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灵?”小淘愣在原地,脱口而出这两个字。涂灵飒飒的向她走来,边嘴角直线上扬,眉梢不屑,坏笑道:“哎呦,明白的还不少,是看我长得很好看偷偷的打探我了?”小淘忙道:“也没也没,而已据说过你的名字。”“据说?听谁说的?你的雇主?但是你的师父?嗯?”涂涂灵飒飒的向她走来,一边嘴角上扬,眉梢鄙夷,坏笑道:“哎呦,知道的还不少,是看我长得好看偷偷打听我了?”。...

“涂灵?”小淘愣在原地,脱口而出这两个字。

涂灵飒飒的向她走来,一边嘴角上扬,眉梢鄙夷,坏笑道:“哎呦,知道的还不少,是看我长得好看偷偷打听我了?”

小淘忙道:“没有没有,只是听说过你的名字。”

“听说?听谁说的?你的雇主?还是你的师父?嗯?”涂灵走近小淘,身子很有压迫感的竖在小淘面前,口气中带有嘲讽的意味。

小淘心道:呵~这是对我在冷若一家的事一切了然啊,到底谁在偷偷打听谁啊!(白眼)

小淘没多想便说道:“不是他,冷若一没在我面前提过你。”

话音刚落,小淘似乎感觉到身旁有股阴森恐怖的黑气在升起,看眼旁边这美男子,脸上青筋抽动,好似火山喷发前的压闷。

“没提过?!”涂灵极力压制愤怒,一字一顿的问道。

小淘见状额头上一滴汗滑落,心想:我的天!说句实话也能惹来横祸?他肯定是觉得冷若一不重视他这个朋友,怎么办?我该怎么圆回去?突然小淘灵光乍现,脱口而出:

“哦~呵呵呵,冷若一最近应该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心情不好,基本没怎么....”

还没等小淘把没怎么说完,涂灵这次不仅生气而且越发神情紧张了,左手抓起小淘的双肩包的一边肩带,把小淘整个人斜着拎了起来,呼吸急促的问道:

“女朋友?哪里来的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是谁?”

小淘心知完了,又说错话了,心里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不过此时她更想求求眼前这位提着她的帅哥:能不能把可以让你开心的正确答案告诉我啊~我一字不差的说给你听还不行吗~猜男生的心思她最不会了,尤其还是帅哥的心思,在帅哥面前她只有短路的份。不过现在她也编不出什么来,只能如实说:

“我也不知道是谁,就是前些天听到他打电话,叫对方别任性,什么她很重要,没人能取代之类的,我从没听过他那么温柔的说话,所以我猜是在哄女朋友。”

说完,小淘立正落回地面,涂灵脸上勾出一抹倾国倾城的弧度,小淘心道:终于笑了...呼~

涂灵似娇羞又似得意的问道:“你真没见过冷这么说话?对你也没有?”

冷?!这个称呼真的是让小淘浑身一冷,鸡皮疙瘩掉满地。

小淘道:“他怎么会那么温柔对我说话,不凶我就不错了。”

虽说这是事实,但仔细想想辅导功课时的冷若一也还算温暖还算温柔,这么说好像是在诋毁他了。小淘本想再补上几句,可没等她开口,涂灵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用胳膊肘怼了小淘一下,得意的笑道:

“哼,不管你和冷之间怎样,我和他之间的感情永远比你多4年,这个你永远也超越不了。”说完呵呵呵的笑起来。

小淘这种不谙世事的理科狂热分子,思维逻辑是又直白又严谨,乍听涂灵说的那句话,忽觉的有逻辑不严谨的地方,便本能的回道:

“你这个理论要有前提条件的,万一哪天他和你绝交了,感情期限不就停止了,而我和他还在继续,不就可以超越了?”

可怜的小淘根本没意识到自己作死的行为,只觉眼前一晃,被狂风般刮到了墙上,后背生疼,肩膀处也传来阵阵疼痛,涂灵一手掐住她的肩膀,一手扶墙,把她推到了墙上,掐她的手不断用力,能感到手部脉搏的跳动,路过两个女生居然还兴奋的说:

“啊,好帅,壁咚,我也想要~”

小淘无语,心想:你要喜欢,快给你吧~涂灵慢慢压低脸,呼出的二氧化碳节奏混乱的打在小淘脸上,他双眼爬上血丝,用及其恐怖的语气威胁道:

“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会用氰化物泡两个苹果,一个我吃,一个给你!”

后面“给你”两个字说的尤为咬牙切齿。忽然,仿佛有人在小淘心头敲了一记响钟,小淘有点恍然大悟过来,心道:原来他给自己起这个名字,不仅是崇拜图灵对人工智能的发展作出的贡献,想着与之相媲美,原来还有这层意思!他还痴迷图灵的情感生活!不然也不会连死法也要模仿。

想通这点,小淘似乎明白了这几天发生的一些怪怪的事情,不禁后背的冷汗一滴滴往下流。这时涂灵掐着她的手慢慢向上移动,掐住了她的脖子!然后,牙齿间相互撕磨挤出几个字:

“不准你挑拨我和冷!”

涂灵此时虽然面部狰狞,全身都在爆发着力量,但掐着小淘脖子的手并没有很用力,小淘还是可以正常呼吸,应该只是想吓吓她,但到底是不想伤害小淘还是不敢,就只有涂灵自己知道了。小淘忙装乖点头,此时已经不敢再多说话了。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你在干嘛!放开她!”

小淘和涂灵本能的看向声音方向,不远处站着一个高高黑黑的男子,正怒视他们,如果给小淘足够多时间,她应该可以想起来这人是谁,但那黑黑男子已经一个拳头飞过来。小淘惊呼:

“小心”

想提醒涂灵,尽管涂灵对她如此威逼恐吓,但她实在不忍看到如此白皙光滑的脸上多几道红红紫紫的印子。不过就在下一秒,那拳头的黑黑主人就被一脚踢飞了出去,与此同时,掐着自己脖子的那只手也被另外一只手抓住,提了起来,美玉手!冷若一!小淘惊住。涂灵则眼带柔光,似有怯意,小声说了一个字:

“冷~”

额~小淘是真的冷,抖了一下。小淘管理了下情绪,梳理了一下情节,刚刚冷若一是一脚踢飞黑黑男子救了涂灵,同时又钳走了涂灵掐着自己的手,同一时间,手脚并用,一英雄救两美!呵,好一个到处释放魅力的家伙~

场景转换,咖啡厅里,一张桌子,四个人,冷若一对面是涂灵,小淘对面是黑黑男子。此人就是当初小淘在火车站遇到,带着小淘爬假山,后被小淘设计甩掉的脆腻男子!这人叫林云,此时正滔滔不绝的诉着苦。

“我今天是跑完车去买吃的,没想到就看到了那一幕,本来没想管,可一看,是老熟人,就...见义勇为居然还被踢了一脚,真是好心当成驴肝。”

说着还委屈的看了冷若一一眼,冷若一优雅的拿起杯子喝了口咖啡,没搭理他,放下杯子时缓缓说了句:

“老熟人?”

林云道:“对啊,我当初看见她一个小姑娘在火车站外面站着,提着行李,东张西望的不认识路,特别可怜,就好心帮她去找亲戚,谁知道后来她让我去买猪心肝,回来人就不见了,我还被她那个表姑骂了一通。”

小淘不好意思笑道:“误会误会,我当初以为你不是好人,对不起啊。”

“现在也不见得是好人”冷若一面若冰霜道。

林云气道:“喂,你这人怎么这样,踢了我都没道歉,我刚是要救你妹妹,还说我不是好人。”

妹妹?林云是把冷若一当成小淘要找的亲戚了。听到妹妹这个称呼,涂灵再开心不过了,笑道:

“对不住对不住,都是误会,不打不相识,以后常来找我们妹妹玩啊,她没什么朋友的。”

说完一脸坏笑看着小淘。

林云对小淘道:“嗯好的,加个微信吧。”

小淘:“啊?”

心里虽然并不想加林云微信,但他确实是好心帮过自己,今晚又因为自己被踢了一脚,总不好拒绝吧。便心不甘情不愿的打开微信二维码,正准备递过去,冷若一伸手拦下,冷冷道:

“不用了,她课业比较重,没时间玩。”

林云,小淘二人闻言都略显尴尬,这时涂灵夺过小淘手机,“哔”一声,扫码成功,还帮小淘同意了好友请求,嘴里还振振有词道:

“怎么能这么对恩人哪,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然后递还手机,狡黠笑着看小淘,又瞥了眼旁边的冷若一,收回了笑容。

4人略微坐了一会,便散了,涂灵央求着冷若一要一起去家里过夜,被拒绝了,又是瞪了小淘几眼然后走了。

折腾了一晚上,回家后洗漱好,小淘也累了,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突然手机震动,话说自刚刚加了林云微信,他就一直在给小淘发信息,小淘已经把他静音了,那现在这个又是谁发的哪?小淘打开一看,一个名叫GOST的人发来信息:

“我是涂灵”

!!小淘立马坐起来,心想自己也没加过他啊,忽然又想到当初冷若一加她微信时,她也不知道,心道:难道大神加人微信都是不需要经过对方同意的?太可怕了。涂灵接着发来一串码,紧接着发来的信息能把小淘气吐血:

“你把这个输到程序里,你那个破AI女侠就正常了”

“不过那么初级低端的东西,删了算了”

“哈哈哈哈”

小淘噌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来,大叫道:

“原来是你!”

然后气急败坏的她开始了文字攻击:

“原来是你在搞鬼,你太过分了!”

“你知不知道同学都不理我了!”

涂灵发来一个呼呼睡觉的表情。小淘气得手发抖,不停的在手机上码字,批评涂灵所作所为,并对他进行深刻的思想教育,诸如什么不该利用所学欺负新生应该是去报效祖国,要帮助低年级同学,团结友爱之类的,码了大约200多字的小作文,心里终于舒服点了,点击发送,

“ GOST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小淘才消散的怒火又上心头,骂道:

“涂灵!你个渣男!想和我说话就招呼也不打加我,不想理我就说删就删!”

然后小淘明知道涂灵收不到,却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手,发了几十个咒骂的表情,又发了几十个抓狂的表情,几十个菜刀,几十个炸弹,然后小淘把手机摔在床上,啊啊捶胸。

发泄了一会,口渴了,去找水喝,走廊尽头,一转弯,撞进了一人怀里,如果不是冷若一那就是猫变的人,反正家里就他们3个哺乳类。

小淘此时的视野只能看到胸前滑滑薄薄的缎面睡衣,正想后退几步向上看,那人双手手臂将小淘环住,轻轻的贴在胸前,淡淡冷冷的香气飘来,小淘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嗯呃了几声,最终选择沉默。大约保持这个姿势2分钟后,那人松开手什么也没说朝房间走去~

小淘愣在原地,看着冷若一走开的背影,诧异道:

“这人该不会是梦游了吧~”

第4章 入学

2022-06-24

第5章 拜师

2022-06-24

第6章 涂灵

2022-06-24

第10章 中毒

2022-06-24

书评(278)

我要评论
  • 一直咳&见并没

    “你..你!”爷爷已经气的说不出话,一直咳嗽,爸爸吓得缩了下脖子,以为爷爷又要丢东西过来,见并没有,继续说:

  • 力支撑&领神会

    说完这句,爷爷再无力支撑,瘫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爸爸猫起身子准备撤,冲小淘使了个眼色,示意道:“照顾好爷爷奶奶。”小淘立刻心领神会,用眉梢回答道:“明白,放心!”

  • 鬼精灵&盘算好

    “这个鬼精灵,早就盘算好了,就让她去吧,你们父女俩都是想一出是一出,拦不住的。”

  • 小淘也&的前胸

    小淘也很是惊讶,瞪圆眼睛看着爸爸,一边赶紧用手抚顺爷爷的前胸,帮爷爷顺气。爸爸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 旁小淘&奶奶哽

    说罢,便把头一低,像是在等待审判,一旁小淘奶奶哽咽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