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轩下了两个订单,一个说大批量的官方食盐,但是货还也没提,他拿了几包样品,这个显然是要直接去他们大周的首府大京后反正的。一个则是他的私人订单,满满的一个购物车,还充值金额了点钱,花了两个金锭子。值!花的值!姜懿自然而然请他吃饭时,依旧是快餐,两荤两一个则是他的私人订单,满满的一个购物车,还充值了点钱,花了两个金锭子。。...

谭轩下了两个订单,一个说大批量的官方食盐,不过货还没有提,他拿了几包样品,这个显然是要直接去他们大齐的首府大京之后再说的。

一个则是他的私人订单,满满的一个购物车,还充值了点钱,花了两个金锭子。

值!

花的值!

姜懿自然请他吃饭,依然是快餐,两荤两素一盒酸奶酪。

梁瑟瑟可不敢和这人吃饭,反正老板在,她就去后面喂孩子去了。

谭轩看着自己面前的餐盘,菜…………他从小也是佳肴吃大的,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是这个餐盘可不一般,罢了,之后再买吧,今儿个还有别的事情:“天机城、不愧为天机城。”

当得上这一句。

姜懿笑着说:“哎呀,也就做些与衣食相关的东西而已,毕竟哪怕避世也是要吃饭的嘛。不过,最神奇的地方还不在于这儿,要说我们天机城最大的本事,哈哈~”

谭轩忍不住问了一句:“什么?”

“等谭大人下次再进咱们店就晓得了。”也不知道从别的地方进店看到的也是同一批员工,会不会吓到这位。

姜懿说:“快吃吧,待会儿凉凉。”

她今天吃的是燕皮馄饨和包心鱼丸,都是她喜欢的东西,可是这个东西吧,一旦凉了就会失去应有的风味。

谭轩离开的很急,和这家店里面的东西比较起来,炼食的方法似乎也不是那么绝对重要了,如果可以的话,类似于餐盘那样子的金属他倒是更好奇,那也许就是所谓的百炼钢吧?

至于陈府~

练盐之法是假,夺人子与侵占嫁妆是为真,既然遇上了,那自然是要严办的。

但到底也是大户,钱要罚,但也不能过度,总不能真的把人家给毁了,但是也训诫他们坚决不能再去招惹那一位,不然下次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了。

谭轩还吓唬了一下陈铭,当然,后院的事情还得陈铭自己扛起来,他这次之所以保陈铭,为的就是陈家的衷心,贪,但不会过,少了他们,大京那边也就少了进项。

用嫁妆以及一个‘炼盐方子’换事情的了结,他觉得还在承受范围之内:“以那位姑娘的身手来说,无声无息的取你性命应也不难,你若是有点脑子,就把这事情放过去,莫要再去寻人麻烦,往后若相见,也只当陌生人便是。”

陈铭匆忙应下,这次若不是大人…………

他现在是真的相信谭大人的警告的,毕竟对方当时出手无声无息的来到府里,下人也好,护卫也好,根本就是跟蚂蚁一样,完全无法抗衡。

他贪财,他全家都贪财,但是他更惜命。

在没有把握一次解决掉那个女人之前,他都可以夹着尾巴做人。

至于儿子…………

呵!

不急。

…………

姜懿这会儿依然在看店,当然,这只是顺便的,主要还是在刷综艺,她希望现在处于学习阶段的梁瑟瑟能够尽快的将基本的数字与计算机的使用学会,这样她才能把人拉过来和自己一起看综艺啊!

这种东西,人多看起来才有味道嘛。

方寸城的孩子们也开始学习了,现在每天有半小时的动画时间,之后还会在周末加上电影。等城外的孩子们习惯这个流程之后,就会加上一周一次的武侠联系句播放环节。

毕竟精神上的愉悦也是很重要的。

“砰!”

电视上的烟花齐放,而现实中的玻璃门也两面打开。

‘欢迎光临!’

‘欢迎光临!’

趴在地板上的少年警惕的注视着前面那个穿着奇怪衣服的女人。

姜懿这会儿穿的是果壳的睡衣,她喜欢这种软绵绵的款式。

看了眼门边上的小框,上面显示着‘大金·阿卓’,这意味着门的外面已经不是之前的广元府街道了,看来又是一个外国来的有缘人。

姜懿这才看向少年,卷毛,高鼻深目,是个小帅哥没错,不过小帅哥现在有点惨,满身的血污,哪哪儿都是伤的感觉。

她站起来:“需要帮忙吗?”

少年依然很警惕,不过女人给他的威胁比较小,他猛地看向身后,那个巨大的琉璃门外面,有一群人拿着长刀来来回回。

“找到了吗?”

“刚刚明明是跑进这巷子来的。”

“继续找。”

奇怪的是他们似乎看不到这扇门一样,少年的目光也变得困惑起来。

“别怕。”姜懿说:“他们看不见这里,你受伤了,先看下伤口怎么样?”

少年看着眼前的女人,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女人。

穿着很臃,人能看得出很牵系,但是头发也没梳起来,而是就那么散乱的,哪怕是那些迎来送往的生意人也不可能就这副样子出来就迎客了,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难道是那暗c?

可是这地方比宫中还要华丽…………

上京谁会花这样的钱在巷子里打造这么个地方?

所以,不是暗c,而是外室么?

不过…………这女人的确是无害的,至少眼下是这样的,不然完全可以喊人。

他握紧了拳头,如果她要伤害自己,那就先杀了她。

可那人只是看着他,啧了声:“怎么伤的那么严重?”

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可惜姜懿根本不通医术,她等下能够做的,只是给他先清理一下伤口,到时候用小红瓶给他治疗吧。

“瑟瑟,拿一下医药箱。”

“来了。”

于是少年又看见了这奇怪地方的第二个女人~

是叫瑟瑟的女人,一手提着一个箱子,一手还抱着一个孩子。

头发齐整,衣着齐整,要比那个奇怪的女人正常的多。

不过看着像大齐那边的打扮。

大齐的人…………

“呀,怎么伤的那么重。”梁瑟瑟看了看少年,有些担心:“可要请大夫?”

姜懿说:“大夫哪里有我厉害。”

说着又看向少年:“忍着点,会有点疼。”

“瑟瑟拿个桶接一下。”

“哎。”

然后少年就眼见着那一瓶奇怪的水冲刷了下来…………疼吗?

他觉得一点也不疼。

那人又拿了药出来,那药很奇怪,外面一个紫玉盒,里面泛着清香。

姜懿给他抹上了紫金玉容膏,这是之前的奖励,刚好今天试一下效果。

为了防止少年蹭掉,她还给扎了一圈的绷带。

3进京啦

2022-05-15

6一拳

2022-05-15

8娱乐娱乐

2022-05-15

10白庆芳

2022-05-15

14挑选伴读

2022-05-15

15五个伴读

2022-05-15

16班底为0

2022-05-15

书评(288)

我要评论
  • 制沙漏&给捏成

    但在夏欢将车内的铜制沙漏给捏成粉末之后,她们立马就乖乖的照办了。

  • 穿的角&允许她

    天气闷热,她不耐穿那些厚重,反正金手指大,穿的角色又是个炮灰+替身的倒霉蛋,怎么的?都这样了还不允许她横一点?

  • 【技能&手,行

    -【大元·江宁界碑】签到打卡成功,获取奖励【技能·我点点点点点】。点穴妙手,行走江湖、行医济世两相宜。

  • 公主似&后直奔

    不是说对方摆架子,而是这公主似乎十分的害羞。平日就在马车上,如果赶路就又住帐子里,要不是就是进城后直奔驿站,他们想看个全貌都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