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在沙发上睡了一夜,都有些受凉,第二天下午,学校食堂里,二人相继打了几个喷嚏,对面的涂灵重新审视着他们,邪魅一笑,地说:“呵,一同感冒发烧了~互相被传染的?睡一同了?”小淘慌道:“也没。”冷若一貌似一副无简言之的样子。涂灵给了小淘一个白眼,用力把筷子涂灵给了小淘一个白眼,用力把筷子戳进饭里,不吃了。。...

二人在沙发上睡了一夜,都有些着凉,第二天中午,学校食堂里,二人先后打了几个喷嚏,对面的涂灵审视着他们,邪魅一笑,说道:

“呵,一起感冒了~相互传染的?睡一起了?”

小淘慌道:“没有。”冷若一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涂灵给了小淘一个白眼,用力把筷子戳进饭里,不吃了。

“那个虐杀动物的网站,我攻破了。”涂灵得意的看着冷若一说道。

冷若一眼睛一亮,说道:“厉害,创建者什么来历?”

小淘也不吃了,认真的听涂灵说。

“创建者XXX. 27岁,男,名洞大学网络信息专业,毕业后频繁更换工作,两年前创建了这个网站,网站对用户的个人信息都进行了加密,第三方很难获得用户信息,这就给那帮人提供了保护措施,才会有那么多人肆无忌惮的注册。”

“多少人?”小淘打断,问道。

“40万。”涂灵显然不想搭理小淘,所以冷若一回答道。

“40万?!为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要看这种残忍变态的视频?”小淘无法理解。

“呵,有些人就是有这个需求,难道和你一样看hello kitty啊?”涂灵故意挤兑小淘道。

“我也没看hello kitty~”小淘嘟囔着。

冷若一用筷子敲了敲涂灵的托盘。

涂灵痞里痞气的继续说:“这种人就是黑客中的垃圾,没本事和顶尖黑客对决,就想办法在这种阴沟里赚钱,真是坏了我们黑客的名声~你们小区那个就是一个普通的无业游民,那些给隐藏IP地址,洗监控视频的技术都是网站创建者有偿提供的。”

“有偿?”冷若一看了看涂灵。

“对的,创建者会挑选一些目标人群,给他们发送钓鱼链接,内容大概就是可以赚钱之类的,一些人上钩后,就会指导那些人怎么做,接下来那些人怕被抓到,就会向创建者寻求帮助。

创建者就会把那些黑客技术高价卖给他们,花了钱的这些人自然会更加倍的抓小动物,然后虐杀上传视频,赚钱来覆盖成本。而那些视频,创建者又会明码标价的卖给其他用户,呵,真是一石二鸟~”

“真是太过分了!”小淘气得想摔盘子。

涂灵不屑的哼了一声,瞟了一眼她,接着说:“冷~接下来怎么做?”

冷若一波澜不惊,语气沉稳道:“你没暴漏痕迹吧?”

涂灵笑道:“怎么可能,我又不是3岁小孩。”

冷若一道:“那就好~以记者名义向警方举报吧,就说无意中发现的违法网站。然后,先让警方查两天,再把创建者的信息匿名发给警方。”

涂灵一脸很受教的样子,欢快的答了个:“好咧。”

“还有,创建人落网之后,那40万用户的个人信息也全部散布出去,最好附上人脸照片。”

涂灵听到这里眼睛都放光了,趁冷若一不注意,伸手撩了下冷若一的下巴,宠溺的笑道:“你这够狠够绝的样,最对我的胃口了。”

冷若一躲开他的调戏,冷冷说了句:“别闹。”

小淘看着面无表情,依然淡定吃饭的冷若一,那种超出了他那个年龄该有的深沉,小淘忽然觉得他好陌生,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少自己没见过的一面?就像平静的海面下,有迷人的景色,可爱的小鱼,但也藏着火山,冰川,巨兽...

那边,涂灵的腻歪打断了小淘的沉思:

“还要附上照片啊~工作量好大啊~办成之后你怎么奖励我?”

冷若一呵笑道:“维护社会秩安是你应该做的,要什么奖励。”

涂灵一脸玩世不恭的样子道:“保家卫国这种大业还是交给冷大公子吧~我只要你平安。”

小淘在一旁也插不上话,忽然有种自己是多余的“第三者”的感觉。有点尴尬,又有点失落,默默说了句:“我吃好了,我先去图书馆了。”起身要走。

冷若一忙说道:“我和你一起吧~”

涂灵一把按住冷若一的手,急道:“你有事就找我,用完了就要走,你当我是钟无艳啊?!我这么帅,怎么也应该是夏迎春啊,不准走。”

小淘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心道:“没见过一个大男的上赶着把自己比喻成宠妾的,出息~。”表面却是谦让道:“不了,我约了力力一起。”

“他还敢和你一起?”冷若一脱口而出。

小淘顿时眼睛一瞪,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些天力力总躲着她,原来是!她有点生气的看着冷若一赌气道:“我一个人去学习,不需要任何人陪,行了吧!哼!”说完转身倔哒倔哒的走了。

小淘一股脑儿走到图书馆,开始上网课。看着看着,脑海里不断重复播放冷若一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虽说冷若一的霸道让她有点不舒服,但心里却也有种莫名的喜悦,小淘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受虐倾向~想到这里,她猛得摇摇头,强迫自己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网课上。

忽然,电话响了,是爸爸打来的。小淘来到走廊接听了电话:

“小淘!你现在到底住哪里呢?你表姑给我来电话,说你没住她那,还说看到你去她家小区的一个男生家里,怎么回事!”电话那边,爸爸的口气十分严厉。

小淘心知这一天早晚会来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昨天她刚被冷若一从宿舍揪回去...她支支吾吾道:“我在宿舍住的,那天是老师安排去同学家做作业。”

淘爸那边咆哮道:“做作业不会在学校嘛?要跑到家里去?”

小淘不知道该怎么编:“呃,不是的..”

淘爸打断道:“行了,我不想听你说,让你们辅导员给我打电话,我刚给他办公室去电话,没人接,你去找他,让他给我回电话。”说完,淘爸没给小淘说话的机会就挂了电话。

小淘急得原地直跺脚,不知道该怎么办,爸爸如果和辅导员通了电话,那肯定会知道她没有住学校,但现在就算和爸爸说实话,然后搬出去,冷若一也不会让她走啊~她急得手心出汗,看了眼手机,决定先给冷若一打个电话~

“怎么了?想我了?要我来陪你嘛?”

“....嗯,我爸爸给我来电话了...我表姑告诉他了....”

第4章 入学

2022-06-24

第5章 拜师

2022-06-24

第6章 涂灵

2022-06-24

第10章 中毒

2022-06-24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吓得我&晨了。

    “现在不跑,只怕你爷爷过几天会把我锁起来。还让我退票,吓得我下午就把机票改签提前到凌晨了。”

  • &的产生

    听爸爸说完这话,屋里静了下来,小淘心中对爸爸由衷的产生了敬佩之情,不自觉说了句:

  • 有毕业&见过这

    “打住,再好我们也读不起,而且我听说那个鬼学校没有毕业一说,可以一直读,我卖房子的钱都不够你读两年的,而且连个毕业证也不发,没见过这样的学校。”

  • 抱抱妈&妈做道

    小淘自知多说无益,抱抱妈妈做道别,便拿着银行卡开心的撅着小嘴回屋睡觉了。

  • 说罢,&咽道:

    说罢,便把头一低,像是在等待审判,一旁小淘奶奶哽咽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