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认真洗簌好的小淘坐立不安,胡思乱想,忽低下头看见自己睡裤上一个个的hello kitty,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站站起身窜到衣柜前,再打开柜门,翻涌了一会,唉声叹气,自言自语道:“哎~我怎么都也没一条很好看的衣服呀...”小淘揪扯着衣柜里望着然后,又梳了好久头发,把头发梳的都快起电了,又对着镜子做了好几个不同的笑脸...折腾到了10点,小淘嘀咕道:。...

房间里,认真洗漱好的小淘坐立不安,胡思乱想,忽低头看到自己睡裤上一个个的hello kitty,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站起身窜到衣柜前,打开柜门,翻腾了一会,唉声叹气,自言自语道:

“哎~我怎么都没有一条好看的衣服呀...”小淘揪扯着衣柜里看着都很中性的衣服,不满的关上柜门。

然后,又梳了好久头发,把头发梳的都快起电了,又对着镜子做了好几个不同的笑脸...折腾到了10点,小淘嘀咕道:

“他怎么还没来?”话说,小淘嘴上说着不要和冷若一睡,但心里却是很期待,这会儿又不好意思自己过去,还以为冷若一说的那么斩钉截铁,会过来抓她,便认真准备了一番~可现在都10点了也不见人来,小淘心想:“该不会是睡着了吧?”小淘此时是想去又不好意思,想冷若一来找她,可对方又不来,纠结了一会,最后小淘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对,去问问他伤口怎么样了,嗯对!毕竟是为我挡的,我应该关心一下的!”给自己壮了胆之后,便出了门,蹑手蹑脚的往冷若一房间走,走到门口,看见门是半开的,便小心翼翼走了进去,冷若一正靠在床上看着一本书,看见小淘在门口,

一张看不出任何情绪的脸冷冷问道:“有事吗?”

小淘被这话噎得差点背过气去,脸上有些烧,撅着嘴埋怨道:“不是你叫我来的嘛~”刚说完,小淘就恨不得掐死自己,不是应该说伤口怎么样了嘛,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

“哦,我忘了~”冷若一若无其事道。

“忘了!你!意思是一直是我自己在惦记了!”小淘内心在咆哮,脸憋得通红,气得说不出话。

随即,冷若一把书放到一旁,张开双臂,笑着说:“过来吧~”

小淘看着笑容温暖,对着自己做拥抱姿势的冷若一,想过去又害羞,想走,脚却不肯动~内心无比挣扎。原地扭捏了10几秒,最后决定走!刚转身要走,冷若一命令道:

“回来!”

小淘看了他一眼。

“过来帮我换药。”冷若一紧接着说。

小淘这才有了台阶,装作并不是很情愿的样子走了过来~小淘小心的撕下冷若一手臂上的纱布,又换了一块新的,伤口愈合的很好,小淘看着比自己还要白嫩的手臂,心神荡漾~

“我习惯了被生扑。”冷若一突然开口道。

“啊?”小淘不明其意,瞪大眼睛看着他。

“所以,你要主动一点...”冷若一似有话外之意道。

小淘无语~冷若一这意思就是好比一只猫被投喂久了,就丧失了自己觅食的能力,所以要主动喂它~

小淘心里却是有个疑问:“习惯了谁的生扑?涂灵?”

关灯,两人躺在床上,这次冷若一并没有搂着小淘,而是躺在一边,给小淘留了很大一块可以自由发挥的地方,任凭她是横着大字睡还是竖着大字睡~可小淘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不停的翻身,怎么躺都不舒服。小淘在一个背对冷若一的姿势躺了一会后,又准备要翻身换姿势,忽得肩膀碰到了冷若一的胸口,冷若一已不知什么时候靠了过来,侧身,手托着头,躺在小淘身边...小淘吓了一跳,抓紧被子往上提,头缩进被子里,露出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紧张道:

“你干嘛?”

冷若一笑道:“是我问你干嘛吧~翻来覆去的,你睡不着啊?”

“....嗯,可能是换床了不习惯。”小淘回答。

“认床?”冷若一道。

“嗯嗯”小淘猛点头。

“那酒店时怎么睡那么快?”冷若一一针见血。

小淘嗯额支支吾吾,编不出来什么。

“是要我抱着你睡吗?”冷若一语气温柔道。

“........”

“不了!”小淘害羞的忙转身,背对冷若一。

然后,就感觉后背暖暖的,冷若一从后面抱着她,轻声说了句:

“睡吧~”

第二天早上,二人一起上学,刚到楼下,就觉得小区里乱糟糟的,转个弯,看到有警车停在那里,有很多人围在那里,还有人在哭。小淘很是诧异。二人走近一看,竟然是表姑,表姐,还有一对夫妻,妻子也在哭~人群中议论着:

“哎呦,真是残忍啊,现在怎么什么人都有。”

“这种人就是心里变态,找宣泄口。”

“这个月都发现3个了,皮都给剥了,眼珠都挖出来了,真不是人。”

....

听到这里,小淘毛骨悚然,她挤进人群,拉住表姑表姐问道: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表姑看到小淘先是一怔,停住哭声,说了句:“你怎么在这?”小淘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被抓包了,这次还是早上...

随即表姑又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那小狗死了,死的好惨啊,是谁啊,这么丧尽天良啊...“

原来,近一个月,小区里已经出现了好几起宠物丢失事件,并且丢失没几天后,竟然在失主家楼下的花坛里发现被残忍虐杀的宠物尸体,变态凶手似乎为了让失主认出那是自己家的宠物,还故意把剥掉的皮毛端正的放在路中间...

小淘从来没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过这种事情,心里很怕,但还是强力压制颤抖的声音对旁边的警察和保安问道:“监控查了吗?”

保安说到:“查了,都查过了,什么都没有。”

一名警察说道:“都别围着了,失主们先和我们去备个案。”

说完,表姑表姐还有那对夫妻上了警车,围观人群议论着散开~冷若一走过来,拍拍小淘的肩膀,轻声道:“走吧。”

小淘还是惊魂未定,她不敢想象人们口中的那个画面,冷若一搂着她的肩膀,轻轻抚慰着。

半晌,小淘抬头看着冷若一问道:“为什么监控里没有?”

“被洗掉了。”冷若一说道。

“洗掉?”

“嗯,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洗掉了,要么是穿了隐形衣,鉴于隐形衣的技术尚在开发,所以排除。”冷若一道。

停顿片刻,冷若一道:“看来凶手是同行...“

第4章 入学

2022-06-24

第5章 拜师

2022-06-24

第6章 涂灵

2022-06-24

第10章 中毒

2022-06-24

书评(242)

我要评论
  • &正经学

    小淘紧忙道:“我也是去读正经学校啊。再说了,你要是不答应我,你觉得你能安静的走出这屋吗?”

  • 爸头上&道:

    就是这3 个字打破了刚维持了不到2分钟的宁静,只见爷爷一抬腿,把拖鞋飞了出去,打在爸爸头上,用仅剩的力气咆哮道:

  • 判,一&咽道:

    说罢,便把头一低,像是在等待审判,一旁小淘奶奶哽咽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