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淘无可奈何,心里想这冷若一前天刚因为自己受了伤,就先不和他犟嘴了,便准时起床洗簌。忽听到有敲敲门声,便觉间有种怕被捉奸在床的未知的恐惧感,谨慎小心的问着:“谁啊?”门外传来很是礼貌地的回答:“您好,您的早餐到了。”“早餐?”谁叫的?”小淘不解的看向冷若一。冷若一“早餐?”谁叫的?”小淘疑惑的看向冷若一。冷若一点头,示意她开门。。...

小淘无奈,想着这冷若一昨天刚因为自己受了伤,就先不和他顶嘴了,便起床洗簌。忽听见有敲门声,便不觉有种怕被捉奸在床的恐惧感,谨慎的问道:“谁啊?”门外传来很是礼貌的回答:“您好,您的早餐到了。”

“早餐?”谁叫的?”小淘疑惑的看向冷若一。冷若一点头,示意她开门。

小淘并不想服务人员进来,便接过早餐托盘,道了声“谢谢”,转身问道:“你什么时候叫的?怎么不下去吃?下面很多种类的,送上来的,很多好吃的都没有...”小淘边往桌边走,边碎碎念,脑子里还在过楼下餐厅的菜式。

冷若一呵笑道:“真能吃。”

小淘打开盖子,简直开心怀了,都是她爱吃的,芝士焗马铃薯,蓝莓乳蛋饼,水果沙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冷若一对小淘的口味就了如指掌了~她开心的吃着~

“你不给我点啊?”靠在床上的冷若一说道。

小淘回头边吃边说:“你又不是腿伤了,自己过来吃啊。”

冷若一笑了笑,没动,刷着手机。过了一会,冷若一说道:“今明两天都叫进来吃,不要出去。”

小淘回头“啊?”了一声,问道:“为什么?”。

冷若一道:“我和涂灵说去其他地方办事...”

小淘无语...心想:“这还搞得真像偷情一样,情敌还是个男的...”小淘接着说:“那你在这好了,我可以出去呀,我还要...”

“不行。”小淘还没说完,冷若一印着“不行”两个字的封条已经飞过来,封住了小淘的嘴~

小淘心想:“算了,看在他受伤的份上。”

就这样,接下来的两天,小淘和冷若一都没出过房门,躲在酒店房间里“偷情”。冷若一一直扮演着生活不能自理,让小淘照顾。晚上还是搂着小淘睡,小淘只能心里祈祷自己别再做噩梦~

两天后,他们要回学校了,谷叔叔带着淘爸淘妈来送小淘,还给她带了两大皮箱特产零食,并嘱咐小淘放假了就过来玩~和谷叔叔,爸妈道别后,小淘他们动身去机场。涂灵并没有发现冷若一受伤,还是一如既往的聊骚撒娇,或对小淘耍横,但小淘并不生气,反倒对涂灵有种负罪感,毕竟她是被宠爱的那个~

回到家,吃完晚饭,由于内疚冷若一受伤,小淘便帮忙收拾。厨房间里,两人并排站在洗水池旁~

“今晚,和我睡吗?”冷若一忽然开口。

小淘闻言,身子一晃,正拿着水龙头冲洗盘子的手一抖,水溅到了冷若一,以冷若一的身高,可想而知是溅到了哪里...裤子上...位置还有点尴尬...

冷若一愣住,小淘斜眼瞄了下不可描述的湿了的地方,吓得丢下手里的东西,说了句:“不了”然后就跑回了房间。

自从袒露心声以后,冷若一就开始明目张胆的挑逗小淘,但却也从来没越矩过。

一天,小淘放学回家,刚进大门口,便看到表姑和保安在说话,神情很焦急,小淘低头想着混过去,不要被表姑发现,谁知~

“小淘?!你来啦~去家里吧,你表姐在家,哎~正哭呐~”表姑看到小淘,还以为她是来奔亲戚的。

小淘想解释,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说自己在冷若一家里?那样爸妈肯定马上就知道自己住在一个男生家里了,还是算了~小淘问道:

“表姐怎么了?”

表姑说:“哎~你表姐一个月前买回来一只小泰迪,今天丢了,这哭的,我在登寻狗启示呐。”说着下巴指指不远处的小区显示屏。小淘看了过去,显示屏上放着一只小狗的照片,下面写着丢失的位置和失主联系方式。表姑边在保安拿着的本子上填信息,边对小淘说:

“小淘啊,你看今天不巧了,表姑没时间做饭招待你了,你表姐都哭一天了...”

“你站在这干嘛?”正说着,身后传来冷若一的声音。

小淘此时好想遁形啊~心里念叨:“别过来别过来...”

可冷若一不仅过来了,还拉着她的小辫子说:“走啊。”

表姑一脸疑惑的看着小淘问道:“这位是?”

小淘紧张的脚趾在鞋里扣地,说道:“额呵呵,这是我同学,我们老师分配我们俩一起做作业的,我是来他家写作业的,等下作完回学校...”也不知道编的通不通,反正慌乱间,小淘就这么说了。

表姑用审视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冷若一。

冷若一呵笑道:“那快走吧,等下作业写不完,你就回不去了。”

小淘感觉头顶一盆冷水灌下,随即被拎着书包提走了,回头对着一脸怀疑的表姑尴尬微笑道:“我先写作业去了,表姑再见。”好在表姑忙着找狗,也没多问。

回到家,冷若一冷冷的问道:“为什么说谎?”

小淘心想:“赶情住在别人家的不是你了。”内心翻了个白眼说道:“要是让我表姑知道我没住学校,而是在你家,她肯定会告诉我爸妈的。”

冷若一无所谓的道:“那又怎样~”

小淘无语,道:“那我爸妈肯定不会让我住一个男生家里啊,肯定会让我搬出的。”

随即,从冷若一手里传来“咔嚓”的声音,小淘看过去,看到冷若一正拿着衣架挂衣服,却不知怎的衣架断了,冷若一把那个衣架丢进垃圾桶里,又重新拿了一个。

小淘接着说:“本来,刚开学时,我爸爸是安排我住在表姑家,可是表姑有难处,我就骗表姑说我在学校办入住了,本想着第二天去学校的,没想到就遇见你了,我爸爸一直以为我住在表姑家,表姑一直以为我在学校住,这如果让他们知道我是住在你家,还不...还不...”

“那你想搬出去吗?”冷若一突然问道。

“我..我..”小淘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

冷若一走近她,缓缓俯下身子,此时,冷若一已经脱去外衣,摘掉领带,解开了衬衫上面两个扣子,现出勾人的锁骨。

淡淡的薄荷香又飘进小淘的鼻子,小淘低着头红着脸不敢作声,冷若一用手抬起小淘的下巴,小淘以为冷若一要亲她,赶紧闭起眼睛,等了几秒,不见动静,便睁开眼睛,看见冷若一温润的眸子正看着她,没得商量也不容质疑的说了句:

“今晚到我房间来~”

说完,冷若一边解手腕的扣子边往里屋走去。小淘缓了几秒,然后追出去,对着冷若一后背喊道:“我不要!和你睡太束缚了!”喊完,怕自己发音不标准引来什么误会,又强调了一遍那个四声音节:“束缚!束缚!束!束!”

第4章 入学

2022-06-24

第5章 拜师

2022-06-24

第6章 涂灵

2022-06-24

第10章 中毒

2022-06-24

书评(213)

我要评论
  • 退票,&把机票

    “现在不跑,只怕你爷爷过几天会把我锁起来。还让我退票,吓得我下午就把机票改签提前到凌晨了。”

  • 可是全&软硬件

    “什么鬼学校,人家可是全球唯一一所专注高科技培养的学校,现在市面上各种机器人的软硬件都是这个学校的专利,还有....”

  • 事大的&心态,

    这显然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因为此时正接受,这位年过六旬倔老头的怒火凌迟的并不是莫小淘,而是她的爸爸。

  • &像是在

    说罢,便把头一低,像是在等待审判,一旁小淘奶奶哽咽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