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房间,蒙上被子睡着了后,小淘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一个女的像僵尸一样向她扑来,撕咬她,接着旁边冷若一一脸愁闷的拉着那名女子,嘴里说着:“宝贝,别很任性了,你是最最重要的的。”小淘被他这话反胃吐了,吐着吐着就醒了.....小淘猛然坐出来,摸着嘴巴,一小淘被他这话恶心吐了,吐着吐着就醒了.....小淘猛地坐起来,摸摸嘴巴,一看什么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梦,道:。...

回到房间,蒙上被子睡着后,小淘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一个女的像僵尸一样向她扑来,撕扯她,然后旁边冷若一一脸忧愁的拉着那名女子,嘴里说着:

“宝贝,别任性了,你是最重要的。”

小淘被他这话恶心吐了,吐着吐着就醒了.....小淘猛地坐起来,摸摸嘴巴,一看什么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梦,道:

“妈呀,恶心死我了。”

看看时间,也是该起来了,梳洗好出门前照例要给小祖宗铲屎,小淘开始穿铲屎装备,戴上口罩,戴上一次性浴帽,戴上一次性手套,小淘每次铲屎都会像去打仗一样武装自己,这样还觉得不够,还花10块钱买了一个劣质泳镜当护目镜戴上,因为那味儿~辣眼睛!

真是不管是吃高级罐头还是吃普通猫粮的猫,它们拉的屎都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臊臭!小淘手拿小铲子在猫砂里找屎,身子却尽量向后仰,能离多远是多远,正面部扭曲强忍着气味,冷若一从旁边走来,小淘看向他,似乎看到了一抹笑意,转瞬又即逝了,她憋着气勉强开口道:

“早~要一起上学吗?”

冷若一(一台么得感情的机器)道:

“不了。”

然后开门走了...小淘无语。她忙把猫屎处理好,卸下装备,抓起书包跟了出去,她可不是个知难而退的主。追到楼下,看见冷若一在大门口,忙跑过去,跑到大门口却见冷若一上了一辆墨绿色的奔驰车,车型很骚气(祖母绿奔驰大G),心想:怪不得不和我一起,原来是有大奔坐。小淘哼了一声,转身朝地铁走去。

来到教室,照样没人在,小淘打开电脑,登录自己的课程系统,查看课程列表,话说AI世纪每个学生都有自己量身定制的课程表,里面包括自选课程,就是自己感兴趣或是需要补习的课程,还有一个就是推荐课。

,是AI检查员根据学生每次交的作业或参赛成果,开发项目的水平等方面,分析出学生欠缺的知识,然后推荐的。而昨天小淘的AI女侠那么大逆不道,所以现在她的推荐课程里赫然多了4门课:思想道德,人伦纲常,人工智能潜在危险,网络法律~~小淘叹了口气,手托腮丧气道:

“大家肯定都觉得我思想有问题,道德败坏,没人愿意理我了~”

想到这里她抬头环顾下四周,空荡荡的教室,虽然前几天也没什么同学理她,但至少还有冷若一陪着她,辅导她功课,可眼下冷若一也不知道跑哪去了,突然鼻子酸酸的,有点想家了,拿出手机买了一张这周六回家的票,又坐了一会,感觉无趣,只好一个人乖乖去上课了。

就这样,接连3天都是这幅光景,冷若一也天天早出晚归,抓不到人影。这天,小淘在图书室学习,突然同学群里聊欢了起来,大概就是体育馆里要开始一场机器人篮球赛,大家都吵着要去让先到的人帮自己占座。小淘发了一条:

“机器人篮球赛?这么厉害!我也想看。”

这条发出,整个群像是被禁言了一样,没一人回复。小淘神伤~这时,同桌力力发来私信:

“这是高年级学长们组织的,你想去就去呗,又没人拦着(白眼)”

小淘心中稍有安慰,忙收拾了下东西向体育馆奔去。来到体育馆,顺着指引来到北厅,只见座位上已经坐满了人,过道上都是人,小淘只好站在台下护栏旁观看。

场上机器人分为红蓝两队,每个机器人都是1米5左右的身高,漆黑发亮的玻璃钢外皮,活动自如的四肢在做着热身运动。上方盘旋着两架无声无人机在记录整个过程。

只听一声哨响,一名裁判学长把手中篮球向空中抛出,红蓝两队机器人随即跳起抢球,落地时机器人们膝关节缓缓微曲脚跟微抬,十分轻盈,落地声音极小。

小淘暗叹:减震装置做的真好。

红队率先抢到球,向篮筐跑去,一路过关斩将,被撞倒的蓝队机器人立马站起来,快速活动下关节继续夺球,红队带球机器人来到3分线处,双手手臂瞬间伸长大约40厘米,腰部微微向后仰,拖球的双手用力一抛,3分空心球中!

现场欢呼声四起,小淘则并不在意球进没进,她盯着那投篮的机械手腕,简直灵活的跟人手一样,不禁赞叹:

“大神啊大神。”

接下来小淘又为那些什么拉杆上篮,挡拆,抢断等操作赞叹不已,突然蓝队一机器人一个盖帽打下红队上篮的球,小淘尖叫一声跳起来鼓掌,观众席也是一片欢呼。

,而那个蓝队机器人却愣住了,原地呆滞了几秒,被其他队员撞了下才继续比赛。小淘吓得忙用手捂住嘴巴,心想:不是被我吓到了吧?可又一想:不会啊,满场人都在乱叫,怎么会被我吓到,肯定是出了什么故障。

想到这,小淘继续兴奋的欣赏球赛,可刚刚那个蓝队机器人表现越来越不对劲,总是愣住,偶尔就反应迟钝,有时正运球运的好好的就突然卡住2秒,球就被抢走了,队友传球给它,它也心不在焉被球砸到头。

小淘心中暗嘲:哎呀,这个不行呀,线路没搭好吧大哥~小淘正津津有味的在心中评论着,忽然,篮球朝她飞来,机器人扔东西的方位都是用线性算法控制好的,算法越精准投射目标就越准确,而眼前这球明显就是奔着小淘的脸来的,小淘来不及闪躲了,只能原地抱着头护住脸。

只感觉一阵风掠过,紧接着观众席又是一片欢呼掌声,小淘抬头一看,那个被她嘲笑的蓝队机器人正站在她面前,手臂张开,腿部拉高,此时它应该有1米7的身高,按这架势刚那飞来的球应该是被它挡住了,再看看那球,正在地板上以减速运动蹦跶着。

“它这是在保护我?”小淘心道。

然后眼前的机器人腿部归位,回到1米5的身高,转身准备回去比赛。这时另一个方向冲来一个机器人,也是蓝队的,正在朝小淘方向跑来,右手还高高举起,小淘心慌:这是干嘛?要打我?

与此同时,那个刚刚为小淘挡了球的机器人迅速跑到举起右手的机器人面前,左手抓住那只右手,硬生生把对方拖拉到自己面前,然后另外一只手也抓住对方的另外一只手,整个过程,听得到“咯吱咯吱”的声音。

一个蓝队机器人被另外一个蓝队机器人牢牢控制住,动弹不得。小淘呼了口气,可是惊魂未定,只见被控制住的机器人双手突然伸出,朝她抓过来,但就在距离她还有不到一米远的时候,停住了,随即双手垂下,耷拉在机器人身边,小淘很懵,目光向上一看,刚护过自己的机器人右手手指插进对面机器人的左胸口,那指尖和胸口的接触面闪着银白色火花,哔哔作响,它按了它的毁灭开关!!

天啊,小淘双手捂住嘴,不敢相信,看一场篮球赛竟然看到如此血腥的画面。此时观众席也炸开了锅,突然“嘭”的一声巨响,现场所有目光都转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主控仓!那里是操控这些机器人的真正参赛者们!

话说小淘一进来就被机器人吸引了,完全没留意主控仓,其实她不知道,现场一半以上的人都是来看主控仓里的人的~只见主控仓内一名邪魅俊美少年将手中控制平板重重拍在铁杆上,隔着这么远,小淘都能感受到屏幕炸裂的惨状,随后少年把平板往地上一摔,脱掉队服,愤愤离场。

“那人不是涂灵嘛~”小淘心道。

然后周围几名队员也纷纷起身离场,最后站起来的是——冷若一!他也看着小淘的方向,然后走掉了...小淘懵呆~

当天冷若一没回家,第二天也没回家...小淘满肚子问好,但也找不到人问。

周六回到爷爷家,小淘编了点小谎哄爷爷,说什么学校里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自己学到了很多有用的知识之类的。一直没联系上的爸爸也打来了电话,说之前遇到点麻烦,现在解决了,正跟着一位大老板干呐,让他们不要担心。期间冷若一发过一条微信给她“在哪”,小淘回“在老家”,然后就又没有然后了。就这样精神恍惚的在家里过了一夜,第二天下午4点多坐车回帝都。

回冷若一家的路上,路过卖盐酥鸡的店,忍不住诱惑就买了些。刚进小区没走几步,听到叮叮铛铛的声音,低头一看是小淘淘,小淘笑道:

“你个小馋猫,是闻着鸡味找来的嘛?”

然后小淘淘转头往花园跑去,小淘心想:小淘淘在楼下,那冷若一肯定也在附近。便跟着小淘淘跑去。跑到花园,绕过一颗很粗的梨花树,小淘淘蹲坐着地上,小淘正想和它说话,忽见眼前两名高高瘦瘦的少年抱在一起,这时刚进傍晚,夕阳还留有余晖洋洋洒洒在人间,小区里的路灯恰巧亮起,微黄的光芒在旁闷不作声,风吹梨花落,何处惹尘埃。小淘心中莫名有些悲凉。

这时小淘淘喵了一声,冷若一转头看见小淘站在一旁,忙推开抱着他那人——涂灵!小淘似乎意识到要打破尴尬,抱起小淘淘对着两位帅哥笑道:

“师傅,你的朋友嘛?要一起吃盐酥鸡嘛?”

涂灵眉头皱起似乎要过来,冷若一拉住他,低声道:

“涂灵,你先回去。”

然后涂灵还是瞪了小淘一眼,走了...

小淘和冷若一留在原地,不说话也不动,就这样互相看着彼此,过了好一会,小淘回过神来,哒哒哒小跑到冷若一面前,小声问道:

“师傅,你朋友怎么了?我有什么得罪他了嘛?”

冷若一不答,轻轻捏着她的后脖颈往家走,那手法就像捏猫的后脖颈一样。回到家,小淘又缠着冷若一问了很多这几天的疑惑,可终究是没得到什么答案,最后冷若一嫌她烦,回到自己房间反锁房门再没出来过...

第二天周一,冷若一和小淘一起上学,但不说话。每逢周一,都没什么专业课,都是些强身健体,营养保健的课,因为这个AI圈的人经常会废寝忘食,所以学校也是非常重视培养学生们的自我养生意识的。轻松的校园一天过去了,冷若一还有会要开,小淘就先回家了。下了地铁,小淘蹦跶蹦跶的往小区走,忽然,身后有个极其好听的声音道:

“莫小淘”

小淘回头一看,眼前这人,眼若秋水波光粼粼,面若琉璃熠熠生辉——涂灵!只见魅惑的笑容在他脸上慢慢绽放开来,小淘仿佛置身于一片光秃秃的草原上,而这个笑容瞬间让草原上百花齐放,真真是:

涂灵一笑,百媚生~~~

第4章 入学

2022-06-24

第5章 拜师

2022-06-24

第6章 涂灵

2022-06-24

第10章 中毒

2022-06-24

书评(132)

我要评论
  • 年迈老&给小淘

    爸爸看她一副铁了心要去的样子,突然体会到了自己那年迈老父亲的心情,不禁摇头笑了笑。随手拿过钱夹,从里面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小淘道:

  • 起来。&把机票

    “现在不跑,只怕你爷爷过几天会把我锁起来。还让我退票,吓得我下午就把机票改签提前到凌晨了。”

  • &住的。

    “这个鬼精灵,早就盘算好了,就让她去吧,你们父女俩都是想一出是一出,拦不住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