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在酒店吃中饭晚饭后,涂灵吵着要去游泳,这一次他们一行人是四男一女,小淘虽然还小也没太较为明显的女性特征,思想上也也没过多的男女之分,但她真的是不想看见涂灵和冷若一光着上身在泳池里卿卿我我的画面,就托词要取得联系爸妈,自己回房间了。回房间,小淘拨回到房间,小淘拨通了爸爸电话,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爸爸高兴的笑声:。...

当天,在酒店吃过午饭后,涂灵吵着要去游泳,这次他们一行人是四男一女,小淘虽说还小没有太明显的女性特征,思想上也没有太多的男女之分,但她实在是不想看到涂灵和冷若一光着上身在泳池里打情骂俏的画面,就借口要联系爸妈,自己回房间了。

回到房间,小淘拨通了爸爸电话,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爸爸高兴的笑声:

“哈哈哈,乖女儿,想爸爸啦?”

小淘撇撇嘴道:“没有,就是怕你想我,所以飞过来看看你。”

淘爸忙道:“什么?你来澳都了?逗爸爸的吧?”

小淘挑挑眉道:“逗你干嘛,真的,我现在在澳都的巴黎人酒店。”

淘爸一听这个,急了,忙道:“你在那干嘛?还有别人吗?”

小淘无语,道:“我们学校给我报名了一个比赛,所以过来了,酒店都是活动方安排的,别人都是参赛的,和我没关系。”说完这话,她不知怎的,眼前晃过冷若一的脸。

淘爸还是不放心,谨慎的说道:“来澳都了,就住爸妈这里啊,住什么酒店,你等下,我这就去接你。”

小淘忙阻止道:“艾~别,明天还要比赛,就在酒店附近,有车接我们一起去的,等我比赛完了你再来接我吧。”

淘爸心有不甘的道:“哦~什么比赛,跑这么远?”

小淘道:“黑客大赛。”

淘爸一听,又急了,道:“黑客!你怎么干那个去了!不违法吗?哎呦,真不该送你去念那个鬼学校。”说完,淘爸对着电话旁边的淘妈开始哭天抢地~

小淘无奈,扶额,打断道:“停停,爸,等会,你那是电影看多了,黑客不是你想的那样。”

淘爸道:“那是什么样?”

小淘清清嗓子科普道:“正规的黑客组织都是严守法律法规,有行业守则的,随意侵入别人电脑恶意破坏的那个叫骇客,就你看的那个骇客帝国。我这次参加的比赛是国际大赛,国家网络安全部举办的,是要通过高能的黑客攻击挑战,来完善自身系统的。”

淘爸断片了几秒钟,说道:“...没听懂。”

小淘用头撞了下墙,说道:“就举个例子,你用的那个网银,为了防止有人恶意盗取,银行就要选用非常完善的网络系统,那么怎么完善呐?就是召集一批懂攻击网络的人去不断的攻击它,攻出一个问题就完善一个。”

淘爸似乎懂了点说道:“哦~这样,反正不犯法就行,你可别像爸爸,差点惹上事。”

小淘眉头一紧,道:“啊?你怎么了?惹上什么事了。”

淘爸道:“啊,没事了,没啥事,说来话长,等你完事了,当面和你说。”

小淘犹豫了下说道:“哦好,等我比完赛就给你电话。”

随后,小淘又和妈妈聊了会,便挂了电话。上了会网,有点困,又想着下午如果睡太多,晚上又要睡不着了,怕影响第二天比赛,就准备出去溜达下。溜达到3楼的健身房,小淘便进去随便摆弄了两个器材,谁知道健身房设计的像个迷宫一样,小淘左拐右拐来到了洗浴室,既然来了,就洗了个脸。

然后小淘又沿着一个欧式的长廊走了一会,其实这3楼健身房和2楼的游泳馆是相通的,且为了不让客人有爬楼梯的疲惫感,两层中间是用坡度很平缓的长廊衔接,所以小淘已经不知不觉来了二楼。

她发觉到自己似乎走到了另外一处更衣室的门口,正想着接下来该往哪走。忽然,一阵嬉闹声传来,小淘闻声望去,顿时吓出一身鸡皮疙瘩。只见,光着上身的涂灵抓着同样光着上身的冷若一的手臂,托着他不让他走,两人身上都湿漉漉的,几缕湿哒哒的头发搭在前额,很是出水芙蓉...

小淘一时间惊慌的不知道该走还是打招呼,就愣在那。然后,就看见,涂灵用力拉过不理他的冷若一,把冷若一按在墙上,一条胳膊抵住冷若一的脖子,邪媚的挑逗道:

“不给亲就不让走!”

小淘吓得后退了下,头撞到了墙上的壁画,发出声音,引得冷涂二人都看了过来,冷若一看到小淘,立马一把推开了涂灵,用力有点过了,涂灵后背撞到了墙上,他不可置信又愤怒的看向冷若一,然后又顺着冷若一的目光看向小淘,小淘被涂灵一盯,浑身一颤,心道:

“妈呀,这眼神是要杀了我灭口吗?”

然后尴尬的笑着说:“呵呵呵,我走错了。”

随即沿着刚来的路一溜烟逃走了~跑回房间后没敢再出来,晚饭都是叫到房间里吃的。直到晚上11点多,小淘以为这一天终于可以过去了,明天比完赛就去找爸爸妈妈,正准备睡觉,嗙嗙嗙敲门声,吓得小淘一下坐起来,门外是涂灵的声音:

“莫小淘,开门!开门,你出来!”

小淘虽然害怕,但想到该来的总归躲不掉,而且他这么在门口闹,等下肯定会惹来人,于是便起身开了门。

门一开,涂灵原本扶着门的手臂突然没了支撑,差点跌倒撞到小淘,身旁两名一起来的同学忙拉住他。涂灵一身酒气,红着脸指着小淘,吐字都不清楚的说道:

“你说你,到底哪里冒出来的?啊?你为什么要出现?你一出现,冷~就对我爱答不理的,以前我去哪他都陪我,现在总是拒绝我,好不容易求他陪我去狮城,可刚比完赛,当天就跑去找你了!让我自己回去。”

小淘似乎听明白了什么,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听着涂灵宣泄:

“这次也是,你以为我多希望你来啊?是冷~不肯陪我来!叫上你,他才不放心的跟过来!还有,为了你,他毁了他送我的机器人...”

小淘回想起刚开学时的机器人篮球赛...涂灵越说越激动,他抓住小淘的手臂用力摇晃,质问她为什么出现,一男同学忙拉着涂灵,并对另一名男同学说:

“快去找冷若一。”

那名男同学便跑开了。涂灵已经开始呜呜哭了,虽然涂灵的言语行为经常会让小淘有反胃的感觉,但看见他哭了,这么个大男生在自己面前哭,小淘忽然也有点被他的情绪感染,鼻子酸酸的。

换位思考下,如果是自己喜欢了很多年的男生,一直对自己很好,忽然有天要把那份好分给另外一个人,自己肯定也会要哭要闹的。正想着,冷若一来了,压低嗓音喊了声:

“涂灵。”

涂灵见到冷若一,就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扑过去,然后被冷若一扶着拖走了,走时,冷若一对小淘说:

“你回去。”

呼啦啦的几个人来了又走了,小淘仍愣在门口,低头看到地上有个手机,捡起来一看,手机屏保是涂灵和冷若一的合影,两人笑得都很天真无邪。小淘叹了口气,紧紧握着手机,盯着屏幕上的冷若一看,想到自己还没有一张冷若一的照片...其实,如果刚开学那会,就知道涂灵的情谊这么深,她早就搬出去住了,才不当这个“第三者”,可是~可是现在,她,也喜欢冷若一了,她一点不想搬出去....

发了一会呆,她打算去还手机,来到涂灵房门前,门开着,客厅里没人,小淘便往卧室走去,门半开着,小淘说道:

“我来还手机。”

边说边推开门,霎那间放佛一道闪电劈中,分不清谁抱着谁,反正,冷若一侧身对着门坐在床上,涂灵躺在床上,双臂勾着冷若一脖子,亲着!确实是亲着,嘴对嘴,从小淘这个角度看得真真切切,没有任何借位,错觉!冷若一听到小淘声音,猛的推开涂灵,看向小淘,小淘吓得手机脱手掉在地上,脸唰的一下红了,转身就跑,那一瞬间似乎听到了涂灵说:“不要走..“

跑回房间,小淘的心像要跳出来一样不停的怦怦,跳得小淘十分难受,她忙拿过一瓶纯净水,大口大口的喝,喝太急更难受的想吐,心身都如此难受,竟不自知的哭了...小淘边擦眼泪鼻涕,边骂道:

“冷若一,你就是个大坏蛋,你要么就接受涂灵不要再招惹别人,要么就彻底拒绝涂灵,现在这算什么?男女通吃吗?哼!变态!”

嘴上骂着,心里却想,其实冷若一也没吃过她,最多就是轻轻抱过,她有什么立场骂他哪?涂灵说的那些,搞不好是因为占有欲太强误会了~也许冷若一是喜欢涂灵的,不然怎么会任由他...想到这,小淘又猛摇头,心里及其不想再回想刚刚的画面。哭了一会,哭累了,便不知不觉睡过去了...

第4章 入学

2022-06-24

第5章 拜师

2022-06-24

第6章 涂灵

2022-06-24

第10章 中毒

2022-06-24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自己那&不禁摇

    爸爸看她一副铁了心要去的样子,突然体会到了自己那年迈老父亲的心情,不禁摇头笑了笑。随手拿过钱夹,从里面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小淘道:

  • 也有一&你要追

    “况且你卖的房子我也有一份啊,你要追你的梦想,我也要追我的梦想啊。”

  • 判,一&旁小淘

    说罢,便把头一低,像是在等待审判,一旁小淘奶奶哽咽道:

  • 啦碎了&也不听

    伴随这声年迈气喘,力不从心的吼叫,一个玻璃烟灰缸重重摔在地上,嗙一声紧接着哗啦啦碎了一地,莫小淘心里暗爽道:“摔的好,爷爷总是抽烟,怎么劝也不听,早就想把那个烟灰缸丢了。”

  • 微笑道&:

    小淘蹲下身,拿起一双袜子,假惺惺的卷着,鬼精灵的冲爸爸微笑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