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锦将披风抖抖,递给他易呈锦,谢道:“多谢你易大人关怀,尉迟让你不要见怪了。”易呈锦递过来披风,也就算将自己的披风搭在马背上,说了一句:“我是看尉迟大人的披风,脏得真的没办法用,才......”尉迟锦何等很聪明,立马察觉到易呈锦对那件披风的疑心,正易呈锦接过披风,也照样将自己的披风搭在马背上,说了一句:“我也是看呼延大人的披风,脏得实在没法用,才......”。...

呼延锦将披风抖抖,递还给易呈锦,谢道:“多谢易大人关心,呼延让你见笑了。”

易呈锦接过披风,也照样将自己的披风搭在马背上,说了一句:“我也是看呼延大人的披风,脏得实在没法用,才......”

呼延锦何等聪明,立刻觉察到易呈锦对那件披风的疑心,正想说两句圆过去,严捕头走过来说:

“易大人,附近这一带都搜过了,没有发现陈凯,我们怀疑,他已经转移离开了。浙江清吏司也回了话,说去找陈璇的时候,陈璇的书院出事了。”

“出事了?”

“对,书院里的一个童生死了,陈璇本人也跑了。不过,扬州府衙查问时发现,嫌犯为另一名童生,现已收押。逃跑的陈璇,也已经派人去追。大人,反正宝应也找不到人,要不,我们直接下扬州?”

旁边的花荞听到是扬州的书院出事,心中一动,紧张的问了一句:“出事的是什么书院?”

“这我倒没问,反正我们去了就知道了......”严都头挠挠后脑勺。

易呈锦看出花荞的不安,只说了一句:“去问。”

严都头郁闷的离开后,易呈锦问剩下的几个人:“你们一路找过去时,有没有出现岔路口?”

“岔路只有一个,一头通瓦场,是条死路,一头通扬州。我们估计,他已经......”

“去瓦场!”易呈锦当机立断。

那个路口,呼延锦和花荞曾经走过。呼延锦也想起了一个地方,那天去瓦场买瓦的时候,瓦场的瓦匠师傅是到旁边的一个山洞里,替他拿的瓦。

那瓦匠说:“这个山洞,本是取石灰岩烧石灰的时候留下的,现在刚好用来存些烧制好的砖瓦。”

呼延锦一边帮花荞提起她的背篓,一边替她去牵马,说到:“不错,死路更要去搜一搜。我们要去找人,花荞,你先回家......”

“我也去。”花荞接过背篓背上,一蹬马磴子也上了马。再说,她还要等着听听,严都头问回来的书院名字呢。

一行人到了瓦场,瓦场的场主以为来了主顾,连忙笑眯眯的迎上来:“客官是来买瓦,还是买砖?”

“什么也不买。我们是来查案的!谁是这里的东家?”

“小的就是,小的就是场主。”

“昨天晚上,有人看到一名逃犯跑进你瓦场,我们要进去搜。”

搜就搜呗,别拿棍子砸就行。

几个都头去搜场子,场子里一目了然,没什么好藏人的地方,除非藏在正在呼呼作响的砖窑里......

李都头看着易大人摊了摊手。呼延锦却说:“还有一个地方。”说完就往石灰岩洞走。花荞和易呈锦一看,也都跟了过去。

眼前这座拔地而起的小山,半座山都光秃秃的,除了开采石头破坏了原有植被,山边还依山建了一个三人高的石灰窑,和旁边化石灰的池子一样,全都废弃了。那个存砖瓦的山洞,豁然入目。

来到山洞外,几个都头刚想往里走,却被易呈锦拦住了:“等等!”

易呈锦指着洞口的地面说:“看脚印。”

这个石灰石岩洞,平时砖瓦搬进搬出,地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上面自然踩出了进进出出的脚印。可有两行脚印却特别突出,因为它们的形状比普通鞋印要更有轮廓,更像是脚。

“是陈凯!他没穿鞋!”李都头突然兴奋的一拍脑袋,抽出佩刀,大步往岩洞里走。另外几个都头也跟了进去。

可惜里面砖砖瓦瓦都翻了一遍,却没看到人。一个都头指着地上的脚印说:“我们来晚了,陈凯已经走了。”

确实,那个穿袜子的脚印有两行,一行进,一行出,在一片杂乱的脚印中,这两行整齐的脚印显得特别明显。看来,陈凯是进过山洞,可能找不到藏身的合适地方,又出去了。

李都头着急的说:“瓦场是这条路的终点,若人不在这里,我们还是赶紧往扬州方向追,兴许还能追得上。”

花荞并没说话,却一直盯着地上的脚印看,大家都往洞外走,她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已经走到洞口的呼延锦,回头一看,那位大姑娘不但没跟上来,反而蹲下来,对着一正一反两个脚印,用手指头轻轻的测着它们的深浅。

呼延锦立刻着了回来,也蹲到她的身边,轻声问道:“怎么?脚印不对劲?”

“你看看,这一进一出两个脚印有什么不同?”

也凑了过来的易呈锦,弯腰仔细看了看,答道:“没什么不同,应该是同一个人。”

“你不觉得这个脚印有些奇怪吗?”花荞抬头看了看易呈锦,但易呈锦知道,花荞不是在看他,她是借着抬头看他,乘机扫了一眼崖洞顶!

呼延锦刚才就注意到花荞在量脚印的深浅,因为陈凯没穿鞋,他的脚印比穿了鞋的那些脚印,在浮灰中踩得更深一些。深浅有问题?

他刚想开口问,只见一道寒光划过,朝着对面的花荞飞去,花荞旁边的易呈锦已经动了,一手将花荞拉开,一手直接用剑鞘将飞来的匕首挡开。

呼延锦回身一颗片石就飞了出去,朝着刚才匕首飞来的方向,只听见一声闷响,石子打中了什么东西。

石灰岩洞壁和一般山洞不一样,它的洞壁是青灰色的,在洞壁的一角,留有一行打进岩壁的铁杵,那是搭采石木架留下的,现在木架已经拆了,铁杵留在壁上并不起眼。站在最上边一根铁杵上的那个人,在洞穴的阴影里,更是不起眼。

因为他身上没有穿外套,只穿着一件青灰色的中衣。

这时候再看不到你,我呼延锦就是个瞎子!呼延锦第二颗石子跟着就打了过去。陈凯躲无可躲,被石子击中额头,顿时一晕,从石壁上摔了下来,砸在下面堆着的瓦堆上。一时间稀里哗啦,瓦砸碎了一片。

不用易呈锦下令,几个都头已经踩到瓦堆上,把在瓦堆里痛苦蠕动的陈凯架了出来。

易呈锦松开抓着花荞的手,笑道:“我猜到了,你是不是发现脚印是人倒着走踩出来的?”

花荞松了一口气,点点头道:“不错,他是走进洞以后,倒着走出去,再倒着走回洞里,过程中用那个,将第一行脚印抹去。”大家顺着花荞的手指往砖堆旁边看去,那里丢着一块麻布,是工匠师傅肩扛竹筐时,搭肩用的。

“朝前走,前脚掌着力大,倒退走后脚跟着力大,所以脚印前后深浅不对。他倒是聪明,给我们布了个障眼法,让我们以为他已经离开了。”呼延锦冷笑道。

花荞笑着点点头,又对易呈锦说:“易大人,刚才多谢你救了我。”

易呈锦正想表示他不过是举手之劳,话未出口,只听到外面有人大叫他。

“易大人!易大人!”严都头远远就朝他们挥手,跑到了跟前,气喘吁吁的说:“已经向扬州府问到了,死了童生的书院,叫梧桐书院。”

梧桐书院?那不是徐之锦去备考的书院?花荞和呼延锦对视了一眼。呼延锦追问道:“被害的童生叫什么名字?”

“被害的童生叫罗文亭,海安人,是个今年准备下秋闱的考生。”

哦,不是徐三哥就好。花荞刚松一口气,只见严都头喘了口气又继续道:

“被关押的嫌犯倒是宝应县的,叫做徐之锦。”

前言

2022-07-24

书评(331)

我要评论
  • 一听“&对钱训

    郭老爷一听“心有不甘”四字,眉心猛的跳了两下,忙对钱训术感激的点头说到:“那就好,那就好......有劳训术了。回去,我就让人将法酬双倍奉上,还请训术笑纳。”

  • &插了四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 的,头&材里面

    “老爷,我可不是瞎说,我和春儿刚才都看得真真的,姑娘白衣白裙的,头上还披着白纱,从棺材里面爬出来,还对着我们笑!”李婆子越想越真。春儿脑子里现在只有那个白影子,哪还想得出笑没笑?只管不住点头。

  • 阿虎、&剥你的

    这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人声:“到了、到了......阿虎、阿龙,你们带人先进去看看里面什么情况。李婆子,你若诓我,看我回去不剥你的皮……”

  • 很显眼&两根修

    又走到她上马的地方,泥水中,躺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很显眼,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拈起那只白手套。

  • 忙把钱&请来。

    来之前,郭老爷怕灵堂里真有不干净的东西,便急急忙忙把钱训术也请来。他想,有钱训术在,万一真是自己闺女诈了尸,也好将脏东西镇压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