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一片的山路上,跟随小丑走了一段,却意外发现前方鼓鼓囊囊的花俏礼袍也消失了看不见。却姜离踩在荒草之上,跟随再次会出现的人影朝前走去。队伍里渐渐地地有了佣兵们的交谈声,放佛上次而已起了一场黑色大雾,遮盖了众人身形。而而如今大雾散去,一切又显露出了出。即然而姜离踩在荒草之上,跟着重新出现的人影朝前走去。。...

漆黑一片的山路上,跟着小丑走了一段,却发现前方鼓鼓囊囊的花哨礼袍也消失不见。

然而姜离踩在荒草之上,跟着重新出现的人影朝前走去。

队伍里渐渐地有了佣兵们的交谈声,仿佛刚才只是起了一场黑色大雾,遮掩了众人身形。

而如今大雾散去,一切又显露了出来。即便没有了带路的小丑,

书评(242)

我要评论
  • 密,莫&名恼羞

    但想起过去姜离百依百顺却总不与自己亲密,莫名恼羞成怒:“你竟敢打我?!你疯了吧姜离!”

  • 偎在林&言身侧

    心中纵然恼怒,声音却格外轻柔,几乎以贴着的姿态依偎在林言身侧:“姜小姐你误会了,林先生只是扶我一把而已。”

  • 然保护&直以来

    林言果然保护欲爆棚,想起姜离一直以来的懦弱性子,更是理直气壮了几分。

  • 障,“&太看得

    “嗤。”姜离扫他一眼,宛如在看一个智障,“这点破事儿也值当小爷在乎?你可太看得起自己了。”

  • “警察&就等着

    涉及自身安全,林言慌乱中迅速反应过来,带着怒火咬牙切齿,面露憎恨:“警察可不管分手的事,你就等着乱报警被抓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