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京师这小少爷的道路开拓,姜懿也使得通过便捷店前去京师,索性把乐谱的事情问题一下,顺道自己离开皇宫的东西也得抢走。之后不明白自己武力值猛到这个程度,现在的马甲又被会出现的游戏地图给捡出来了,自然而然是什么都就怕。反正了,那些东西都是钱呀!干嘛留给我之前不知道自己武力值猛到这个程度,现在马甲又被出现的游戏地图给捡起来了,自然是什么都不怕。。...

有了京师这小少爷的道路开辟,姜懿也得以通过便利店前往京师,干脆把乐谱的事情解决一下,顺便自己留在皇宫的东西也得拿走。

之前不知道自己武力值猛到这个程度,现在马甲又被出现的游戏地图给捡起来了,自然是什么都不怕。

再说了,那些东西都是钱呀!干嘛留给别人来着?

反正拍卖会有连续两日,她根本不急着出去~

当然,在夜游京师之前,还得亲自去招待下平王。

刚刚赵可汀那边才催人过来喊了。

宴请平王自如要放在文明大厦的酒楼里面。

这还是当初一次性施工制作的,不过因为用不上的关系所以一直没有营业。

毕竟这就是一各对于现代人来说,比较合理的配套设施而已,这里没有专门的服务员,也没有专业的大厨,根本就没有其他的用处。

不过因为装修比较奢华的关系,姜懿今天还是要在这边请客的。当然了,菜就直接从商城进行购买就可以了。

菜呢也从自己的口味来进行挑选,摆盘漂亮的也得跟上去。

反正怎么仙气怎么来,一定要力争高大上,毕竟现在是给师门那边刷面子工程。

果然!!

姜环和薛十五一进来就震了一下。

他们参加过的宫宴不计其数,奢靡的也大有人在,可是像现在这样子的的确是第一次。

所以……他这个从民间找回来的妹妹可真是……

太有钱了。

头顶巨大的夜明珠,那冒着寒气的菜,那白玉转盘……

“十一哥,今天不好意思啊,我起的太晚了,平时都习惯了,我有点昼伏夜出。”

姜环笑着说:“属猫的吗?”

他并不讨厌这个只见过两面的妹妹,实在是对方说话也好,做事也好,都没有宫中的那种束缚感,自然的,他觉得相处起来要比较放松一些。

“哈哈,主要是晚上看话本之类的,就睡的比较晚一些。”

姜环想着最近几次的接触,觉得和对方说话或许直来直往比较合适一些,就干脆直白地问:“你平日的生活……都是这样的吗?”

指的是食物,生活用度,大概就是这样。

姜懿笑着说:“那肯定不是这样的,这不是为了接待你们摆了一下排场吗?我平时都是拿着一个饭盆跟那些学生一样,想吃什么,随时点就好了,不过我肯定比他们要自在一些,因为我想要吃什么的,绝对就能吃到什么。他们在长身体,很多东西确实不能够乱吃的。”

姜环说:“我之前就是在你们学生的小食堂那边吃的,我觉得已经很丰盛了,哪怕我们那时候在宫中也只是规矩大了1一些,器皿精美了一些而已。论菜色和种类,其实我觉得并没有差太多。”

“是吧?”姜懿直接把自己穿越之前的生活,套用到了现在的各门派上来:“我们那儿都是这样子的,学生的营养需求非常高,所以说吃是一定要吃好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再苦不能苦孩子嘛,孩子就是未来,当然要吃好,而且就算抛开孩子来说,只要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每个人都应该吃好,生活质量还是很重要的。”

生活质量?姜环想了想,觉得这个词非常的陌生,他不是很能够了解:“生活质量?何解?”

“怎么说呢,就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有些人是希望自己的生活环境非常的精致,有些人那是喜欢自由自在,而有人是想要吃什么就能够吃什么,但是我觉得总归来说,大概就是一个放松的生活状态吧,自己觉得很舒适,那就是满足自己的生活质量的要求了呗。”

姜环笑着说:“我觉得在临山就很自在。”

他对于那个位置并没有什么想法,当初也几乎是被推上去的,要不是及时离开,他也不会到现在还有生活的希望。而在临山,他只想保持这种状态,只想保护自己保护自己治下的臣民们。他在这里很放松,不像在京师,步步为营。

姜懿也笑:“我觉得我在哪儿都很自在,当然了,在这儿要比在京师自在得多,我可不想天天请安什么的,啧啧。”

不过,两人也都是点到为止。关于京师和皇宫的话题,其实也就是在带带过去而已,以他们目前的交情来说说,这些显然是不太合适的。

于是双方吃完饭,姜懿依旧把姜环一行交给赵可汀他们,可以去新广南城那边玩一玩,然后是第一日的拍卖会。

当然,入住是在方寸城内的酒店,这里的安保比较有保证。

这边酒店也是除了贺亭钰之外,第二次有人入住。

依然还是赵可汀给大家讲解怎么使用那些东西。

哈哈哈哈哈,赵可汀很爽,这还是他最有成就感的一次。

毕竟他刚来的时候也是什么都不懂的,需要这边问那边问的,感觉是一个完全没有见识的人,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对方可是个王爷,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了,该自己做好的工作也还是得要去做了,认认真真的讲解也是必须的。

……

而在夜色之中,姜懿的夜生活也开始了……

选择了一个夜色无痕的套装,依然是窄袖,长裙,不过群里是裤子,到脚踝,完全不影响活动。

“瑟瑟啊,我出去一下哈。”

梁瑟瑟忙起身送:“好的老板。”

梁瑟瑟看了一眼外面的天,黑漆漆的晚上。

马上又回了自己的便利店里面,她是知道的这家便利店可以通往不同的地方的。

这么魔幻的地方,她如果走出去还不知道能不能走得回来呢?

不过来也奇怪,她刚刚只不过脚跟到外面一下,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格挡住了什么一样。

……

姜懿出门之后,先是打开了系统的地图,确定自己所在的店铺,已经标记到了。而且还是用不同的显眼的颜色。这也算是让自己不会迷路的法宝了。

然后又按着地图,找到了白庆芳。

这会儿已经是宵禁,各坊内还是热闹的,但外面的大街上已经是空空荡荡的了。

姜懿自在的走着,有巡逻的有士兵她就避开。有这样子的功夫在身上,对于她来说,走在这里试衣间很简单的事情。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白庆芳非常的热闹,不过毕竟已经是这个点了,公开的戏台子已经是撤了,现在都是个人在包厢里面点歌的意思。

姜懿绕着边上走了一圈发现基本上的房间都是亮着灯的,她根据自己之前标注的名字找到了那几个人所在的包厢,说来也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都在唱同一首歌的关系,所以这个“组合”现在也处于同一个包厢当中。

不过说实在的,她还没有,确切的,想好要把这几个人怎么办?

脚下一点轻飘飘地就翻过了护栏走进了白庆芳,不过还是戴上了面纱。

这款的走廊非常安静,包厢外面有偶尔能见到几个护卫。

不过姜懿没有躲躲藏藏,加上身子又比较纤细的关系,所以大家只把她当作楼里的人,也没有多想什么别的。

姜懿停在了一间包厢的门口,这边拐角的地方没有其他人,很安静,正适合等人。

不过因为她身上被套住的道具或者技能,太多了一点,所以说她只要一注意,就能够清晰地听到里面的声音。

有人在夸歌曲轻快有趣又特别。

那些人也是受了。

别的不说白庆芳的人是很有才的。姜懿给了他们一首曲子,他们就从这首曲子特别的曲风和用词上进行了琢磨,另外也自己改编了其他的,可以说是仅仅给了他们一个开头,他们就自行发展出的过程和结尾。

不得不说,人才是人才,但还是不爽。

礼貌的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嗨!打扰一下。”

环境非常的温馨,有一些男男女女坐着喝酒,吃饭聊天而那几个“音乐家”站在最前面?

“这位姑娘是……”有客人询问,人长得不错,态度也很礼貌。

姜懿笑着说:“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找他们几位有点事儿。”

乐师有些奇怪:“姑娘是……不若在外面等会儿?等我们这边先结束?不好打扰别人。”

他们完全不认识这个女的,更何况他们蒙着面呢。只当是想要来求他们拜师的人了,这种人最近很多,他们都习惯了。

姜懿笑了下:“我的事情很容易就能解决,只要你们跟我道个歉,耽误不了,多长时间,待会我还有事情要忙,咱们抓紧吧。”

乐师与歌姬对视一眼,双方都有点茫然:“姑娘,可是认错人了。”

或者是想来敲他们一笔钱的?毕竟看别人发达而眼红的人大有人在。

姜懿哈了声:“认错人?你们将我的曲子占为己有,现在说我认错人了。其实这些东西给你们用我是不在乎的,但是你们也不能睁着眼说瞎话对吧。”

“!!”乐师几人脸色大变,客人们倒是兴奋了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了一股吃瓜的兴趣。

“胡,胡说八道!”

“啊,不承认呀?我有很多办法毁去你们的声音,但是你们犯的错还没有那么大,所以我只是想要一个道歉,我过分了吗?”

“你们可以说,这是从别人那里得来的曲子,但是你们不能说这个曲风和曲子都是你们自己搞出来的,对吧?”

有客人好奇地问:“小娘子你怎么证明那些东西是出自你手呢?”

姜懿说:“我不用证明,毕竟我只需要杀了他们就能够发泄了,再说了,现在还让他们活着,没有没有让他们变成哑巴,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放狠话有点虚。

嘤!

客人们也是愣了愣,随即哄堂大笑:“小娘子莫不是那些江湖话本看得多了?”

姜懿叹了口气,没有人看见他的动作只有一道成语飘过,随后姜懿回到了原位,说:“等你们想好了再说,今天时间不早了,我得去忙了。”

当然没有让人随便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道理,但是还不等那些人蹦出来,姜懿就失去了踪影。

一群客人趴在窗户上,嘴巴也张得大大的。

“这小娘子……真的,真的会功夫啊?”

边上的小伙伴瞪大了眼:“你管这个来无影去无中的叫做会功夫?人家分明是那些大能好吗?”

“还小娘子呢,说不定年纪比你还大。不是说了吗?功夫入得化境便可得年华不老。”

“哪个话本说的?”

“哈哈哈哈哈!”

“不用话本,不是说最近有个化生寺的和尚……”

“嘘,这个是能够在这里说的吗?”

一群人赶紧闭嘴,这个问题都还是秘密呢。他们家中有关系可以知道,但是在这里的确是不能够说的。

有人问那几个乐师和歌姬:“刚刚那个女侠说的是真的吗?”

“喂,你们干嘛不说话?”

“啊!他们好像不会说话了。”

“哇!又是和那个和尚一样的高人?”

“嘘,都叫你不要说这个了。”

“噢噢噢哦哦。”

3进京啦

2022-05-15

6一拳

2022-05-15

8娱乐娱乐

2022-05-15

10白庆芳

2022-05-15

14挑选伴读

2022-05-15

15五个伴读

2022-05-15

16班底为0

2022-05-15

书评(126)

我要评论
  • &夏欢本

    夏欢本人非常的满意,除了不用带夏府的人之外,夏夫人那边也不用见了,这还是人家主动的,道是女儿这一去就和远嫁一个样儿,伤心不已,还染了风寒,这就不好靠近女儿了。

  • 她身边&新梳理

    再就是她身边的五个宫女和两个太监了,不过这些回宫说不定还会重新梳理一遍,所以现在并不怎么重要。

  • 戏,还&试了,

    还有宫女觉得是夏欢耍的把戏,还拿了核桃去找随行的护卫尝试了,结果人家只能给弄碎,要捏成粉末那可是万万不能的。

  • 摸着江&都还以

    要不是没有喜轿和红绸,估摸着江宁府城很多人都还以为是有夏家姑娘要出嫁了呢。

  • 名字也&为了方

    说来也是无奈,她这名字也是主子新取的,说是为了方便她记着。

  • &穿越就

    对于穿越者来说,一穿越就能离开原身熟悉的环境简直是最佳开局好吗?

  • 欢将车&内的铜

    但在夏欢将车内的铜制沙漏给捏成粉末之后,她们立马就乖乖的照办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