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一大早,走后了皇太孙,花荞和尉迟锦掉转马头,慢慢的向县城走去。“我可能会迅速就得去应天府了,皇太孙那就信赖我,我也不能够不辜负了他。”尉迟锦笑着对花荞说。早上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半张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夺目。花荞昨天但是将睡未睡,也但是听见了他们说“我可能很快就要去应天府了,皇太孙既然信任我,我也不能辜负了他。”呼延锦笑着对花荞说。早晨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半张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炫目。。...

翌日一早,送走了皇太孙,花荞和呼延锦调转马头,慢慢向县城走去。

“我可能很快就要去应天府了,皇太孙既然信任我,我也不能辜负了他。”呼延锦笑着对花荞说。早晨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半张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炫目。

花荞昨晚虽然将睡未睡,也还是听到了他们说的话,她笑道:“知道了,呼延大哥,你不在宝应,我会替你照顾好吴先生的。他也是我的先生,这样算,你还是我大师兄呢。”

呼延锦眼前立刻出现了,十年前那个扎着两个小揪揪,振振有词辨《论语》的那个小花荞,也不禁微笑起来。

昨晚虽然回得晚,但他和皇太孙的倾谈,让他的心中泛起了涟漪,一时激动得睡不着觉。他拿出刻刀和那块木头,继续刻着一个雕像,那是一个小女孩,头上就有两个小揪揪。

是啊,自己十年磨一剑,如今,处心积虑要找的人还没出现,却鬼使神差到了皇太孙身边,也不知是祸是福。

呼延锦突然心中一动,对花荞说到:“你父亲收不收徒弟?我倒是想向他拜师学艺。”

“你想当仵作吗?”花荞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问到:“你不是刚刚做了司直郎?”

“不是学验尸,我是想学你的近身拳脚功夫。我的家传武功是鞭,六艺学的是箭,可若是没有了武器,空手肉搏的拳脚功夫却不行。所以很想向你父亲拜师。”呼延锦热切的看着花荞,诚恳说到。

花荞一听:对啊,呼延大哥以后要为皇太孙办事,爹娘都说过,伴君如伴虎。若是功夫连我都不如,那还不早晚送了命?不行,我得帮他。

于是她眉眼一弯,笑道:“这事包在我身上。你过了晌午到我家,保管叫你拜得成师!”

可惜,花荞这包票打得早了,花有财一听女儿的话,头摇得跟货郎鼓一样。

“不行不行,阿爹那点功夫,是让你们防身用的,呼延公子本就是武学之家,他祖宗呼延赞、呼延庆、呼延灼,诶呀,那都是历史上响当当的人物,阿爹怎么能去教他武功?那不是贻笑大方嘛!”

花有财可不想惹事,尤其是现在呼延锦还沾上了皇太孙。

花荞不甘心,挂在阿爹的胳膊上撒娇道:

“爹......他那些祖宗不是还没教他就死了嘛,阿爹,你对花荣都说过,咱们大明是值得汉人骄傲的朝代,大明会有传世的发明,会有伟大的小说,会有先进的武器,会有铁骨铮铮的大臣,你还叫花荣好好读书,报效国家......”

花有财转过脸去,他不想让女儿看见他眼里含着的雾气。

花荞见阿爹不说话,一甩手,赌气说:“好,阿爹不教他,我去教!”

花有财用手抹了把脸,笑道:“让你多练习,你总是想办法偷懒,还想去当人家师父,也不嫌丢人现眼?人家自己有武功,进了门你还得管人家叫师兄!去把那小子叫来吧。”

“师父!”

花荞和花有财父女俩一转身,就见呼延锦已经跪在地上,他见花有财转身过来,便端端正正磕了三个头,行了拜师礼。

“起来吧,跟我学功夫没这么多规矩。”花有财想想又说:“你对外面,还是要说跟我学仵作手艺,我这些只是自己想出来的防身功夫,不想被外人知晓。”

当然只能说自己想出来的,否则再问起师承,总不能说自己在刑警局里学的吧。

“是,师父。”呼延锦又有些担心的问道:“师父,我今年......已经快满二十了,不知学您的武功会不会太晚?”

呼延锦的担心并不是多余,很多拳脚功夫都是必须从小练起,年龄大了,骨头就硬了,许多招式就会做不到位。可是在现代,警察们学近身格斗术,也都是要进了大学才开始学,那是也是呼延锦现在这个年纪,也没谁说学不了的。

花有财笑道:“不妨事,我这套功夫叫做近身格斗术,靠的是技巧、力量和短小武器相结合,面对不同的敌人,又可以演化出不同的应对方法,你这个年龄练,爆发力强,正好。你去把院门插上,我和你练练。”

呼延锦刚想转身,只见花荞已经快步跑了过去,插上院门,搬了张小板凳坐在旁边。

花有财两个走到院子中间,花有财说到:“格斗术大类可以分为:进攻、防守和防守反击。进攻的制胜原则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话音刚落,花有财忽然以右手反抓住呼延锦右手背,旋即右后转体,猛折他的手腕,呼延锦痛得叫了一声,花有财左腿向呼延锦右侧上步,再用肘部顶住呼延锦的背,呼延锦被迫顺着身体下压动弹不得。

他知道,若是师父真用力,他这条胳膊就算是废了。

花有财松开手,呼延锦才得以直起身来,他激动的说:“师父真是以巧用力,做到四两拨千斤,呼延锦明白了!”

花有财淡淡笑道:“这只是个入门的招式,但它也能体现出格斗术的精神。以后,你再慢慢体会吧。我可以先教你一些格斗的要点,更多的是要在运用中融会贯通。”

在旁边坐小板凳的花荞急了,上前抱住阿爹的胳膊道:“阿爹!你偏心!怎么这一招你就没教过我?”

“这招使出来,需要比对方略高,至少身高相近,你一女孩子,学点防守就可以了,学什么进攻?”花有财不理她。

呼延锦笑道:“等我学会了,我保护你。”

端着茶水出来的云娘笑道:“这句话我爱听。花荞只有个弟弟,就缺个哥哥护着她。不知阿锦家里有没有娶亲?有没有兄弟姐妹?有没有......”

“阿娘!您又来查户口!”花荞不满的打断道。

呼延锦笑着回到:“回师娘,呼延锦从小就没了娘,又与父亲失散,跟着吴先生,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娶亲。”

云娘一听说从小没了娘,心里就止不住对呼延锦生出三分心疼,不过也更高兴了:

老花这个徒弟收得好!这么俊的小伙子,又不跟皇室沾亲带故,还知书达理的。这徒弟收着收着,就收成了女婿,最好!

前言

2022-07-24

书评(87)

我要评论
  • ,样样&都靠他

    宝应县求雨镇河、祈福开光,样样都靠他。平时有空也帮人驱鬼请神做法事,赚点外快,反正号称无所不能。

  • &惊一乍

    郭老爷听了也松了口气,这才敢带着人迈步往灵堂里走。刚才那么一惊一乍一跑,就算撑着伞,浑身也都湿透了,正烦躁得很。边走边骂后面的李婆子:

  • 面的白&也!得

    灵堂里面的白衣姑娘暗道:天助我也!得了这个时间,赶紧把烛台、长明灯都原样放回供桌,还不忘朝郭轻尘的灵牌双手合十拜了拜,抓起刚才丢在地上的白纱,朝后窗跑去。

  • &的魂魄

    又过了一会儿,阿龙才跑出来回报:“老爷,灵堂里一切如常,大姑娘......也还好好的躺在棺材里。”阿龙感觉推开棺材那一瞬间,自己已经死了一回,他的魂魄这时才刚刚回到身体里。

  • 啊!两&一样吓

    阿龙、阿虎听得头皮发麻,他们是会些拳脚功夫,可那是打人的,打鬼估计起不了什么作用。可东家老爷叫去,也不能不去啊!两人对视一眼,回头手一招,七八个和他们一样吓破了胆的家丁,战战兢兢就要走进灵堂。

  • 。”钱&,正要

    “好说,好说。”钱训术笑回道。两人相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正要离开灵堂,你说邪不邪门?一阵大风吹过,供桌上的灵牌又“啪”的一声倒下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