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淘不高兴的离开了后,抱着电脑倔哒倔哒的走到了河边,刚用劲过猛,走得有点儿累了,便在河边蹲下去短暂休息,她望着水中自己的脸,叹了口气~突然间一个石子飞入水中,几颗水珠溅起,击中她的鼻头,她忙像小猫舔爪一样抹抹鼻子,离处传来呵呵呵的笑声。小淘抬起头一看小淘抬头一看,正是涂灵!只见涂灵双手插裤兜,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甚是讨厌,身边还左右各两个跟班,男男女女的朝这边走来。话说,虽然冷涂二人外形气质上不分高下,都是盛世美颜,但不同于冷若一的孤傲,独来独往,涂灵则总是被很多信徒簇拥着,奉若神明。。...

小淘生气的离开后,抱着电脑倔哒倔哒的走到了河边,刚刚用力过猛,走得有点累了,便在河边蹲下来休息,她看着水中自己的脸,叹了口气~忽然一个石子飞入水中,几颗水珠溅起,打中她的鼻头,她忙像小猫舔爪一样擦擦鼻子,不远处传来呵呵呵的笑声。

小淘抬头一看,正是涂灵!只见涂灵双手插裤兜,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甚是讨厌,身边还左右各两个跟班,男男女女的朝这边走来。话说,虽然冷涂二人外形气质上不分高下,都是盛世美颜,但不同于冷若一的孤傲,独来独往,涂灵则总是被很多信徒簇拥着,奉若神明。

小淘本来就蹲着,这个角度看过去,就更显得他们高大,压迫。小淘眼中仿佛看到涂灵从地狱般的烈焰里走出,身边跟着恶童怨女,正带着恶魔般的笑容向她走来。

涂灵嘲笑道:“怎么,上不了课,跑这蹲着来了?”

小淘回过神,却也只愤恨的挤出两个字:“涂灵!”

涂灵痞痞的道:“叫我干嘛~要么你求求我,我考虑放过你。”

小淘一听,像是受到了侮辱,猛地站起来道:“我会自己找到办法的!你等着吧!”

涂灵放肆的大笑起来,笑够后道:“好啊,我等着。”

说完,用眼角给了小淘一飞刀,然后走了。后面的信徒们也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小淘,从她面前走过,随即一个女生嗲声嗲气道:

“现在的小朋友还真是天真呐~”

小淘这下彻底被点燃了战斗欲,她决心一定要破解掉涂灵的病毒!

她收起愤怒,开始冷静的梳理思路:首先,力力说当年电脑中病毒的那个学生,后来不管换多少个IP多少台电脑也没用,那么初步判断这个病毒攻击的应该是具有个人信息的东西,很有可能是登录校网的个人ID;其次,一名要帮忙的教授也中了病毒,那这个电脑病毒肯定是具有传染性,但它是怎么传播的哪?哦,对了,那个教授!要找他问些细节。

想到这里,她给力力发信息,问了当年牵连的是哪位教授,力力告诉她是王明教授,授课内容主要是CPU开发方面的。小淘忙跑到导员办公室,咨询王明教授的授课行程,去教授办公室肯定是要预约排队的,但小淘等不及了,她准备去堵教授下课。导员则奇怪的问她为什么不登录系统自己查,小淘心中已经怀疑中病毒的可能就是自己的校园ID,现在不敢随便使用任何电脑,生怕病毒扩散出去,便扯谎道:

“我的密码忘记了,还没找回。”

4楼阶梯教室门外,小淘焦急的等待着,终于等到下课了,小淘从人缝中逆流挤了进去,看到正在整理课件的王明教授,立马跑过去问道:

“王教授,您有时间吗?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

王明教授看着小淘说:“怎么了?这么急。”

小淘说:“你还记得GOST病毒吗?”

王明教授顿了顿,随即微笑道:“记得,怎么了?”然后试探的问道:“你碰到了?”

小淘极其认真的点点头。

王明教授无奈的笑着摇摇头道:“这个孩子怎么还这么幼稚~”

阶梯教室里只剩下小淘和王明教授,王明教授给小淘讲起了当年的事情:

那个电脑中病毒的学生是我的邻居,一天我在家休息,忽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正是那个学生和他的父母,那学生还不停的抽泣着,他们跟我说孩子的电脑中病毒了,已经一个月进不了校网了,让我帮忙。起初我没想那么多,以为就是普通电脑病毒,我就连接了我的电脑,刚开始杀毒,不到1秒钟,我的电脑也中了同样的病毒,再三询问下,才知道这孩子在自己电脑中毒后,在学校里找不同的电脑连续登录10次自己的校园ID,致使每台电脑都中了病毒。

计算机病毒本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我是主攻提升CPU运算速度的,所以本不想管。但那孩子又哭起来,我那邻居说之前孩子和学校同学发生矛盾了,后来就中了病毒,他们已经找过学校,学校查了两天没任何证据指明是谁做的,所以只能自己想办法。他们是实在没办法才来求我。我又心软了,第二天便去找他们怀疑的那名学生的主教刘教授,他是主攻计算机病毒的,可刘教授却说这是学生们之间的事,还说如果连这个小病毒都解不了,在AI世纪也待不长,叫我不要管。

再后来我们国家为了打败IBM公司的Summit超级计算机,准备研发神威·太湖之光二号,我收到了邀请函,等我再回来时那学生已经退学了。王明教授叹了口气。

小淘问道:“那您的电脑后来怎么样了?”

王明教授说:“我当时也没时间管它,去了研发组一个多月后,家人来电时提到说电脑自己好了,恢复正常,没有任何破坏。”

王明教授喝了口水接着说:“其实这个病毒并不恶劣,更像是学生间的恶作剧。”

小淘厌恶的切了一声,道:“好的,我了解了,谢谢您王教授。”鞠了一下上身,准备走。

王明教授说道:“你不求助吗?”

小淘斩钉截铁道:“不,我要自己解。”转身向门外走。

王明教授在后面喊道:“记住,你现在就是病原体!”

小淘头也不回道:“放心,我不会祸害学校电脑的。”

回到家,小淘看着自己被黑掉的电脑开始思考。

要知道这是什么病毒,先要把其击碎,然后建立一个病毒库,把打散的代码收集起来,再进行匹配对照。但王明教授的电脑在连接时却不到1秒就挂了,不仅收集不了多少代码而且也没办法再进行任何操作.....怎么办?

有了!如果我同时连接3台电脑,中间一台电脑可以看作一个传输线路,把中毒电脑的病毒打散收集好后传给第三台电脑,这样就可以用第三台电脑进行查杀了~但也不排除第三台电脑也同样会被感染的可能性,但目前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试试了。

而且起到传输作用的那台电脑性能一定要非常强大,强大到在挂掉前可以完成击杀,收集,完整传输的指令,也就是在不到1秒的时间内完成这些。想到这,小淘面露难色。如果是超级计算机倒是可以轻松完成,但那是不可能的,一台超级计算机造价动辄上百亿,都是国家或顶尖国际机构才能拥有的,她一个小毛孩子怎么可能触碰到,就算碰得到,也不会让她用来处理私事...

突然,小淘眼睛一亮,打了个响指,想到了什么,跑到了冷若一书房,书房里有一个高高的红木柜子,小淘拿起书桌上的遥控器按了下,柜门缓缓拉开,上面全是厚厚的书,下面则是一个个定制的特殊大小的隔层,每个隔层里都静静的躺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一竖列有10个隔层,一共有12个竖列!也就是这里有120台电脑!!

不过此时小淘已不会像刚进冷若一家时“哇”出声,因为她早就偷偷来这里观摩好几次了。像冷若一这种不差钱的技术男,上新了什么电脑都会买回来亲自测试的,有时还会进行改装。

小淘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台其貌不扬的电脑,上面印着“TaihuLight Baby“.

三年前,经国家升级后的神威·太湖之光2号打败了IBM的Summit重夺世界之冠,之后国家为了感谢科研人员,便研发了与超级计算机相似性能的可编程处理器,生产了100台简化了的笔记本电脑命名为“TaihuLight Baby”送给科研人员,虽说是简化后的版本,但性能已经是市面上最快的个人计算机。例如,常见的2.5GHz的 MacBook Pro 的运算速度是每秒400亿次,那么TaihuLight Baby 的运算速度可达到每秒25000亿次!

小淘抱着宝贝一样跑回房间,她要赶在冷若一回来前完成计划。她又打开自己平时在家刷剧的笔记本,紧张的小手在3台电脑间谨慎的操作着,她编了一个针对自己的校园ID查杀并收集的指令和传输指令,连接好后,准本一键开启今晚最大胆的计划。

食指停顿在键盘上方,寂静的房间里听得到小淘的心在怦怦快速跳动的声音,随即像蹦极的人终于迈出那一步纵身跳下,食指落下,“哒”一声轻响,电脑开始运作,比瞬间还要瞬的间,TaihuLight Baby 黑屏阵亡,屏幕上闪动着讨厌的“GOST”,小淘刚都没敢眨眼,但还是没看到运作过程,小淘屏住呼吸,5秒后,“叮”一声响,文件接收成功的声音,小淘忙看向自己刷剧的电脑,一个载有病毒库的文件夹出现在屏幕上!

小淘开心的抱起电脑转了一圈,哈哈哈笑着,成功了!正开心着,手机震动,打开微信一看,是涂灵发来的!

小淘生气道:“还真是说删就删,说加就加啊!”

涂灵发来信息:“别碰冷的电脑!!(骷髅头)”

小淘不屑道:“还监测病毒轨迹,明摆着是等着看我笑话,哼!”

说完,小淘没回任何信息,然后把涂灵拉黑了!终于等到了可以拉黑涂灵的环节~

小淘开心的看着装有病毒代码的文件夹,准备开始匹配,可打开文件的瞬间,小淘石化了...

里面空空如也,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

小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反复查看是不是点错文件了。难道TaihuLight Baby 也不行?不可能,查杀,收集指令在前,完成了之后才会触发传输指令,文件夹都传过来了,证明TaihuLight Baby 完成了所有指令!

难道?

!!!

......

对的,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小淘的校园ID上根本没有病毒!

小淘有种被耍了的感觉!恨不得掐死涂灵!

那么,请问病毒在哪?

第4章 入学

2022-06-24

第5章 拜师

2022-06-24

第6章 涂灵

2022-06-24

第10章 中毒

2022-06-24

书评(387)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