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孜看出来真的不像是会和许可芩交往过密的样子。一个被家中宠溺的纨绔、与一个矜贵自律的公子?就算都是家中的嫡幼子,但两人的差别不堪称并不大…………前者功名利禄也好、复兴家业也好,都有兄长守着,便家中就偏宠他,想怎么闹都行,只要你不过份,他们也都一个被家中宠溺的纨绔、与一个矜贵自律的公子?。...

江孜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会和许可芩交往过密的样子。

一个被家中宠溺的纨绔、与一个矜贵自律的公子?

哪怕都是家中的嫡幼子,但两人的差别不可谓不大…………

前者功名利禄也好、振兴家业也好,都有兄长守着,于是家中就偏疼他,想怎么闹都行,只要不过分,他们也都不会干预,而后者家中

3进京啦

2022-05-15

6一拳

2022-05-15

8娱乐娱乐

2022-05-15

10白庆芳

2022-05-15

14挑选伴读

2022-05-15

15五个伴读

2022-05-15

16班底为0

2022-05-15

书评(126)

我要评论
  • ’对视&一眼:

    左右和‘同事’对视一眼:聊呗!乱七八糟的什么都聊一点儿,多大点儿事儿啊?

  • 既然拿&定也要

    既然拿了起点男频的金手指,她决定也要像那些大佬们一样‘威猛’!反正想要什么可可爱爱的金手指这点估计是没有可能了。

  • 只又让&饰,件

    只又让人送去了一匣子的首饰,件件都珍贵非常,任谁都指不出个错来。

  • 给捏成&后,她

    但在夏欢将车内的铜制沙漏给捏成粉末之后,她们立马就乖乖的照办了。

  • 没有什&其是对

    她对那些隐秘的信息没有什么意思,反正书里写了一堆的,就没有一个和善人,尤其是对于她这个炮灰+替身来说。

  • 命去江&的小姐

    而且……太奇怪了,她们见多了富贵家,这次奉命去江宁接人,也是瞧见了的,江宁夏家虽然是商户,但也是顶顶的富贵人家,怎么养出的小姐……有点坐没坐相,站没站样的。

  • 果然没&,夏欢

    果然没一会儿她的帐子就被掀开了,夏欢还在想着这不会是让自己去请安的吧?她反正是被骄纵着的,不然就耍赖?别说装睡装着装着还真的有那么点困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