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晚饭后,几人表面是和好做朋友,但各有各的心事。回酒店,冷若一泡在浴缸里,双臂再打开靠在浴缸边缘,头微向后仰,闭着眼睛,他波澜不惊的泡着~大脑却在急速正常运转,之后被韩冥小男孩的外形骗了,冒进了~现在的,冷若一不断地记忆着从他们看见韩冥的第三天起,所发大脑却在飞速运转,之前被韩冥小男孩的外形骗了,轻敌了~现在,冷若一不断回忆着从他们见到韩冥的第一天起,所发生的一切~他在大脑里建立了一个韩冥的数据库,开始编码一样将韩冥的所有信息输入数据库,然后开始分析:。...

吃完饭后,几人表面是和好做朋友,但各有各的心事。回到酒店,冷若一泡在浴缸里,双臂打开靠在浴缸边缘,头微向后仰,闭着眼睛,他平静的泡着~

大脑却在飞速运转,之前被韩冥小男孩的外形骗了,轻敌了~现在,冷若一不断回忆着从他们见到韩冥的第一天起,所发生的一切~他在大脑里建立了一个韩冥的数据库,开始编码一样将韩冥的所有信息输入数据库,然后开始分析:

HK433的初速约在920米/秒,而就算是全球排名前十的手枪里,初速也就300~400米/秒,已知最快的是前苏联托卡列夫手枪,初速在420米/秒,但这都远远比不上步枪的初速。而韩冥的手枪射出的子弹能追上HK433,那把手枪的初速至少达到了900以上!暂忽略枪口径大小,枪管摩擦力等因素,一把手枪能达到这么快的速度,子弹应该是特殊材质的。而能产生如此大的推力的火药,肯定也不是常规火药。并且,在如此猛烈的火药爆炸后,枪却没有炸膛,可见枪体材质也绝非普通材料。总之,无论从子弹,火药,枪械来看,所采用的材料都是目前军方还没有配备的高新科技材料。而他竟然说这把枪是他造的,能弄到这些材料,并私自造出一把绝顶杀伤力的手枪(不,还不一定是一把),这不仅说明他智商超群,有经济实力,还说明他有一定的背景~

他还说他没练过打枪,呵,冷若一哼笑了下,想到自己12岁第一次摸枪时,也是力道不够,要双手握枪,和今天的韩冥一样,心知韩冥应该是真的没练过。

但这就更让人忌惮了~仅靠目测和脑算就能准确击中HK433的每颗子弹,那这是什么反应能力,什么大脑?HK433子弹的速度约是3倍的音速,韩冥几乎要在0.01秒内计算出,HK433的子弹在射出多久后,到达什么位置,会被他的子弹击中,而正常人的反应速度是1.2s,他这是堪比计算机的反应力和计算力!而且,当HK433射击韩冥正对面的靶子时,HK433的子弹走的是斜线,韩冥的子弹走的是垂直的线,这样被韩冥的子弹追上也可以理解。但后面,当HK433射击距离韩冥最远的靶子时,韩冥子弹的射程便会大于HK433的,但还是追上了。这说明那把枪可以调整初速!至少有两种以上的初速!

而韩冥就在极短的时间内洞察了冷若一的心思,并快速调整了手枪的配置!

冷若一睁开眼睛,目光深沉,拿过置物架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怎么了~冷~”电话那头传来涂灵还没睡醒的声音。

“帮我查个人”冷若一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说。

“现在几点啊?我还没起床哪~”涂灵撒娇着。

“你尽快。”冷若一冷冷的说。

“呵,你带着你的小童养媳出去逍遥快活,让我在家天没亮就干活!”涂灵一下精神起来。

“正事,别闹。”冷若一严肃道。

涂灵阴阳怪气道:“说吧,什么人劳您费神了?”

冷若一道:“男,中法混血,中文名韩冥,法语Léo....”

涂灵:“等下发你。”

挂了电话后,冷若一美男出浴,穿上睡袍,走出浴室来到房间,就看到小淘趴在床上全神贯注的打着游戏,不用想也知道是在和韩冥打游戏,韩冥还借机加了小淘的微信~

冷若一压制醋意,上床靠在床头,这时收到了涂灵发来的关于韩冥的信息。除了他本来就知道的那些,最多又知道了韩冥父母的职业,都是普通的职工,韩冥就读于巴黎一所普通的公立小学,等等一些无关痛痒的信息。

冷若一看着手机,眼神从谨慎变为了一丝趣味,他嘴角上勾,冷笑了声~因为,他知道,连涂灵都查不到什么信息的人,要么真的就是个普通人,要么就是刻意掩饰过,而且背景很强...

韩冥显然是属于后者。

而韩冥接近冷淘二人的动机,目前来看,就是喜欢小淘,想和他们做朋友。

冷若一放下手机,然后一把抢过小淘手中的手机,扔到床尾,小淘正玩的起劲,全身都在跟着紧张用力,突然手机被抢走了,她生气又惊讶的看着冷若一,说道:“你干嘛呀?一会死了~”说着起身就要去拿手机。

冷若一抓起小淘的手臂,拉进怀里,抱住她,然后一个180度转身将小淘压在身底,小淘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眼前天旋地转,晕乎乎的,等眼睛重新聚焦后,就看见冷若一的脸凌于自己脸上。

冷若一缓缓低下头,目光里带着情义也带着威慑力,声音极具诱惑的低磁道:“你要手机,还是要我~”

小淘愣住,狠狠咽了下口水,尽管脸烧的厉害,但目光没办法从那张让人充满幻想的脸上移开,心道:“肯定要你啊~手机是什么?”但她说不出口,她直勾勾看着冷若一,不说话,也不敢动,她怕碰到冷若一什么开关。

这时,小淘的手机传来视频的声音,在床尾不停的震动,小淘向下歪头看向手机,冷若一用鼻尖将她的脸摆正,然后脸向下贴近她的耳边,用更低的声音说:“要我,还是要手机?”

冷若一身体越来越近,小淘感到些许压迫,听着冷若一在耳边的呢喃,似乎一定是要她说出个答案。

“说,要我,还是手机?”冷若一催促着。

小淘不是不想说,是说不出口!纠结了好久,眼看冷若一快没耐心了,小淘终于小声说了句:“要~你~”

冷若一开心的抱着小淘躺下,亲着她的脸颊,此时手机也不响了,只是不住的传来“叮,叮”的信息提示音...

冷若一似乎还记得和小淘的比赛,并没有亲小淘的嘴,只是不停轻吻她的脸颊,耳朵~弄的小淘痒痒的~小淘一直在躲,但冷若一却抱的更紧,小淘无语,心道:“这人认真起来比谁都严肃严谨,可怎么有时似乎比我还幼稚~”

第4章 入学

2022-06-24

第5章 拜师

2022-06-24

第6章 涂灵

2022-06-24

第10章 中毒

2022-06-24

书评(167)

我要评论
  • 去,不&。爸爸

    奶奶边叹气边把头扭到一边去,不再看爸爸这边。爸爸语重心长道:

  • 爸,一&道:

    小淘也很是惊讶,瞪圆眼睛看着爸爸,一边赶紧用手抚顺爷爷的前胸,帮爷爷顺气。爸爸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 的拿过&载满梦

    小淘猛的拿过载满梦想的银行卡开心的抱着爸爸亲了下,说道:

  • 双袜子&,假惺

    小淘蹲下身,拿起一双袜子,假惺惺的卷着,鬼精灵的冲爸爸微笑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