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天的的,冷若一抱着小淘挂在脖子上,他怕小淘热,就去冷饮摊给小淘买了一个冰淇淋。小淘趴在冷若一肩膀上高兴的吃着~冷若一表面但是波澜不惊了,但心中但是火烧般恼火。他不能够选择接受别人心存图谋不轨的逼近小淘,小淘是他一个人的;并且,更让他懊悔的是,妈的,这个冷若一表面虽然平静了,但心中还是火烧般气愤。他不能接受别人心怀不轨的接近小淘,小淘是他一个人的;而且,更让他懊恼的是,妈的,这个情敌还是个小屁孩!打不得骂不得,还总阴魂不散!他无语自己竟然要和一个小屁孩争风吃醋!。...

大夏天的,冷若一抱着小淘挂在脖子上,他怕小淘热,就去冷饮摊给小淘买了一个冰淇淋。小淘趴在冷若一肩膀上开心的吃着~

冷若一表面虽然平静了,但心中还是火烧般气愤。他不能接受别人心怀不轨的接近小淘,小淘是他一个人的;而且,更让他懊恼的是,妈的,这个情敌还是个小屁孩!打不得骂不得,还总阴魂不散!他无语自己竟然要和一个小屁孩争风吃醋!

越想越气时,忽然,感觉肩头凉凉的~

“哎呀,不好意思~”小淘撒娇的说,然后低头舔了下冷若一肩头的衣服。

原来,小淘吃着冰淇淋,不小心滴到了冷若一衣服上,她一只胳膊抱着冷若一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拿着冰淇淋,所以没有手去擦,就低头去舔那滴融化的奶霜,又给吃了~

冷若一的心微微颤了下,喉结微动~

刚刚气到自己沦落到和一个小屁孩争风吃醋,可转念一想,自己怀里抱着的这块心头肉,不也是个年龄不大的小屁孩吗~或许世上的事就像韩冥说的,没什么是年龄可以阻挡的~想到这里,冷若一不禁讽刺的笑了笑,嘲讽自己竟然这么快被情敌洗脑了~

想通之后,冷若一心情好了些,拍了下小淘的背,温柔的说:“你想不想看我打枪?”

小淘:“嗯?这边可以打枪吗?”

冷若一:“嗯,前面有个军事步枪体验营。”

小淘虽然对枪,炮啊什么的没什么兴趣,但刚冷若一陪自己玩了自己喜欢的,现在她也要陪他~“嗯!好的!”小淘满脸很期待的样子。

冷若一开心的抱着小淘,加快步伐往体验营走~他想通过这种纯男人的,有力量的方式,找回自己高高在上的崇高形象,跟个小屁孩争风吃醋,推推桑桑的画面,他想想就觉得娘炮。

来到步枪体验营,前台老板,一个满脸大胡子,胸肌很壮实,手臂上纹着红色大花的高大男人,还有几个穿着一身黑的壮实男子,屋里到处陈列着各种款式的步枪,静静的放在那,散发着慑人的威力,看着像黑帮一样~

冷若一换好迷彩服出来,戴着头盔,护目镜,隔音耳罩,小淘心道:“他真的是怎样都好看~”其实,之前那次在赌场门口的打斗,小淘就想过冷若一是不是练过武术之类的,现在这样看上去,还真是一副训练过的大兵哥的样子~

冷若一和老板要了一把德国制造的HK433,枪管14.5英寸的,冷若一单手提着枪进了射击场~嫩绿的草坪上,立着一排排靶子,距离冷若一的射击区大约4.5百米的样子。小淘站在安全区内看着冷若一英姿飒爽的侧身~心旷神怡。

冷若一右手扣扳机,左手扶住枪托底板,身子微向右压,右脸压在贴腮板处,右眼瞄着瞄准具,然后冷若一飞了小淘一眼,小淘看见后,下意识捂住耳朵~第一枪,击穿风的屏障,直中靶心。并没有什么很大声响,小淘慢慢放下手,工作人员看着她笑笑,仿佛是在说:傻子,有消音器~

冷若一开始不满足于打直线靶,他开始射击左右的靶子,小淘不明觉厉的看着,不住“哇”赞叹着拍手,工作人员也很捧场跟着叫好~

“姐姐,你喜欢这个?”

小淘闻声转头一看,是韩冥...(阴魂不散)

小淘:“呃~还好,感觉打枪很厉害的样子。”

韩冥笑容灿烂:“那给你看看更厉害的。”

小淘还没明白他什么意思,就看见,韩冥跑到他爸爸身边说了什么,他爸爸就去和老板商量着什么,起初老板脸色不悦,后面韩冥爸爸给他塞了一叠欧元,老板就点了点头~

然后,韩冥的爸爸回到韩冥身边,小淘看到韩冥爸爸从韩冥妈妈那白色镶钻的鳄鱼皮包包里拿出一把手枪!

小淘心想:“这..应该是小孩子的玩具枪吧~”

然后,就看见韩冥满脸纯真稚嫩的笑容,拿着那把通身泛着冷光的手枪,走进了射击场。

小淘有点心慌,不知道韩冥要干什么。

这边本来想炫技的冷若一早就发现了小淘刚刚的注意力没在自己身上,已经对着靶子发泄了一阵,现在看见那个小屁孩进来了,就站着自己临近的射击位置上。

韩冥笑容轻蔑,缓缓举起那把像玩具一样小巧,但材质一看就很精良的小手枪,瞄准前面靶心,“嘭”一枪击中靶心~

小淘大惊,心道:“天啊,竟然是真枪!”她想到刚刚韩冥被冷若一推倒大哭,引来了他的父母,他们身上竟然带着枪!真是想想都后怕,太危险了。

冷若一哼笑了一声,对着韩冥的靶子开始不停射击,似乎想要击穿那个靶心,让韩冥无处可打~

韩冥微笑轻声道:“上勾了~”然后对着冷若一一副委屈样大声道:“哥哥,你欺负我~”

冷若一得意的抽动下嘴角,并没有停下来,继续射击韩冥的靶子。

只见韩冥笑容越发诡异,兴奋的绽开,他双手握住枪,突然,微调方向,瞄准冷若一射出的子弹“嘭嘭嘭”连发数枪...

冷若一的子弹全被韩冥击中,偏离方向,或脱靶,或没章法的打在其他靶子上~

冷若一愣住,猛然转头看向韩冥,一脸的不可置信。

韩冥笑容如樱花般烂漫说道:“哥哥,我觉得姐姐应该会认为我比较厉害,你觉得哪?”

冷若一脸色阴沉,手筋凸起,他真想把这个不知道是个什么鬼的烦人精绑到靶子上,射穿他!

冷若一克制,他重新瞄靶,这次他准备射击距离韩冥最远的靶子,毕竟步枪的初速要比手枪快的多,他不信这个小兔崽子,还能追上他的子弹!

韩冥看出了冷若一瞄准的方向,他用白嫩的小手在枪堂处转了下,像是调整了什么,然后几乎和冷若一同时开枪。

冷若一的10几发子弹还是被一一打落...

冷若一有种想折断手中HK433的冲动,他一脚踢翻立在两人中间的隔板,爆了粗口,平时淡定自若,冷静自持的冷若一被一个小孩逼的飙脏话,还是在他心爱的人面前!原本想着挽回光辉形象的计划不仅全给毁了,还凸显了情敌的形象,当了垫脚石!

冷若一手持HK433垂下,转身怒视韩冥。

韩冥微笑转身也面对冷若一,两个有着最萌身高差的男人之间,战火一触即发。

韩冥微笑着~

突然,他快速抬起手臂,拿着枪对准冷若一的头!

第4章 入学

2022-06-24

第5章 拜师

2022-06-24

第6章 涂灵

2022-06-24

第10章 中毒

2022-06-24

书评(329)

我要评论
  • 这显然&不是莫

    这显然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因为此时正接受,这位年过六旬倔老头的怒火凌迟的并不是莫小淘,而是她的爸爸。

  • 嗽,爸&爷又要

    “你..你!”爷爷已经气的说不出话,一直咳嗽,爸爸吓得缩了下脖子,以为爷爷又要丢东西过来,见并没有,继续说:

  • 没让您&以后我

    “爸,我知道这么多年没少让您操心,也没让您享到什么福,以后我有成了我会孝敬您的,这次您是拦不住的,我去定了,新北的房子已经卖了.....”

  • 你要追&”

    “况且你卖的房子我也有一份啊,你要追你的梦想,我也要追我的梦想啊。”

  • 见爷爷&出去,

    就是这3 个字打破了刚维持了不到2分钟的宁静,只见爷爷一抬腿,把拖鞋飞了出去,打在爸爸头上,用仅剩的力气咆哮道:

  • 爽道:&缸丢了

    伴随这声年迈气喘,力不从心的吼叫,一个玻璃烟灰缸重重摔在地上,嗙一声紧接着哗啦啦碎了一地,莫小淘心里暗爽道:“摔的好,爷爷总是抽烟,怎么劝也不听,早就想把那个烟灰缸丢了。”

  • 口大口&好爷爷

    说完这句,爷爷再无力支撑,瘫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爸爸猫起身子准备撤,冲小淘使了个眼色,示意道:“照顾好爷爷奶奶。”小淘立刻心领神会,用眉梢回答道:“明白,放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