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瑟瑟哄睡了孩子,整个人瞧着神采飞扬的!终于等到离开了了那个地方,以后还能和孩子在一起,她毕竟是很高兴的。并且夏老板给他她准备好了一个单独的房间,有尤其非常干净的茅房,除了小床,这比她在闺中的房子还得好看。但是夏老板说了,这样的房子夏老板说没办法住几年,而且夏老板还给她准备了一个单独的房间,有特别干净的茅房,还有小床,这比她在闺中的房子还要漂亮。。...

梁瑟瑟哄睡了孩子,整个人瞧着神采飞扬的!

终于离开了那个地方,以后还能和孩子在一起,她当然是很开心的。

而且夏老板还给她准备了一个单独的房间,有特别干净的茅房,还有小床,这比她在闺中的房子还要漂亮。

不过夏老板说了,这样的房子夏老板说只能住几年,毕竟不可能永远不出门,而且孩子等到了年纪也要上学的。

等将来还是得离开广元,不过现在先在这里工作,等孩子大一些,外面也安定下来先,不然按照从广元府到大元的距离可不太好走。

按照地图上面显示,这片大陆一共有九个国家,齐楚韩燕赵魏秦蜀元,大齐和大元之间还隔着两个国家呢,可不是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娃娃能够安全走的距离…………

“好啦,你就住在这儿吧,需要什么都自己拿就行了,我会从你的工钱里面扣的。”

姜懿教的仔细,包括孩子的尿片来粉之类的东西都说的一清二楚,如果影响到店里的卫生可是不行的,毕竟虽然是善意,但是工作嘛,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梁瑟瑟都想给她跪下磕头了,但人不让,她怎么也跪不下去。她也不知道那是功夫还是仙术,总归不妨碍她认为夏老板很牛逼就对了。

不过还是很好奇的:“老板~”她现在已经学会各方面都喊老板,而不是喊姑娘了,毕竟是给自己开薪水的人。

说实话,对于这个叫法她反而比较习惯,毕竟她也是商户出身。

“嗯?”

“为什么老板分明可以靠功夫把孩子带走,却还是要找由头说了练盐之法的事情呢?还说是我的姑祖母?”

难不成老板是有什么她无法参透的心思和安排在里面?

姜懿认真的说:“大概是偶尔想锻炼一下脑子吧,虽然说我拳头硬,但在有限的情况下,脑子也不要太迷你也是好的吧?”

梁瑟瑟眨了眨眼,除了拳头硬之外一个字也没有听懂。

姜懿却是继续说:“至于盐~我就是随便找了个比较麻烦的由头,你看啊,他在自己家,另外的人还坐在上首,哈哈!谭大人?不是不能买卖私盐吗?我就随便挑了这个。”

就这盐还是方寸城建立起来之后她才知道的。

“不过也都一样,不是盐业会是别的,例如黄金啊、白银啊、铁啊之类的,嘿嘿!不过盐最便宜。”

梁瑟瑟有一点点的懵逼,盐、便宜?

哪里便宜了?

而且还是夏老板拿出来的那种,细细的白盐~很贵的!

想到这里说:“那老板明天不用去陈府了,我的嫁妆,没了就没了,他们不是好相与的。”

光光一个陈铭都那么麻烦了,而这个恶人害怕的谭大人,显然会更加的麻烦,她可不想自己的恩人因为那些嫁妆沾染上麻烦来。

姜懿倒是不在意,拿起一把菠菜,打算中午弄点这个吃:“别担心,我有拳头。”

梁瑟瑟:“…………”

大概这就是艺高人胆大吧?她自己本身就是商户出身,迎来送往的,江湖上的人也没少接触,的确有很多人拎着一把刀就敢走南闯北的,也没见人有什么事儿。

“对了。”姜懿问:“算数会的吧?”

梁瑟瑟应是:“我往日也是在店里帮家中忙的,老板放心。”

“噢,倒不是因为这个。我这边是有计算器的,电脑扫一扫货品的价格也能够直接显示出来的。这方面是不会有错误的,主要是你得先跟我认一下阿拉伯数字,哎呀我也不会教,我给你看视频吧,你就跟着这个学好了。”

于是梁瑟瑟就瞧见了商店里那个黑漆漆的方形物体里面开始播放出了奇怪的东西了,还是有声音的那种。

不过她已经不惊讶了,毕竟昨天老板也一直在看这个。

这大概也是天机城里面出来的东西吧。

就和那些洗澡的花洒以及漂亮的装饰柜或者那些食品一样。

真好啊……

她觉得自己从陈府那个魔窟来到了这个仙境,真好啊……

姜懿觉得梁瑟瑟这位小姐姐的适应能力还是很棒棒的。她放心了,也算是给自己的店里找到了一个固定的员工,如果不是店只有自己本人才能够进行穿梭,她直接将这对可怜的母子带到方寸城的话会更方便一些,而不是要从外面进行绕路。

不过今天她还有事情要忙,要再次去那个陈府。

把嫁妆拿回来是一回事,主要还是她对那个谭大人比较感兴趣,想去看看他们后续的处理会是什么情况。

要制盐的方子可以呀!

花钱来买嘛,和谁做生意不是做生意的,又有这么一家商铺在,后续的生意应该都会很方便才对。

不仅仅是盐,他

她还想卖更多更多的东西把好东西推广到世界各地去,将来一统大陆,哈哈哈哈哈。

也不是不可能吧,毕竟她说实在的世界是原著一桶江山。

反正在心里面吹牛也没有人会听到。

不过今天姜懿没有全民族风了,而是换上了魏晋风,外面又披上了大裘,毕竟外面的天气已经挺冷了。

“我出去辣,有人来的话就说老板不在等回来再说。”

姜懿其实还挺放心的,毕竟她觉得有缘人不可能有那么多。

在没有人带的情况下,直接找到这里的可能性,其实并不大。

至于梁瑟瑟,想要上岗的话,还需要学习一段时间才行。

……

姜懿出了门,顺着地图往陈府去,顺路还买了一串酸糕,她觉得还挺好吃的。

只是刚到陈副外面,那些个下人俱都是齐齐退了一步。

就是这个人!!

他们到今儿早上才能动!

分明是一个漂亮的小娘,怎的手下功夫那么可怕的啊……

管事的硬着头皮被请了出来,仰起那张菊花脸来,说:“姑娘里边请。”

姜懿背着手走进去,完全不怕里面人在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她现在对于自己的武力值早就有了清晰的认识。

别的不说,一拳一个金刚猛男还是做得到。

还是昨天的明心堂,还是谭轩,不过陈铭并不在,甚至于陈府这边一个人也没有,而谭轩俨然就像此间主人了。

姜懿发现边上的下人们也都换成了无力只更牛逼一些的护卫了。

3进京啦

2022-05-15

6一拳

2022-05-15

8娱乐娱乐

2022-05-15

10白庆芳

2022-05-15

14挑选伴读

2022-05-15

15五个伴读

2022-05-15

16班底为0

2022-05-15

书评(238)

我要评论
  • 是这么&?

    她们一开始也是这么做的,大家都是在宫里调教人的,还怕做不好吗?

  • 不让人&伺候,

    她所在的马车铺的软软,也不让人伺候,自己躺着多愉快,就当坐长途卧铺了呗,还是加宽的那种。

  • 们可不&有一丁

    不过她们可不敢在明面吐槽,毕竟这可是未来的太女啊!绝对!和对方的武力值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

  • 颜机会&一旁,

    “啪。”没有获得美颜机会的夏欢将小镜子丢到一旁,趴着玩起了手机。

  • “弄点&再加上

    “弄点下酒菜,要肉多多。”夏欢眼瞧着要过几日就要到皇宫的主战场了,再加上这几日游戏玩的有些累,总算也是想起来要干点正事儿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