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盐工艺的方子!这话一出,别说梁瑟瑟傻了眼,是上首的男人和他身后的侍从也是惊诧的看了回来。陈铭的冷汗都要下去了,这话是能随便说的吗?私盐哪里说能放在外面来的?但是确实有不少人私下里做一点儿,但…………但能说吗?还说当着这位贵人的面?“你、你陈铭的冷汗都要下来了,这话是能够随便说的吗?私盐哪里说能够放到外面来的?虽然的确有不少人私下做一点,但…………但能说吗?还说当着这位贵人的面?“你、你莫要血口喷人,你私闯我陈府,竟还大言不惭,来人!!来人!”。...

制盐的方子!

这话一出来,别说梁瑟瑟傻了眼,就是上首的男人和他身后的侍从也是诧异的看了过来。

陈铭的冷汗都要下来了,这话是能够随便说的吗?私盐哪里说能够放到外面来的?虽然的确有不少人私下做一点,但…………但能说吗?还说当着这位贵人的面?“你、你莫要血口喷人,你私闯我陈府,竟还大言不惭,来人!!来人!”

姜懿乐了:“你喊呀!你喊呀!你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理你。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说我血口喷人,指的是私盐的方子是假的?还是骗婚的事情是假的呢?”

陈铭倒是想要亲自上手将这人给甩出去,但大人还在,他偏偏什么也做不了。

他还想说什么,上首那人却是抬了下手,他也只能是把话给憋回去了。

什么制盐的方子,呸!他根本就不知道。

那人看向姜懿,语调温和:“这位姑娘,不妨仔细说说,若真是有什么亏欠的,我与你们做主便是。”

姜懿是按照地图名字所标注的小红点认得人,这会儿一瞧就知道了,这人叫做谭轩,眉长目深,倒是长得不错,还挺符合她的审美观。

她是个看颜色的人,无论男女都一样,所以态度也好了些。瞧着人不是姓陈的,又坐在上首,看着也能说的上话,就道:“事情其实不复杂,我呢,是梁瑟瑟的姑祖母。”

“你简直胡说!”陈铭忍不住了:“怎么可能,你看起来比她年岁还要小上一些,你…………”视线触及那位大人,将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谭轩这才说:“我瞧姑娘比这位还要在年岁上小上许多,是辈分比较大吗?”

姜懿捧着脸,做出一副对他的说法很满意的样子来:“是真的吗?那我驻颜有术哦?哈哈~我自小拜入天机城,大概是功夫练的好,所以显年轻吧?”

谭轩也不知道有没有信,只好奇的问:“天机城?未曾听说过,不知山门何处?”

姜懿说:“抱歉,这是秘密。”

毕竟全天下只有她一个天机城‘弟子’。

谭轩也没有追问这个,只说起另外的来:“不过天机~听着似乎与机关术有关?”

“鼹术与机关术自然还是有区别的。”姜懿只能截取游戏里对于天机城的描述,说:“我初入师门之时,有问过师姐天机城的由来,彼时师姐与我说…………”

“有献功称偃师,献艺于某王,偃偶足之蹈之,手之舞之,其形其态,栩栩如生。人之巧,竟与造化同功。偃之秘,代代延绵,通此术者,谓之偃师。又数百年,凌霄出铜,三界偃师咸聚于此,繁衍生息,有城天机。”

谭轩感叹:“竟如此神奇,那么~姑娘也通晓偃术?”

姜懿馨说她通个屁,不过现代器械用电用油,勉强假扮一下也是可以的。

想到这里就淡定了,笑着说:“那说自然。”

为了防止人没完没了,就主动提起了正事儿来:“这个不急,我们继续说我这侄孙女儿的事情。”

谭轩也意识到自己刚刚偏题了,点点头:“姑娘你说便是。”

姜懿满意了,继续说:“因为师门避世,所以我与家中的联系并不频繁,再加上又隔了辈,自然平日里就更少有联系。直到收到消息说是瑟瑟要嫁人了,才想着总要给添个妆。”

“只为天机城的东西放到外面还说太显眼了一些,担心给人招麻烦,便选了最为便宜的练盐之法。”

“本想着有这个在,夫家怎么的也会善待她。不想这陈铭骗婚在前,家中原就有一妻,居然骗了瑟瑟,回到广元府、进了陈府才知道人家只不过是要借腹生子而已。若不是她跑得快,只怕这会儿早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后院。”

“呵~若不是机缘巧合正好遇见下山办事的我,怕是也逃不过。”

“我今日话便放在这,侵占的嫁妆还了,练盐之法也得交出来,而此法陈家也不许再用,然后合离,将孩子还与瑟瑟。”

“你休想!!”陈铭顿了下,又赶紧补上:“胡说八道,根本就没有什么练盐之法!”

旁的一查便知,有谭大人在,他却是不敢狡辩的。

姜懿笑了下,她就等着这句话呢,取出个油纸包递过去:“诸位请看用我天机城练盐之法练出的盐,与外面的差别可不小。”

谭轩身边的护卫上前将油纸包接过去,打开,随即愣了愣,又将油纸包呈与谭轩看。

谭轩脸色阴沉下来,这雪白的细盐,根本与平日盐不同,不管这天机城是真是假,也不管这姑娘所说的有几分属实,但这练盐之法定然是存在的。

“砰!!”

谭轩一掌拍在扶手上:“陈铭!你好大的胆子!”

陈铭直接就给跪下了,大喊冤枉!

姜懿却是乐的不行,这东西一拿出来,这个锅陈铭就背定了!

只梁瑟瑟也是惊讶的瞪大了眼!!夏老板居然还随身带盐!!

哈!

厉害!

夏老板太厉害了!

谭轩没有只盯着陈铭,呵了声,自然有护卫将油纸包拿过去给陈铭看。

陈铭一看之下顿时就瘫软了~

这事情不能认!

他也根本就不知道!!

“大人!!定是这妖女妖术!大人!!冤枉啊!”

谭轩才不在乎他喊什么,他只知道这练盐之法可不能留在陈府!

陈家悄悄的贩盐他是知道的,往日里也是态度随意,只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盐!!

真的是好大的胆子。

不过这会儿不是拿到台面上来说的时候,看向姜懿道:“姑娘莫要担心,若姑娘所言属实,那定然会给姑娘一个交代,不若我让人先安排姑娘住下,也好让这胆大妄为的家伙把事情给交代清楚。放心,嫁妆单子上的东西一个也不会少。”

姜懿心说我信你个鬼!要扣人?哈!

只笑着起了身:“谭大人,留客便不必了,明日此时我再上门便是,希望到时候,嫁妆依然清点好了。”

谭轩自然是不可能就这么放他们离开,可刚刚想开口,眼前一花,那两位姑娘就都不见了身影。

如此诡异的轻身功夫,那还真是闻所未闻!

天机城,难不成竟是真的?

只还没有等他的其他吩咐,外面就有护卫冲了进来:“大人,方才有人将外面的护卫都给点了穴!”

陈铭看过去,后面又冲进来一个嬷嬷:“大少爷!孩子、孩子呗抢了啊…………”

3进京啦

2022-05-15

6一拳

2022-05-15

8娱乐娱乐

2022-05-15

10白庆芳

2022-05-15

14挑选伴读

2022-05-15

15五个伴读

2022-05-15

16班底为0

2022-05-15

书评(258)

我要评论
  • &这一路

    这一路一走将近月余,炸鸡阔乐没有少,追剧也没有断,适应感良好。

  • 要过几&到皇宫

    “弄点下酒菜,要肉多多。”夏欢眼瞧着要过几日就要到皇宫的主战场了,再加上这几日游戏玩的有些累,总算也是想起来要干点正事儿了。

  • 依的,&背笔直

    那些宫女们本来是不依的,只绷着脸,腰背笔直,一个赛一个的严肃,已经准备好要教育人了。

  • 是俗了&绉的要

    不得不说,俗是俗了一点儿,但的确是比原来那些文绉绉的要好记多了。

  • 这些宫&命来的

    而眼前这些宫女和太监自然也是奉了各家主子的命来的,她也不要求人家说些私密的,就想知道些基本的……八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