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懿实际上对于将要来临的夜幕降临时并也没觉出什么危险来……该玩游戏但是玩游戏,但是拍趴着玩了一会儿就会觉得有点儿累,索性坐到桌前拿着纸笔就规划到广南以后要做什么了。当然被被流放外面的时间望着当然不短,就这还也没给与任何钱财上的支持。夏府带出的钱财还以毕竟被流放外面的时间看着肯定不短,就这还没有给予任何钱财上的支持。夏府带出来的钱财还以苦修无需这些为由给扣下了,可以说是相当的抠门了。。...

姜懿其实对于即将到来的夜晚并没有觉出什么危险来……

该玩游戏还是玩游戏,不过拍趴着玩了一会儿就觉得有点累,干脆坐到桌前拿着纸笔开始规划到广南以后要做什么了。

毕竟被流放外面的时间看着肯定不短,就这还没有给予任何钱财上的支持。夏府带出来的钱财还以苦修无需这些为由给扣下了,可以说是相当的抠门了。

也就是说,她这次过去就是一个有着苦修的名头,单个生活水准最低的傀儡而已,这他肯定受不了呀,所以说还是要搞一下基建的。

当然了,种田是包含在基建里面的,这种事关民生饱肚子问题的东西可是不能丢的。

所以说,农业方面的事情肯定是要早早就抓起来的,哪怕她这次过去一没有自己的封地,二没有任何的名号,更不存在仪仗之类的东西,但她已经是考虑好了。

哪怕他们要她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在广南苦修,除了她的命什么都不管,但就算是这样,她也得冲一波。

基建、发展自己的势力至关重要!科学的路子走的通当然最好,但如果走u通,那就干脆走‘神的崇拜’的信仰路子!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培养自己的班底,也就是这一群孩子们。

孩子们现在的年纪是比较小,但是同样的,自己离着小说原著中炮灰到的时间也还有一段很长距离,没看男主都还是一个小萝卜钉嘛。

想到这里她干脆把孩子们的课程给列出来了。

当然了,她自己是不会教的,但是可以网络授课呀!

把内容拷贝到投影啊,或者电脑里面去让他们跟着名师一起学习,完全没有任何的压力的话吗?

不过那里面学的都是简体字,繁体或许还得另外学,这才不会造成和现今社会的脱轨,这点还是不可避免的,孩子们也会更辛苦一些。

另外,任何事情都比不上自我的保护能力重要。所以说习武这块也是要跟上的,自己如果能交最好了,不行的话估计还得请人来教才行。具体还得到时候到了地方慢慢琢磨才行。

这边姜懿正在写计划,而对面的长春楼上这会儿也有人在看着她。

长春楼也是当地比较有名的酒楼,随着夜深也渐渐安静下来,毕竟这地方离着花街还是有点距离的,而此时长威镖局的少当家贺停钰就在最上边的房间。

“少当家是要保护那位小娘子吗?这不合规矩。”常小豆还是挺担心的,交州有自己的规矩,这么一大笔钱,心动正常,而且人家也就谋个财而已,也不害命,抢到了也会各家分过去~

这么个老传统可不好打破。

贺停钰呵了声:“谁说的?我不过是在这里盯着他们不要过头了而已。”

他说的还真的是认真的,其实他并不担心他们抢劫钱财,这也是交州城的规矩,要谋财可以,各凭本事,但绝对不能害命。

说句现实的,规矩是规矩,但若真的想帮也不是不能。

他长威镖局的生意做的大的很,表面就走个镖,但运河自北向南,这生意其实就是他们包了数十年的。

二叔难不成是白出家的不成?

可问题在于若真的帮了,就要给别人一个合理的交代,这就比较繁琐了,所以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帮。又不是天仙~

他之所以在这里盯着其实也就是担心这群人抢钱的过程中脑子一热对人家姑娘做些什么来而已。

若真是那样,他肯定也是要干预一下的。

他贺家做的是道上的生意,而作为唯一继承人的他自然也不是个乖仔,但基本道义还是讲的,这种事情肯定是不会看着发生的。

当然了,既然他们镖局已经接了镖了,哪怕这群人被抢的干干净净的,他也会将人送回去。

眼下只希望那位姑娘到时候不要太蠢了,把裙子上面有些宝石随随便便藏几颗起来才好。

正这么想着,街道上面就来了不少人的黑人。

交州城偏僻,晚上除了花街之外,各处都歇得比较早,所以这么一会儿街上就连打个人都看不到了,黑漆漆的一片,只有隐约的几个灯笼飘在那儿。

那些个黑衣人们分工有序,有些直接就从客栈的正门进去,有两个更是直接攀附着屋壁上了楼。

眼见着要去的就是那名女子的房间。

要问他为什么知道那名女子的房间…………

这还不容易吗?客栈老板为了避免损失以及分一杯羹,早就贴到外面了,只要注意点,人人都能看见。

他算着时间,打算时间一旦超过了半盏茶他就会去干涉了,若是用的太久时间,鬼知道他们都会做些什么。

可是没想到那些人刚开了窗户进去,也就这么短短的一瞬间~

就听轰地一声,那扇窗户连两个人就一起被从二楼给砸了下来。

诡异的是那被砸下来的两人并没有什么动作与声响,而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贺停钰惊讶的看过去,就见白日里穿着珠宝裙的那女子,这会儿就站在窗前向下看,衣服已经换成了白色的长衫,一张脸粉黛尽除,眼角微挑,看着倒是有些凶悍。

那女子看了会儿,似乎听到什么声响,就回声往后走去~因着遮挡的关系,贺停钰就看不到后续了。

不过没一会儿一楼的门也被炸开,几名黑衣人前前后后的也被一起给打飞了出来。

那名着白衫的女子背着手从门里出来了,脚下一挑,原本洛在门槛那里的一名黑人一下子就飞出去老远。

贺停钰心下哈了声:原来不是带着珍宝的小绵羊,而是大力女金刚啊。

真真是瞧不出来。

本想关个窗,可长春楼这会儿都亮起了灯,大家都开始看热闹了!

毕竟这种城里的生意向来是只杀生人一次的,所以有些要做老生意的商人都会故意跟着上这么一趟,散点钱财以后好在这边安稳做生意。这种当面被干掉的事情还真是难得一见。

哈!!这种热闹怎么能不瞧?

于是贺停钰干脆也趴那儿继续看了……

3进京啦

2022-05-15

6一拳

2022-05-15

8娱乐娱乐

2022-05-15

10白庆芳

2022-05-15

14挑选伴读

2022-05-15

15五个伴读

2022-05-15

16班底为0

2022-05-15

书评(300)

我要评论
  • ,反正&个炮灰

    她对那些隐秘的信息没有什么意思,反正书里写了一堆的,就没有一个和善人,尤其是对于她这个炮灰+替身来说。

  • 的,但&在宫女

    夏欢看了匣子,反正也看不出什么贵不贵的,但好看是真的好看,便在宫女的引领下上了马车,一丝儿的不舍也没有。

  • &后面从

    但夏欢还是找机会去了屏风后面从商城买了内裤换上。虽然她是个穿越的,但也不想穿别人的亵裤。

  • 没有办&,还是

    毕竟原著也不会说的那么细致,而且因为走的主角视角,所以很多小细节方面根本没有办法去抓,还是只能靠自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