸筒,递给呼延锦说:“这是老夫做的信号弹,黄色的点燃之后会冒出大量白烟,你也可以用来打掩护。绿色的要对着天空,点燃之后,火弹会冲上天空,这可比辽人的鸣镝高了不止一倍。”

呼延锦赞到:“这正是我们需要的,有时一个信号,不知能救多少条命。多谢陶庄主!”

“老夫这都是些不入流的玩意,给你们图个新鲜吧!盒子底下那张纸,是做这几个小玩意的方法和配方,你们若是喜欢,就自己照着做。”陶庄主也是大方,连方子也一同送了出去。

站在一旁的陶青羽突然生出一个......想法!

前言

2022-07-24

书评(433)

我要评论
  • 恼羞成&是被它

    郭老爷恼羞成怒,扬手就是一板拍在春儿头上,骂道:“蠢货!刚才你们就是被它吓成这样的?”

  • 娘的马&,就系

    白衣姑娘的马,就系在别院的后墙外,姑娘看上去并不会轻功,可墙中间早被她进来之前,就掏出一块墙砖,开了一个口子正好搭脚。只见她脚往口子里一塞,利落的翻过墙去,顺手将证物塞在马鞍子下面干燥的地方。

  • 的地方&中,躺

    又走到她上马的地方,泥水中,躺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很显眼,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拈起那只白手套。

  • !做不&得一点

    “老货!做不得一点事,守个灵搞出这么多事来,大风大雨害我们一班人跑恁远的路,回去你就收拾东西,滚回乡下去......”

  • 钱训术&插了四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