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有财蹲下去,双手握着小花荞的手臂,柔和的望着她:“花荞,现在的你跟阿爹有了秘密,那我们是最好是的朋友,阿爹以后还也可以说你很多,关于我家乡的事,但你都不能够说任何人。”小花荞使劲地点了点点头,她不不愿意阿爹被赶跑,更不不愿意阿爹被杀,无论阿爹(哪小花荞使劲点了点头,她不愿意阿爹被赶走,更不愿意阿爹被杀,不管阿爹来自哪里,他都是自己和花荣唯一的阿爹。。...

花有财蹲下来,双手握着小花荞的手臂,温和的看着她:

“花荞,现在你跟阿爹有了秘密,那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阿爹以后还可以告诉你很多,关于我家乡的事,但你都不能告诉任何人。”

小花荞使劲点了点头,她不愿意阿爹被赶走,更不愿意阿爹被杀,不管阿爹来自哪里,他都是自己和花荣唯一的阿爹。

孩子就是孩子,心里惦记着死去的照相机的小花荞,轻轻叹了一句:“要是我能见到活着的照相机就好了。”

花有财看着那台相机,灵光一闪:反正都要烧了,那就把镜头上的镜片拆下来。他笑着说:“你等等,照相机留有遗产呢,既然今日是你找到了它,它的遗产就归你了。”

遗产?小花荞也高兴了,翘着小屁股趴在矮桌上,看着阿爹拆照相机镜头。破坏相机可比修表容易,不一会儿,花有财拆出来好几块玻璃,既有凹透镜,又有凸透镜。

“这叫凸透镜,你摸摸,中间凸出来的……是不是中间厚,周边薄?它可以把太阳光聚成在一个焦点上,那这个焦点就会变得非常热,可以将纸、干草点燃。”

“为什么它会把太阳光聚在一个焦点上?”花荞就是个好奇宝宝。

花有财不知道怎么跟一个孩子解释,想想,他拿来纸和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凸球透镜的屈光图。这下花荞看懂了:平行的阳光经过凸透镜的时候,改变了方向,聚成了一个点。

“这块叫凹透镜,是中间凹进去的,眼睛看不清楚的时候,它可以帮助你看清楚东西。当然,如果老了眼睛看不清楚,就要用凸透镜。它们都是用玻璃做的。”

“阿爹,玻璃是什么?”

“玻璃......玻璃就是琉璃,对,就是没有颜色的透明琉璃。”花有财把几片凸透镜、凹透镜都放在花荞手上:“现在它们全都归你了。”

“哇......”花荞惊叹不已,想想她又说:“阿爹,你帮我做一个木箱子,要带锁的。我也要把我的宝贝全都藏在这里。”

既然秘密都被花荞知道了,那也不怕多给她一件。

阿爹从箱子里拿出一对蒙奇奇的情侣娃娃,递给花荞。

他一直搞不清楚,女孩子为什么喜欢这种人不人、猴子不猴子的玩偶。那天请女朋友吃饭,准备送给女朋友的,结果人家是来分手的,情侣娃娃也没送出去。这对巴掌大的娃娃,就被他塞进了箱子里带到大明来了。

“哇......阿爹,这也是给我的吗?好可爱!”花荞完全忘了那几片凸透镜、凹透镜,两只眼睛就像粘在两个娃娃身上,根本移不开。

蒙奇奇:咦?我们穿越了!

这间装着她和阿爹秘密的小杂物房,陪着花荞慢慢长大,在这里,阿爹给了花荞一个无限大的神奇世界。如今阿爹已经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们俩的秘密,也从来没被第三个人知晓。

“阿爹,你会把手表也烧掉吗?”花荞仍旧托着腮,看着阿爹关上了箱子。

花有财笑着说:“留着吧,也算是阿爹对家乡的一点念想。”

是啊,不知道还有没有比他更窝囊的穿越者,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没有老爷爷,唯一幸运的是,他有份政府事业编的,专业对口稳定工作。

三十年前,花有财还是二十一世纪的宋浩宇的时候,是南市公安局的法医。

法医,听上去是有那么些神秘,可到了谈恋爱的时候,没一个女孩不嫌弃。本来法医研究生毕业就晚,又拖了两年,宋浩宇已经是三十出头的人了。

反正平时都是和尸体打交道,也不需要怎么开发甜言蜜语功能,宋浩宇看见女孩子就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再加上法医也就是那点死工资,就更被女孩嫌弃了。

他妈妈的闺蜜,好不容易才给他介绍了个愿意交往的女朋友。每次两人见面,女孩都问他洗手了没有?洗手还必须用钢丝刷,否则不能牵她的手。

就这样,宋宇浩含着泪用钢丝刷,刷了两个月手,女友最后还是在那次约会晚餐上,提出了分手。

她说:“你这个职业,谁听了不害怕?你这样一句甜言蜜语不会说的,哪个女孩子会喜欢?你再看看你那点工资,能养得起我吗?我就是中了法医秦明的毒,你就是那颗让我清醒的解毒药!”

解毒药宋浩宇,约会前还出了现场。领回寄存在饭店收银台的工具箱,提着箱子,点上一支烟,他突然想走走。

在走回市公安局的路上,宋宇浩想了很多,这个职业,是高考填志愿的时候自己就喜欢的,他不想放弃,现在又是他糊口的事业,他更没有资格放弃。

宋宇浩还在万千思绪中,一辆强行调头,又刹不住的大货车冲上了人行道,宋浩宇还算身手敏捷,往旁边一躲,没卷进车底,但也被撞成了个植物人。

围观的人谁也没有看到,公安局四处悬赏寻找的那只黑色工具箱。宋宇浩毫无知觉的躺在医院里,他的工具箱,却不翼而飞。

那当然是因为工具箱跟他一起,穿越到了几百年前的大明朝。大明那天刚好也出了事,连日大雨,山体滑坡把山下的一家人给埋了,村民们只救出那家人的单身老儿子,叫做花有财。

花有财时年二十八岁,是县衙门的仵作。

换了一具年轻了三岁身体的宋浩宇,不知道该不该为自己年轻了一点高兴,换了一个世界,他又做回了老本行!

花有财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回去的方法,他到从前花家被埋的山脚下去挖过,也到应天府到处寻找历朝历代的天文学书籍。

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给他找到了石申的《石氏星经》、《浑天图》,郭守敬的《授时历》等天文、历法书籍。

本来想找祖冲之的《大明历》,没找到,却无意间收到了一本缺页版祖冲之的《述异记》。这本书里描述有许多天体异象,像什么金木水火土星,十年一次五星连珠现象。就算现代看来,这南北朝时期的星象记载,也算是很精确的了。

还有七星、八星、九星连珠,这些花有财都知道,只是他不是学这个专业的,也查不到更多的资料,光知道个大概,具体发生在什么时间,也没有现成的记载。

闲着没事,他就拿这些书出来研究一下,也不知自己的穿越,到底是不是与这些有关。

就这么徒劳无功的寻寻觅觅,不知不觉中,困在大明的花有财,也到了近四十的年龄。那年,他从乱葬岗,捡回了云娘和刚刚出生几天的小花荞。

如今,五十五岁的县衙仵作花有财,变得比任何时候都小心谨慎。穿越者在古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他看来都是不存在的。中国古代统治阶级,对异类的处理,绝不亚于,将布鲁诺烧死在鲜花广场的意大利。

既然不得不在这个世界终老,他珍惜他在这个世界的所有,包括妻儿,包括,这个虽没有血缘关系,却比儿子还亲的闺女。

前言

2022-07-24

书评(223)

我要评论
  • 他刚才&手掌。

    他刚才在屋顶上,见那姑娘将这白布做的东西套在手上摸的尸体。五个白手指,看上去就像那姑娘的小手掌。

  • 谁害了&人啊!

    “姑娘啊,冤有头债有主,小人不知道是谁害了您,您可不要错怪小人啊!”

  • ,用雷&左右比

    最后,钱训术口中念念有词,在灵牌前面,用雷劈桃木剑前后左右比划了几下,这才收了势。

  • ,并非&。

    他笑着回头对郭老爷说:“郭老爷,并非诈尸,许是下人看花了眼。不过,头七日恐游魂心有不甘,常常会出来闹事。小道已经布好法阵,将棺材里的魂魄镇住,她不敢出来骚扰生人了。

  • ,郭老&也好将

    来之前,郭老爷怕灵堂里真有不干净的东西,便急急忙忙把钱训术也请来。他想,有钱训术在,万一真是自己闺女诈了尸,也好将脏东西镇压住。

  • 和郭老&位钱训

    和郭老爷一起来的,还有位县衙里专管道法的训术,这位钱训术虽然只是县衙里领俸禄的小吏,可他名气并不小。

  • 你们带&里面什

    这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人声:“到了、到了......阿虎、阿龙,你们带人先进去看看里面什么情况。李婆子,你若诓我,看我回去不剥你的皮……”

  • 七那日&归尘、

    您放心,等头七那日,我亲自来替郭姑娘做场法事,送姑娘一程。尘归尘、土归土,郭府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