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一次碰见冷若一和涂灵暧昧未明未明的关系,小淘就始终情绪心情低落,也不太爱理睬冷若一,而已一个人沉侵在去学习中,冷若一也是摸不着头脑~转眼间就得小考,这是小淘学生入学以来的第一次小考,她注重的同时也很很紧张,所以她要努力争取奖学金交下年的学费,她原本就所以欺“你干嘛呀?”小淘抬头看着冷若一。。...

自从上次撞见冷若一和涂灵暧昧不明的关系,小淘就一直情绪低落,也不太爱搭理冷若一,只是一个人沉浸在学习中,冷若一也是摸不着头脑~转眼就要大考,这是小淘入学以来的第一次大考,她重视的同时也很紧张,因为她要争取奖学金交下一年的学费,她本来就因为欺骗了爸爸而内疚,所以这次一定要自己解决学费问题,减轻爸爸负担~

整整两个多星期,小淘都白天泡在图书馆上网课,晚上回家继续学习,每天几乎除了睡觉就是对着电脑,过度劳神的后果就是,眼睛又发炎了~

“啪”的一声,小淘眼前的电脑被合上了。

“你干嘛呀?”小淘抬头看着冷若一。

“别看了,你想瞎掉啊?”冷若一强行拿走小淘的电脑。

“还给我,没事的,我已经减少上网时间了。”

“不行,听话。”

“哎呀,我要准备考试,要拿奖学金的。”

冷若一坚定的说:“你不用准备了。”

“为什么?”小淘疑惑的看着他。

“我已经帮你跟学校请假了,申请下个学期补考。”

“什么!?”小淘叫着站起来,“什么时候的事?”

“就今天,接下来你也不用去学校了,帮你请假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也不和我商量下。”小淘气鼓鼓说道。

“怎么商量?你能同意吗?还不如先斩后奏。”

“无语了我,你怎么...我本来想给我爸省点钱的,现在..之前骗他我已经很内疚了,现在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骗我爸钱不好好学习,在这谈情说爱。”小淘越说越觉得内疚。

冷若一轻笑道:“说的好像我多耽误你似的,我教给你的远比学校那些有用多了。”

小淘不想承认但也没法否认,只得“切”了一声,白了冷若一一眼。

冷若一走近小淘,身体前倾,小淘被逼迫着身体向后靠,冷若一声音低磁说道:“你那是什么眼神?”

小淘不耐烦推开他,说道:“哎呀,我没心情和你闹,我要想想怎么和我爸要学费。”

冷若一呵呵笑了两声,手插裤兜,往门口走去,

“对了,忘了告诉你,上次的黑客大赛,你好像是第10几名,大概奖金有20多万吧,这几天就会发下来。”

小淘不敢相信的问:“什么?真的假的?这么多?”

冷若一没有转过身,侧着脸说:“很多吗?你应该是最少的。”

小淘被噎了下:“切~那谁最多?”

冷若一一副理所应当的口气:“涂灵啊。”

又是涂灵,小淘嘟着嘴问道:“他得了多少?”

“500”说完,冷若一就走了。

“500万!?”小淘惊呆了伸出五指,不敢相信的重复着“500万!这么多,天啊,这比奖学金多多了...”

接下来几天,小淘就是在家里养眼睛,一天晚饭,冷若一说道:“你暑假怎么过?去哪?”

“回家啊。”小淘不以为然的说着。

“舍得我嘛~”冷若一一脸暧昧,语气甜腻~

小淘听了浑身一激灵:“神啊,你还是用至高无上,冷冰冰的语气和我说话吧~”

冷若一一边嘴角上勾,摇头轻笑道:“还是个抖M~”

“你说什么?”小淘没听清,问道。

冷若一没抬头,继续切着盘中的牛排,说道:“没什么,你无聊时收拾下行李,下周六和我出国。”

“啊?”

“啊什么~”

“什么出国啊?去哪啊?”

“圣托里尼。”

“啊?去那干嘛?”

“度假。”

“度假?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我没有护照”

“办好了”

“....就我们两个吗?”

“不然你还想谁去?”

“....去多久啊?”

“整个暑假”

“....你怎么之前都没和我说过?”

“为什么要和你说?”

小淘无语,这人怎么这么霸道,还霸道的理直气壮,理所应当。

“那你既然早都弄好了,刚还问我暑假怎么过干嘛!怎么过你不都安排好了嘛!”小淘气鼓鼓说道。

冷若一抬眼,给了小淘一个暗黑的笑容,眼神里满是一切尽在掌控中的得意,说道:“假民主一下~”

小淘这个矛盾体,心里明明对这种提线玩偶般的对待莫名兴奋,表面却要硬撑出一副很不服气很不满的样子,于是,她不受控制的用力踢了冷若一一脚。

“你敢踢我?!”冷若一不敢相信的瞪着小淘。

小淘硬着头皮道:“怎样?就踢你。”

“好,好”说着,冷若一把手里的刀叉往桌上一扔,起身扛起小淘,往房间走。

“你干嘛?!放我下来!”

冷若一把小淘丢到床上,像卷饼一样,用长毛毯,把小淘卷了起来,只留个脑袋在外面,然后冷若一用皮带把毛毯扎牢,然后又扛着小淘来到客厅,把卷成饼的小淘丢在地上。

“冷若一!你想热死我啊!放开我!”

冷若一蹲下,看着像只蠕虫一样扭动的小淘,笑道:“谁让你脚不老实,放心,我会把空调调低的,不会热死你。”说完,站起身往房间走。

小淘被裹在毯子里,站不起来,也出不来,在地上不停的折腾,看着冷若一渐渐走远的背影喊道:“放开我啊,你回来...”

小淘淘从沙发上跳下来,走到小淘面前,睁着大眼睛,用冰凉的鼻尖闻着小淘,小B也过来看热闹,小淘看见小B仿佛看到了希望般:“小B,快帮姐姐把皮带解开,就...“

“不准帮她!”小淘正准备诱导小B,远处就传来冷若一的命令...

小B欢快的回答到:“好的哥哥!”

小淘无比绝望...小淘淘还添乱,蹲在了她身上,直勾勾盯着她...

后面,小淘像条虫子一样,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咕涌到了冷若一门口,哀求到: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放开我吧,求你了。”

冷若一一脸满意的笑,走过来,抱起“卷饼”,放在床上,自己侧卧在旁边,说道:

“叫声好听的。”

“师父,大神~求你了。”

“不好听,换一个。”

“换什么啊?”

“自己想。”

“...哥哥,帅哥,好哥哥。”

“不好~”

“还不好?那叫什么啊?”

冷若一贴近,呼出的气扑在小淘的耳朵上,小淘浑身像过了电,冷若一低声说道:“叫~老公~”

小淘立马出汗了,脸烧的红扑扑的,难为情道:“什么啊~为什么叫这个?你又不是我..”

冷若一温柔的看着她,说道:“我早晚会是你老公的~”

小淘红着脸脸,不说话,不敢和冷若一对视。

“乖,叫声老公,就放你出来。”

“....“

第4章 入学

2022-06-24

第5章 拜师

2022-06-24

第6章 涂灵

2022-06-24

第10章 中毒

2022-06-24

书评(200)

我要评论
  • 但我不&想一辈

    “正是因为我的前半辈子都是在享受你们的付出,你们给买的房子给找的朝九晚五的工作,我很感激,但我不想一辈子都这样享受别人的成果,我也想我的下半辈子成为一个可以去付出去给予的人。”

  • 让您操&有成了

    “爸,我知道这么多年没少让您操心,也没让您享到什么福,以后我有成了我会孝敬您的,这次您是拦不住的,我去定了,新北的房子已经卖了.....”

  • &小淘,

    这显然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因为此时正接受,这位年过六旬倔老头的怒火凌迟的并不是莫小淘,而是她的爸爸。

  • 爷顺气&。爸爸

    小淘也很是惊讶,瞪圆眼睛看着爸爸,一边赶紧用手抚顺爷爷的前胸,帮爷爷顺气。爸爸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