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嫌疑人是徐之锦,花荞脱口而出:“不可能会!”尉迟锦看了几眼花荞,宽慰她道:“你先别心急,我正好要去扬州,这件事与陈凯的案子有关,自然而然会不搭理。若徐之锦是被冤的,我定会还他清清白白。”他们一出瓦场,就看见了陈凯了被都头们捆吧捆吧,像个扎好的粽他们一出瓦场,就看见陈凯已经被都头们捆吧捆吧,像个扎好的粽子一样,面朝下横放在马背上。陈凯是个大个子,趴得也不舒服,正在扭来扭去的,和捆他的绳子较劲。。...

一听嫌疑人是徐之锦,花荞脱口而出:“不可能!”

呼延锦看了一眼花荞,安慰她道:“你先别着急,我正好要去扬州,这件事与陈凯的案子有关,自然不会不理。若徐之锦是被冤枉的,我定会还他清白。”

他们一出瓦场,就看见陈凯已经被都头们捆吧捆吧,像个扎好的粽子一样,面朝下横放在马背上。陈凯是个大个子,趴得也不舒服,正在扭来扭去的,和捆他的绳子较劲。

呼延锦、花荞走过他身边时,陈凯抬起头来,这才看清了他们的脸,不禁瞪大了眼睛,他刚想说什么,旁边的易呈锦从陈凯袍子上撕下一条,塞进他的嘴里,回头对呼延锦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次全赖二位鼎力相助,易某才能迅速将此贼捉拿归案。”

呼延锦更是坚信,易呈锦早猜到披风的真正主人,虽不知他帮自己的真正用意,也笑着拱手,表示领了他的情。

易呈锦对严都头说:“你带三个人,押着陈凯回京复命,剩下两个跟我去扬州。”严都头巴不得离了易主事早点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连忙点了人,即刻就开拔上了路。

“李都头,现命你二人立即前往扬州,协助追捕陈璇,本主事与呼延大人随后就到。”

呼延锦一听,也好,路上有个伴,自己初入官场,也需要有人帮他更快了解情况,没想到,这么快就与人有了机缘。这位易大人,似乎也不是什么难相处的人,至少,他没有一味追究,他们曾经窝藏陈凯的事。

回县城的路上,花荞一直闷闷不乐。呼延锦悄悄看了她两眼,平时叽叽呱呱的她,抿着嘴不说话,也不知在想什么。姑娘心,海底针,反正自己也猜不明白,一会把花荞完完整整交还给师傅,自己也就算完成任务了......

乌云:追女孩子都不会?要不要小马哥教教你?她不开心,首先你可以请她去吃草......

还没来得及教“其次”,他们已经默默走到了花荞家门前。花荣一下拉开了门,就好像他一直扒在门缝往外看那样。

“姐姐、呼延大哥、易大人,刚才胡虞候来过,说逃犯已经抓到了。”

“嗯,人已经送回京城归案了。”呼延锦下了马,问道:“师傅、师娘在吗?”

“在,正等你们回来吃饭呢!”花荣牵了花荞的马,花荞进了院子就往屋里跑。花荞在路上已经有了决定,她得回去做些准备。

花荣回头对易呈锦笑道:“易大人,我娘听说你爱吃她做的斩肉丸,专门为你做了一大碗。”刚才胡虞候特意来,说了易呈锦救了花荞的事,把花有财夫妇吓了一大跳。

易呈锦正打算和呼延锦告别,没想到花家的饭桌上留了他的筷子,既然如此,他也不介意留下来看看,这家人到底与陈凯有什么联系。是无心,还是做戏?若是无心,倒也罢了,若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做戏......

呼延锦也回头笑留道:“你手下那些都头们,现在都已经离开了,易大人也是一个人,就留下来吃饭吧。我师娘人很好,做菜最好吃,昨日没吃两口,今日可以好好尝尝。”

“既如此,易某恭敬不如从命。”易呈锦含笑道。

见二人进来,云娘满脸堆笑,连忙招呼道:“易大人是贵客,阿锦、花荣,你们可要照顾好客人。咦,花荞呢?”

花荣还没来得及回答,花荞已经笑眯眯的走进来:“阿娘,我在这呢。今天有惊无险的抓住逃犯,我们也和阿爹、弟弟同桌,一起庆祝庆祝!”

花荞正想借着呼延大哥和易大人在场,好向阿爹提自己的要求。呼延大哥肯定帮自己,若是易大人也开口帮一句,这事就能定了。

男女不同席,何况还有两位外男?云娘刚想拒绝,没想到花有财爽快的答应道:“外面坐得下,你们娘俩就坐外面一起吃。女人不是人?咱们小门小户的,不讲那些虚礼。”

花荞得了阿爹允许,高兴的拉着阿娘就入了席。

既然女子都入得席了,那也不用遵守什么食不言寝不语。呼延锦给师傅、师娘简单说了今早在瓦场发生的事。

他端起酒敬易呈锦道:“呼延还要向易大人赔罪,那日路遇,我们不知男子是逃犯,确实曾误将他藏于马车上,可就在你们离开后,他又悄悄逃走了,差点酿成大错。今日幸得易大人维护,呼延敬易大人一杯。”

花荞这、花荣对视一眼,这才知道,那件披风并没有骗过易呈锦。

易呈锦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个呼延锦是个爽快人,他直接承认,也省得自己猜疑。这个人,倒还值得结交一二。

易呈锦虽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但大明有条规定,就是参加乡试的考生,可以选考射箭,再加上策论问答,考的是兵法阵法,若是这两项成绩好,就是文采差点,也可以点为武举人。只可惜武举不能参加殿试,否则,以易呈锦与第二名的差距,定能点个武状元。

虽说他是靠着自己义父进的刑部,若是没有他自己的能耐,也不可能在短短两年内,在民间老百姓所说的“六扇门”,也就是刑部、大理寺和督察院三法司衙门中,站稳脚跟。

看他二人饮了酒,阿娘也给他们劝菜:“阿锦、易大人,你们别光喝酒,多吃菜。”

易呈锦放下酒杯笑道:“这里不是衙门,花婶您也别叫我易大人,就叫我名字吧。”

阿娘还不知这样妥不妥,只听花荞笑道:“我师兄和您谁大?”

“我是壬午年的,虚岁二十一。”呼延锦先说到。

易呈锦给呼延锦倒上酒笑道:“我是癸未年的,比你小一岁。我也要称你一声呼延兄。”

花荞拍手笑道:“那你们一个是呼延大哥,一个是易二哥喽?”

易呈锦看了一眼花荞:好嘛!这么快叫易二哥,后面一定有阴谋。

阴谋果然来了,只听花荞对阿爹、阿娘说到:“今天我听说,徐三哥在扬州卷入一起杀人案,被下了狱!”

徐之锦是花有财夫妇看着长大的,以他的为人品行,绝不可能去杀人啊。花有财皱着眉到:“哦?扬州出了命案?没听说啊。”

易呈锦解释道:“确实如此。梧桐书院的先生,就是逃犯的亲弟弟,不知怎么,死了一个童生,证据指向宝应徐之锦,而先生也跑得没了踪影。”

“阿爹,师兄......和易二哥想请我去扬州帮忙验尸破案。”花荞朝呼延锦眨眨眼睛。呼延锦心中苦笑:你能事先跟我通个气不?这是不给我拒绝的机会?

他只好顺着说:“是啊师傅,我跟您学仵作术,只学了个皮毛,还得请师妹出马才行。”

“那不如......”花有财试探的问到:“这两天衙门没事,我跟你们跑一趟扬州?”

“这不合适,扬州府并没有知会宝应,您过去,不就是越级调用了,这恐怕不好。呼延兄是您的弟子,由他出面是一样的。若是大姑娘同去,那就更好了。”

易呈锦这句话一说,让花有财心头冒了汗:已经说呼延锦是跟自己学仵作术了,可他学的是格斗术、飞石术啊,并不会验尸,确实还得花荞过去帮着才行,否则不就穿帮了?

花荞一看阿爹的表情,成了!

临走的时候,云娘将易呈锦的披风递给他,笑着说:“呈锦,我看你披风被勾了一个口子,也没问你,就替你补上了。”

易呈锦打开一看,披风左右两角对称的绣了两朵同色的花,形状倒是很新奇。

“这是什么花?真好看。”易呈锦心里暖暖的。

云娘抿嘴一笑:“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年轻时候学的。你不嫌弃就好。”

易呈锦将披风披上,两角上的花,仿佛翩翩起舞。

前言

2022-07-24

书评(278)

我要评论
  • 手帕将&就包着

    玄衣男子将沾了泥水的手套甩了甩,又掏出一块手帕将就包着,才揣进怀里。随后,身形一晃,自己也遁入雨幕之中不见了。

  • 将这白&个白手

    他刚才在屋顶上,见那姑娘将这白布做的东西套在手上摸的尸体。五个白手指,看上去就像那姑娘的小手掌。

  • 那男子&来的那

    她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一位玄衣男子,那男子歪头看了看墙上那个搭脚的口子,低头找了找,弯腰在墙角捡起被姑娘挖出来的那块砖,塞回墙上的口子里。

  • 着哨棒&了,可

    外边几个人拿着哨棒要进来了,可里面扮鬼的白衣姑娘还没走呢!

  • 路,回&去你就

    “老货!做不得一点事,守个灵搞出这么多事来,大风大雨害我们一班人跑恁远的路,回去你就收拾东西,滚回乡下去......”

  • &一板拍

    郭老爷恼羞成怒,扬手就是一板拍在春儿头上,骂道:“蠢货!刚才你们就是被它吓成这样的?”

  • ”阿龙&里。

    又过了一会儿,阿龙才跑出来回报:“老爷,灵堂里一切如常,大姑娘......也还好好的躺在棺材里。”阿龙感觉推开棺材那一瞬间,自己已经死了一回,他的魂魄这时才刚刚回到身体里。

  • ,他突&然冒出

    走在后面的阿虎,扶起姑娘的灵牌,他突然冒出一身冷汗:若刚才也是灵牌倒下,吓走李婆子和春儿,那......是谁把灵牌扶起来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