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晨,冷若一醒过来看见了怀里还在睡着的小可爱的,真的不忍心闹醒她~一想起下面几天都见将近小淘,冷若一真想把她再打包都带走~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拿过手机,此外一只手臂还在当小淘的枕头~他轻声的左手拿着手机,放在此外一只手里,再打开手机,两手就打字。就“陈教授,之前的程序已经编好,等下发给您,可以先按这个改,另外一个麻烦发我邮箱,我现在处理,11点到研究所。”。...

第二天早上,冷若一醒来看见怀里还在睡觉的小可爱,实在不忍吵醒她~一想到接下来几天都见不到小淘,冷若一真想把她打包带走~他小心翼翼的伸手拿过手机,另外一只手臂还在当小淘的枕头~

他轻声的一手拿着手机,放到另外一只手里,打开手机,两手开始打字。就这样,一只手臂在小淘脖子下压着,一只手臂悬空在小淘脖子上方,环着睡着的小淘,给研究所负责人发信息:

“陈教授,之前的程序已经编好,等下发给您,可以先按这个改,另外一个麻烦发我邮箱,我现在处理,11点到研究所。”

“好,不好意思突然叫你来,辛苦了。”

原本,冷若一打算今早就赶去研究所,但现在,他实在不想不道个别就走,舍不得~

但也不能耽误研究所的事情,于是,他躺在床上,搂着呼呼大睡的小淘,开始用手机办公~

半个多小时后,冷若一悬空的手臂开始发酸,他轻轻动了下,慢慢平躺下来,搂着小淘的手臂缓缓立起,使得小淘靠在自己身旁,小淘依旧没醒,她伸出一只手臂和一条腿搭在冷若一身上~

就这样,在一些人作梦的时候,一些人做着改变世界的事~

9点多时,小淘终于醒了~

小淘:“嗯?你还没走啊?”

冷若一眼睛看着手机,认真处理着工作:“等下洗个澡就走。”

小淘:“昨晚不是洗了嘛~还洗?这么洁癖~”

冷若一瞳仁移到眼角,看着小淘,冷冷道:“因为你流了我一手臂口水...”

小淘忙擦擦嘴角,看向冷若一手臂,“咦~”果然,忙不好意思的用手去擦~

冷若一洗好澡,装好东西时,小淘正在吃早餐。冷若一拎着皮箱来到客厅,看见依然坐在餐桌那,吃的满脸面包屑的小淘,心道:“也不过来抱抱我~真是白养了~”

冷若一走过去,拿过小淘手里正在喝的牛奶,放在桌上,然后抱起小淘。

小淘:“嗯?干嘛?”

冷若一没说话,俯身用力吻住小淘的嘴,双臂紧紧抱着小淘,小淘感觉早饭快被挤出来了,不停推着冷若一。

冷若一则抱得更紧,环抱的双手可以扣到自己的肩膀,吃了一嘴的面包屑~

小淘感觉自己快缺氧晕过去了,便逮到机会,用力咬了冷若一的嘴唇一下。冷若一这才停下,缓缓抬头,从小淘此时的角度只能看到冷若一的嘴唇,那一边嘴角上勾笑着的嘴唇~

缓缓~那嘴唇慢慢开合,带着略有些急促的气息,命令道:“记得想我!”

“嗯”小淘喘着粗气,乖乖点头。

冷若一走后,小淘无聊着,便开始执行冷若一的魔鬼时刻表,毕竟小淘也是很想进研究所的,所以便开始认真的学习~

小淘看着那些关于机器人嗅觉开发的新突破,对冷若一的崇拜之情不禁又油然而生。其实,她这个年纪,对于爱呀,情呀,还不是很清楚,但她能确定的是就这份崇拜,也足以让她跟随冷若一一辈子了。至于,其它那些她不懂的情感,她也不是很感兴趣,只要冷若一想要~~虽然,她表面有时会抗议,但心底却是服从的。

学了一天后,小淘感觉精神倍爽,身心满足(学霸就是变态)

晚上9点20,冷若一准时来视频,小淘问了些今天学习时记录下来的问题,冷若一细致的讲解着~临近睡觉时,冷若一含情脉脉的问道:“除了这些,还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嘛?”

小淘无语,心道:“这才刚分开几个小时呀,这人在人前那么高冷,怎么私下这么粘?那么大人了还要我哄他?”

这就好比你以为是你在养猫,你给猫提供物质,但猫却给你提供精神粮食,时间久了,不知道是谁养谁了~

随即,小淘又想起早上那个窒息吻,为了避免冷若一回来后收拾自己,赶紧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说完,小淘在心里狂吐。

冷若一却很受用,开心的笑着,说:“我会尽快处理完回去的,你乖乖学习。”

然后又腻歪了一会,冷若一考虑到小淘还在长身体,要保证充足的睡眠,便不舍的挂了电话。

第二天,小淘依旧按照时刻表在学习。到了中午开始做饭,厨房的用具都是放在冷若一触手可及的位置,所以,小淘此时便要踮起脚去拿酱油瓶,就在拿到酱油瓶时,一个不小心,身子一晃,酱油瓶从柜子上掉了下来,洒了小淘一身酱油。小淘崩溃...忙捡起酱油瓶放好,关了火,跑进了最近的客用洗手间。

酱油已经湿透了衣服,粘在身上,小淘脱了衣服,准备洗个澡。洗好后,小淘才发现,没有换穿的衣服!刚太急,忘了拿干净的衣服!而且,平时也没客人来家里,所以客用卫生间里也没准备浴巾,毛巾~

小淘尴尬,心道:“反正家里没人,我快点跑进房间里去。”想到这,她浑身湿哒哒的走出洗手间,刚走了两步,突然,一个声音从天花板上传来!

“回去!”

小淘愣住,以为自己幻听了,傻站在那抬头找着声音来源。

“快回去!你在干什么!”那个声音又响起,很急躁。

小淘这才确定自己不是幻听,而且声音是从天花板上一个小圆孔传来的。而这声音分明是冷若一的~

小淘反应过来,忙跑回洗手间,低头看看自己,心脏跳的飞快,心道:“是冷若一在监控嘛?那...他...岂不是...看到了...”

外面又响起:“穿好衣服出来!”

小淘缓缓打开门,在门缝处探头出来,说道:“我没有干净衣服可以穿~”

“你进去时穿的什么,就穿什么!”冷若一那边都有点语无伦次。

小淘:“那个弄上酱油了。”

“穿上!回你房间再洗!”听得出冷若一在压制马上就要变咆哮的声音~

小淘:“哦”关上门,穿着黑乎乎的衣服出来了~走到监控器下,抬头,大眼睛看着监控器眨巴眨巴,道:“你偷看我?”

冷若一此时脸上的筋在跳动,紧握拳头锤桌子,半天说不出话~

其实,冷若一家里除了卧室和洗手间,其它地方都安有监控,他是在研究所里想小淘时,又不想打扰她学习,就会偶尔看下监控,以解相思之苦,没想到~还看到了福利~

第4章 入学

2022-06-24

第5章 拜师

2022-06-24

第6章 涂灵

2022-06-24

第10章 中毒

2022-06-24

书评(151)

我要评论
  • 几天会&还让我

    “现在不跑,只怕你爷爷过几天会把我锁起来。还让我退票,吓得我下午就把机票改签提前到凌晨了。”

  • 下身,&冲爸爸

    小淘蹲下身,拿起一双袜子,假惺惺的卷着,鬼精灵的冲爸爸微笑道:

  • 六旬倔&迟的并

    这显然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因为此时正接受,这位年过六旬倔老头的怒火凌迟的并不是莫小淘,而是她的爸爸。

  • 了,就&是一出

    “这个鬼精灵,早就盘算好了,就让她去吧,你们父女俩都是想一出是一出,拦不住的。”

  • 爷再无&”

    说完这句,爷爷再无力支撑,瘫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爸爸猫起身子准备撤,冲小淘使了个眼色,示意道:“照顾好爷爷奶奶。”小淘立刻心领神会,用眉梢回答道:“明白,放心!”

  • 无益,&别,便

    小淘自知多说无益,抱抱妈妈做道别,便拿着银行卡开心的撅着小嘴回屋睡觉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