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课后是要的学文读书习字。这个姜懿是让他们先信用背书,读书习字得慢慢来。背的自然是诗词歌赋一千首的第一部分,先把前十首给背下去先。但是很多人都说不去理解意思的情况下,死背硬背也没说用。但这再说有注释在?无中生有几人帮着解释就行了。多读多背多记挺好的这个姜懿是让他们先背书,习字得慢慢来。。...

数学课之后是必须的学文习字。

这个姜懿是让他们先背书,习字得慢慢来。

背的自然是诗词歌赋一千首的第一部分,先把前十首给背下来先。

虽然很多人都说不理解意思的情况下,死记硬背没有说用。

但这不说有注释在?无中生有几人帮着解释就行了。多读多背多记挺好的,反正姜懿觉得自己作文一直高分和这个有关系。

再说了,孩子们多背背,以后出去装13多时候也能用的上不是吗?

……

大家一开始是看个热闹,后面就越来越觉得了不得了。

先是数学课时孩子们拿出的算盘,那珠子光溜溜的,是什么玉石所制的不成?

再到诗词~

哈!这些诗词怎的都没有听过,是北方新作出来的嘛?

可再问那些孩子是何人所作时,听听这些孩子说的什么?

李诗仙?

未曾听说过啊~

也不知道这方寸书院、哦,他们叫方寸学校,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不过感兴趣的人多,但也没有上去找事儿的。毕竟这些孩子一看就了不得,谁都怕惹麻烦不是?

瞧瞧这些个学生们穿的怪模怪样的衣服,但料子也不知道是什么,细密的很。

每人还挂着个金锁片,一人一个琉璃杯……

这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嘛?

那么大的琉璃杯,还有盖的呢!简直是见所未见!

“哒!”

一个娃打开水壶喝了两口,润了润喉咙,继续跟着背书。

而姜懿这会儿坐着旅店特约的小轿子到了地方。

“先生,到了。”

明心掀开帘子,桃子便扶了姜懿出来,被对方手腕上的表给闪了一下。

这东西还真神奇,可以看时间呢,还是一点儿也不差的那种:“先生,这便是长威镖局,交州的三大镖局之一。不过奴也是往年帮师傅跑信件经过交州那会儿听过一次,再具体的就不知道了。”

“无妨。”姜懿看着面前的建筑,威武的石雕,大气的门楼~

长威镖局?

明心笑着和她说八卦:“长威镖局在京师其实还挺有名的,只不过奴一直在宫中,倒是未曾有机会一睹风采。”

“风采?你说的是人?”姜懿疑惑脸,一开始还以为说的是长威镖局有名呢,还想着莫不是一个连锁行当不成?

“可不是人?那长威镖局的二当家当年可是姿容盛京师的,一场武举可把京师的小娘子们给迷的乱了心……”

咦?姜懿最喜八卦了:“后来了?被哪家给勾了?”

“那倒未曾,人家出家去了。”

“……”这个故事顿时就无趣起来,姜懿看向迎面出来的、穿着短衫的少年人。

许是三人一看就很有钱,总之镖局外边的少年很快就迎了上来,看着还挺机灵的样子。

“几位是要寄信还是押镖呀?带些小货也是可以的。”

视线落到姜懿身上,就被那些裙子上的宝石给闪了,强迫自己收回了视线:太有钱了!!大主顾来着的吧?

当下笑的更甜了:“您几位选咱们长威镖局算是没错了,老字号,有信誉!!来来来,贵客进来细谈。”

几人自然跟着往里走,姜懿还挺好起的,古代镖局是个什么样的运作模式来着?

-签到交州城·长威镖局:恭喜获取[小天才定位手表]x99。有了这个小宝贝,就再也不用担心找不到人啦!无需漫游费、无需包月!全年免费使用,是带娃的超级伴侣!

姜懿:“……”

东西是不错啦~

但介绍要不要这么搞?

“各位贵客先喝杯茶,我这边就去寻主事的来。”那机灵的护卫将人带进大堂,麻利的让人上了茶,自个儿便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没一会儿就窜到了后面:“少当家少当家!有大生意上门了!”

院里的天井处着了劲裳的年轻男子收了刀,随手一甩,那刀环一转,便挂回了边上的武器架子上。

这才看向喊话的人:“常小豆,不是和你说了不要咋咋呼呼的嘛?咱们长威接的大生意还少了吗?”

“哎呀少当家!这是真的大生意!哦吼!那小娘子满裙子都是宝石~往日我只见到那些贵妇人偶尔手指或者发簪上有一颗的,她满裙子都是哇。”

“真有那么多?真的是宝石?”

“哎呀,那五颜六色亮晶晶的,就算是琉璃也值不少钱呢。”

“这倒也是,走着~”年轻人将方才练功撩起的袍子给放下来,道:“瞧瞧咱们的大生意去。”

……

年轻人步子很快,转眼便到了正堂。

姜懿正摇着扇子,就见门外进来一个年轻的男人~

啧!!

这宽肩蜂腰、这斜眉杏眼~

看!是帅哥鸭!

一身深色布衣也挡不住的英俊!

那年轻进来便是一拱手:“在下贺停钰,诸位请镖?”

江湖气十足。

不过嘴上说着诸位,视线却落在了姜懿身上。

果然是……有钱人啊!

他虽然自己穿着布衣,但长威镖局立足交州多年,黑白都有些交情,自然是荷包鼓鼓不说,家中小辈的见识也是不少的。

至于穿布衣?纯粹是吸汗呗!

啧啧!看看这个小娘子的裙子的确是闪的很~

看着已经是可以嫁人的看机了,却没有梳起发髻来,看来和自己一样是个要求比较高的?“请的什么镖?”

这会儿几位当家都在外面走镖,贺停钰一个人在这,有大生意上门,自然就信阳的了。

哈!一直不让他独自走镖,这机会不就来了?

不过他说的话小娘子大概不太好答?听得懂吗?

姜懿自然是不知道那些个江湖术语的,不过不懂就是不懂嘛,她也不会不懂装懂,也就直说了:“我们这一行要往广南去,不过都是些女人孩子的,听闻路上不太安全,就想着请些人,能保护好孩子们就行。”

孩子们?

是这个小娘子主事?

贺停钰想了想,笑着问:“几个孩子?”

“29。”

“人数不少,价钱不低。”

“价钱好说。”

“合适启程?”

“若是明日能寻得厨娘,物资也能备齐的话,那自然后日就能出发。”

“需要厨娘?不便,不如让镖局中的厨子跟上,老刘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也做惯了大锅饭。”

姜懿一合扇子,高兴了,这人说话爽快:“那自然再好不过了。”

双方敲定好明日过去点车,这就算散了,姜懿付了定金后又坐上了轿子,准备去采买物资,顺便签到打卡。

明心跟在轿子外问:“先生可要多看几家?这……这想来是少当家,看着太过年轻了。”

姜懿笑着说:“这倒不必,他长得不错。”

明心恍然大悟!殿下年岁不小,莫不是来凡间就是为了那什么……

他明白了,他会替殿下搞定的。

3进京啦

2022-05-15

6一拳

2022-05-15

8娱乐娱乐

2022-05-15

10白庆芳

2022-05-15

14挑选伴读

2022-05-15

15五个伴读

2022-05-15

16班底为0

2022-05-15

书评(218)

我要评论
  • 桃去找&随行的

    还有宫女觉得是夏欢耍的把戏,还拿了核桃去找随行的护卫尝试了,结果人家只能给弄碎,要捏成粉末那可是万万不能的。

  • 么那么&呢?

    好看是好看的,但是……怎么那么像异域来的那些女人呢?

  • 还是找&裤。

    但夏欢还是找机会去了屏风后面从商城买了内裤换上。虽然她是个穿越的,但也不想穿别人的亵裤。

  • 歪歪的&处~平

    夏欢深觉武力值赛高,完美!只爽歪歪的坐在车里,经过一处、签到打卡一处~平时就追剧刷漫,倒是充实的很。

  • 再就是&说不定

    再就是她身边的五个宫女和两个太监了,不过这些回宫说不定还会重新梳理一遍,所以现在并不怎么重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