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里的这晚上,小淘都忧心忡忡忡忡,忆起人们议论纷纷的画面,她就犯反胃,连饭也不想吃。学生会上,冷若一可以看出小淘闷闷不乐,心知是因为早晨的事情。会议结束,其他成员们都陆陆续续拾掇好自己的物品离开了,小淘本是坐在会议桌最里面的,再再加心里有什么事,动作就很迟滞,所会后,其他成员们都陆续收拾好自己的物品离开,小淘本是坐在会议桌最里面的,再加上心里有事,动作就比较迟缓,所以直到师兄们都走光了,她才起身朝门口走去,像丢了魂一样,刚走到长桌主位,就被依然坐着的冷若一拉住,拽进了怀里,坐在了腿上,小淘这才回魂,惊慌道:。...

学校里的这一天,小淘都忧心忡忡,想起人们议论的画面,她就犯恶心,连饭也不想吃。学生会上,冷若一看出小淘闷闷不乐,心知是因为早上的事情。

会后,其他成员们都陆续收拾好自己的物品离开,小淘本是坐在会议桌最里面的,再加上心里有事,动作就比较迟缓,所以直到师兄们都走光了,她才起身朝门口走去,像丢了魂一样,刚走到长桌主位,就被依然坐着的冷若一拉住,拽进了怀里,坐在了腿上,小淘这才回魂,惊慌道:

“干什么?被人看到。”

冷若一手臂压在小淘身上,不让她起来,轻笑道:“看到又怎样,学校又没规定不能抱女同学。”

小淘无语,害羞的挣扎着要起来,冷若一猛的双臂用力,将小淘抱得更紧,牢牢贴在胸膛,意思是告诉她别乱动~小淘浑身烧的厉害,心不停乱跳,停顿片刻,冷若一低声说道:

“别想了,我会处理的。”

小淘抬头看他,感慨冷若一竟如此了解她的心思,柔声问道:

“怎么处理?”

“总之,交给我,你不要自己乱弄,别凶手没找到,还暴漏了自己的IP,惹来麻烦,我可不想再挨刀子~”冷若一说道。

小淘有些内疚的低声道:“好~”

冷若一见小淘这么乖,很是疼惜的捏捏她的小脸,说道:“这凶手既然懂洗监控,肯定也会隐藏IP,看来还是个行家,我要找涂灵研究下看有什么办法突破。”

“涂灵~”小淘小声道。

“怎么?担心我被吃豆腐?”冷若一坏笑道。

小淘不屑的切了一声,转过脸,心想:“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你也挺享受的。”

冷若一看见小淘害羞,似乎更来了兴致,就越发的胡说八道起来,低头对着小淘耳朵,用听着让人心发痒的声音道:

“就因为你总不吃我,所以我才要找涂灵,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小淘听了,心头一杆小火噌得烧上大脑,趁冷若一在那发浪一时疏忽,便给了冷若一胸口重重一拳,冷若一被小淘这个举动搞懵了,他万万没想到小淘是这个反应,这要是换做涂灵,看到如此撩人的冷若一,还不立马将他扑倒。小淘趁着冷若一懵逼之际,起身跑了,跑到门口,回头说了句:

“谁要吃你这种老豆腐!我喜欢嫩的!”

这话也就是小淘这种种子选手有资格说,仗着自己比冷若一小5岁~换做其他人,谁看见冷若一不跟看见了水灵灵的小嫩芽一样眼馋~“哼”了一声后,小淘以胜利者的姿态走了...

虽说,说冷若一“老豆腐”只是小淘撑的一时口舌之快,但接下来的日子里,小淘几乎很难约到力力,就算偶尔图书馆遇到,力力也立马掉头就走,毕竟,放眼小淘身边的异性,比冷若一年龄小的也就是郑力力,所以,这个无辜躺枪的小男生,应该是被某种小淘看不到的恶势力给“迫害”了~

一天周六,冷若一去找涂灵商量对策,小淘自己在家,临走前,冷若一告诉小淘,等下宠物防预站的人会在社区中心,给小区里的宠物打疫苗,让小淘带小淘淘去打针。

小淘抱着小淘淘来到社区中心,里面很多猫猫狗狗在排队打针,小淘是最怕疼最怕打针的,不由得紧张起来,抚摸着小淘淘安慰它,小淘淘则是一幅见过大世面的傲娇脸,不以为然~

顺利给小淘淘打完针后,医生嘱咐先在附近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再回家。小淘把小淘淘放在地上,自己坐在一边,看着小淘淘生龙活虎的捉着落叶玩,心里便放心了许多~这时,冷若一来电话,小淘汇报了下打针工作,随后冷若一告诉了她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

他和涂灵追踪到了凶手的网络痕迹,并发现,凶手经常会登录一个国外网站,怕小淘害怕,冷若一只说那个网站是一个虐待动物的网站,里面有很多相关视频。

他怀疑凶手杀小动物是在给那个网站上传视频,凶手在隐藏IP上下了很多功夫,指令代码都是用特定含义的图标编成,所以他和涂灵还没破译出来~小淘像听恐怖故事一样紧张害怕,更恐怖的是这犯罪行为就在她住的小区!后面,冷若一安抚了一会小淘,说等下就回来陪她,然后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产生了幻觉,小淘听到草丛里有声音,周身汗毛都立了起来,吓得赶紧跑回了家,等冷若一回来。

小淘上了会网课,觉得脖子酸,起身去客厅溜达,来到客厅,看到小B正在悠哉的充着电,小B脚边是小淘淘的逗猫棒,小淘看着逗猫棒,眼睛定格了,猛然!小淘仿佛心脏被人用力拧了一下,她慌张道:“小淘淘呐?”

小淘抓狂的满屋寻找叫着“小淘淘”,可都不见它出来,小淘急得眼泪在眼框里打转,她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她开始回忆带小淘淘打针的整个过程,最后,她终于想起来,她根本没有抱小淘淘回来!她是自己跑回来的!

此时,小淘的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流出来,她拿过手机,手在不停的抖,拨打冷若一电话,这时铃声恰巧在门外响起,小淘忙跑过去,抢先一步打开门。

冷若一看到泪流满面,惊慌失措的小淘,立马神情紧张的扶助她问道:“怎么了?”

小淘哽咽道:“我..我刚打完针,忘记了,小淘淘不见了...”小淘泣不成声,语无伦次。

冷若一听了,顿时瞳孔放大,不敢相信,快步进屋巡视一遍,发现果真不见小淘淘。

小淘边抽泣边跟在他身后不停说着“对不起”

冷若一忽然转身,用力抓住小淘的胳膊,像是极力在克制愤怒的问道:“在哪不见的!”

“在,在社区中心门口。”小淘哭。

冷若一很是抓狂,随手将电脑包扔在书房的地上,小淘被吓了一跳,哭着说着“对不起”。

冷若一终于爆发回头对小淘怒吼道:“打个针你都能把猫弄丢,你不长脑子,难道也不长心吗!”

然后,冷若一随手把书房门重重摔上,把小淘关在门外,小淘从来没见过如此愤怒的冷若一,心里是内疚,害怕,不敢置信,还有一丝生气,气他为了一只猫对自己发这么大火。小淘站在门外不停的哭,门内传来冷若一报警的声音....

第4章 入学

2022-06-24

第5章 拜师

2022-06-24

第6章 涂灵

2022-06-24

第10章 中毒

2022-06-24

书评(364)

我要评论
  • ,你要&是不答

    小淘紧忙道:“我也是去读正经学校啊。再说了,你要是不答应我,你觉得你能安静的走出这屋吗?”

  • 事大的&的爸爸

    这显然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因为此时正接受,这位年过六旬倔老头的怒火凌迟的并不是莫小淘,而是她的爸爸。

  • 器人的&,还有

    “什么鬼学校,人家可是全球唯一一所专注高科技培养的学校,现在市面上各种机器人的软硬件都是这个学校的专利,还有....”

  • 只怕你&把我锁

    “现在不跑,只怕你爷爷过几天会把我锁起来。还让我退票,吓得我下午就把机票改签提前到凌晨了。”

  • “这个&”

    “这个鬼精灵,早就盘算好了,就让她去吧,你们父女俩都是想一出是一出,拦不住的。”

  • 力不从&心的吼

    伴随这声年迈气喘,力不从心的吼叫,一个玻璃烟灰缸重重摔在地上,嗙一声紧接着哗啦啦碎了一地,莫小淘心里暗爽道:“摔的好,爷爷总是抽烟,怎么劝也不听,早就想把那个烟灰缸丢了。”

  • 便把头&奶奶哽

    说罢,便把头一低,像是在等待审判,一旁小淘奶奶哽咽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