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了泥的大石头旁,繁茂的野草足有一人高。姜离坐着倚着在角落,待呼吸的节奏平静下来,灌下几大口水,喉间上滚动,绝色容貌更添几分少年郎般的野性与俊朗。她听着离处隐约响了的战斗声,哀号声,面色冰冷。略作短暂休息,姜离便悄无声息地已退出了这个隐秘点,朝更远处撤去。姜离坐着倚靠在角落,待呼吸平复,灌下几大口水,喉间滚动,绝色容貌更添几分少年郎般的野性与俊朗。。...

滚了泥的大石头旁,茂盛的野草足有一人高。

姜离坐着倚靠在角落,待呼吸平复,灌下几大口水,喉间滚动,绝色容貌更添几分少年郎般的野性与俊朗。

她听着不远处依稀响起的战斗声,哀嚎声,面色冰冷。

稍作休息,姜离便悄无声息地退出了这个隐蔽点,朝更远处撤去。

只是多雨的森林土地泥泞,动物众多,想完全不留下痕迹是不可能的。

然而挑战远不止这些。

“海岛昼夜温差大,夜晚时若没有庇护之处,便很可能面临失温的风险。”

在接下来的四个小时白天,她不仅要甩掉追兵,还需要解决临时住所的问题。

走走停停,身后能跟上的人越来越少。

姜离补充过体力之后,开始注意并收集资源。

并不是只有系统田中的物资才可用。

木槿树的皮是当作绳索的好材料,犄角旮旯的野外香料如辣椒不仅可以调味还能用于御寒。

继续前行,她甚至在岛上第一次发现了竹子。一丛青竹与岩壁及树木相掩映,苍劲而又挺拔。

草丛边上还有野猪的痕迹。

它们在这里挖掘过根茎,到处乱拱,留下猪鼻子吭哧吭哧刨过的坑洼。

姜离与狗漫步森林,比起新手村,更有一种回归的自在。

随手击杀一条蜈蚣,她扫过经验值再度增加的提示,已经习以为常。

砍伐竹子耗时久了些,数道人影追至眼前,肌肉遒劲的刀疤男赫然在列。

“两名弓箭手三名刺客,都是被动技能有速度加成的职业。”

姜离低语,视线似笑非笑地转向刀疤男:“2级玩家?”

这一身戴战士徽章的新手服,在一众高敏职业中可太惹眼了。

“呵,死到临头倒还算有些脑子。”刀疤男本就不是多好的性格,被几番带怪耍弄早已火冒三丈。

其他人的心情也差不多,不仅衣裳破烂,还姿态狼狈,纷纷对她怒目而视。

“你们这么多人来,不好吧。”

姜离故作为难的撑着下巴叹了口气,半蹲在石块处居高临下看着众人。

“就算杀了我,物资不掉落怎么办。就算掉落了,六个人分啊,真可怜。”

说白了,这些人明明已经追上,为什么还不动手?

还不是因为怕自己冲在前面把人杀了,下一个死掉的就是自己。

都是为了利益而来,哪有什么交情信用可言。

谁出力多,谁死得快。

姜离老神在在:

“要不合作怎么样。森林里又不缺资源,都是有实力的好手,没道理我能拿到你们不行吧。”

这提议似乎非常诚恳。

还真有几人目光闪烁,显然在权衡着利弊。

“少听她娘的扯犊子!”

刀疤男心头一紧,脸色黑沉,生怕姜离再开口挑拨,二话不说直接提剑攻了上来:

“这娘皮能引怪杀人,还会好心带你们去找资源?别做梦了!”

他当然着急!

这么多围攻的人中,只有他处于“中毒”状态!

别人也许可以改变计划淘好处,可他根本就等不到那时候。除非……能刷到姜离购买的药物!——

铛!!

一刀一剑强力碰撞,震得姜离手臂发麻。

她薄红的嘴角微扬,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我可给过你们机会了。”

众人哪里还管她说什么,纷纷发动攻击,一拥而上。

有人做了替死鬼打头阵,万万没有放过这块嘴边肥肉的道理。

姜离趁其不备一条小蛇扔过借机踹退。

唰——

匕首雪白锋芒掷出。

头上密林间,好一场蠕动的蛇虫蛛鼠大雨兜头泼下!

“啊!!!”

惨叫声连绵起伏!

姜离眸光清浅,站在凸起石块处,头顶青空白日,阳光普照,显然位置早已算好。

她还迅速撑了把新手村的加厚油纸伞,带着一身防虫的药膏香气,绕着毒物区域补刀试图窜出的漏网玩家。

姜离轻啧了一声:“真是不听劝,浪费爸爸体力。”

扔给刀疤男暂时吓退他的自然是一条死蛇,不然也放不进空间。

但这些掉下来的,可都是活生生的剧毒小家伙!

至于最先攻上来的刀疤男——

二级玩家血厚,战士被动触发护盾,显然是没那么容易死的。

不过刀疤男“中毒buff”由轻转重,即便是凭着体力打消耗战,解决对方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姜离半点不着急:“拜拜了您嘞。”

15分钟后,刀疤男化作光芒消失。

倒没有尸体这样的东西存在,显然已被淘汰。

“这是……”

姜离捞过空中的白色光团——

【防御木铠】:

适用等级:1–10级

职业要求:无

装备品质:白品装备

装备属性:玩家防御属性+5。

注意:

①击杀普通玩家,装备几率掉落。击杀红名玩家,掉落率100%,掉落物品随机。

②装备栏共六格,分为头盔、配饰、武器、衣甲、腰带、鞋子六个部位。

③装备栏每个部位不可叠加。

④绑定装备不可替换,不可掉落,替换即分解。普通装备与之相反。

装备!!

这什么神仙玩家!怎么连装备都有了!

姜离心中险些流出羡慕的泪水,连忙把它装备起来。

至此,【灵息之佩】占据配饰栏,【防御木铠】占据衣甲栏,头盔、武器、腰带、鞋子为空。

“难怪身为战士还敢全上敏点。”

若不是让他身中剧毒还真难弄死对方。

“自己也要尽快变强才是。”

姜离垂下眸子。

农夫职业的突破点,到底被游戏安排在了哪里……

星子于夜色中闪烁,乌沉如墨的苍穹透着深蓝,隐秘而又高远。

坦米亚孤岛北面,最后一小片半凹山洞旁,巨大的芭蕉叶及木板与之配合,临时搭建成近似四方的空间。

遮风挡雨的窝棚内篝火噼啪作响,橘色暖黄的火光勾勒出少女额前垂落的墨发,白皙挺翘的鼻尖,以及殷红绝美的薄唇。

纤长的睫毛如同敛了翅的黑色蝴蝶,在棱角分明的面庞上留下一小片扇影。

白犬趴在腿边打着呼噜,少女窈窕的背影明明灭灭,印上岩壁,惊扰一豆萤光。

姜离把蘑菇片入汤锅中,先将今日所有剩余物资进行整理与分类,以便需要时存取。

边收拾东西,边梳理思路。

森林位于孤岛西北方向,毒物太多,并不是居住的最佳环境。

所幸下午搜寻资源足够,也是时候离开了。

她当然还没忘记自己最主要的目的之一——

【支线任务】:寻找水源。(0/1)

“海岛如果存在淡水溪流,一定会在某处流入海里。我只要尽量沿着海岸走就行了。”

收拾出一份纸笔,姜离心中大致浮现出海岛上自己已经走过的区域,快速而简洁地画了份粗糙地形图。

书评(150)

我要评论
  • 听到这&一抹嫉

    听到这个大学时期总压自己一头的名字,他身后的白裙女人眼底划过一抹嫉恨。

  • 言身侧&。”

    心中纵然恼怒,声音却格外轻柔,几乎以贴着的姿态依偎在林言身侧:“姜小姐你误会了,林先生只是扶我一把而已。”

  • &越这件

    大楼林立,姜离看着四处飘散的横幅,终于从穿越这件事中晃过神来。

  • &”

    姜离发出感叹的声音:“新技术呢,登报宣传一下给你申请个专利吧?不用谢,这是我该做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