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女成了真正的皇太女,但班底是个0,唯一的几个伴读,人貌似平均分配来了,但伴读?这与其说是伴读,还倒不如说是玩伴来的最合适。唔~虽然的话现在的就急着捞班底,目的也太醒目了。再说皇帝目前仍然还身强体壮,是那群小崽子也还都是个宝宝。并且……冲是肯定要冲唔~。...

皇太女成了真正的皇太女,但班底就是个0,唯一的几个伴读,人倒是分配来了,但伴读?这与其说是伴读,还不如说是玩伴来的合适。

唔~

但是如果现在就急着捞班底,目的也太显眼了。

不说皇帝目前还身强体壮,就是那群小崽子也还都是个宝宝。

而且……冲是肯定要冲的,但是也得把握好度才行。

适度的时候,皇帝肯定是会端水的,但如果超过了这个度,有没有可能他率先调转枪头来面对自己呢?

毕竟皇帝的优先肯定是皇位的,那么多历史故事和小说难道是白看的嘛?皇帝嘛,哪怕是最喜欢的儿子,也只能是他主动把皇位让出去,而不能是人主动过来抢。

其实她还是清楚的,这个时候她如果主动去问皇帝要人,人家还真不一定会不给,但是~意义不大。

先不说朝中大臣们背后的人一堆堆的,为皇帝所用是一回事儿,可下一位皇帝呢?人家有着自己支持的对象,管一个炮灰?这可算了吧。

这可不是宫女太监,相处着暂时拉到自己阵营什么的~

人家家大业大,各种关系盘中复杂,她一个完全没有任何根基的人说什么都是白搭。

算了,那群崽子还那么小,还有那么多年,慢慢筹划吧。

咦?!

不对啊!

《一桶江山》的男主现在还是在吃手指的年纪,这和他那个小乞儿所组成的班底完全对不上啊。

奇怪!

太奇怪了!

哎呀!

脑容量不够用!

烦!

……

不过再怎么烦,烦着烦着就又睡着了!

急什么呢?是愁吃还是愁穿了?

慢慢来嘛……

于是这一心安理得,睡眠质量就特别的好了。

等一觉睡醒,自然已经是天光大亮。

桃子有些战战兢兢的伺候洗漱。

说是伺候,其实也就是递个帕子而已,殿下自个儿就用那漂亮的牙刷子沾着奇怪的东西刷牙,味道闻着可香了。

不过……今天本来殿下是要去慈宁宫给皇太后请安的,可是喊不起来,那边也没有人过来催,这就拖到现在了~

“咕噜咕噜~”姜懿簌了口,又开始护肤。

什么登基成皇系统啊!她要美啊!!

女神系统能不能来一个?

好在商城里护肤品不贵,效果好,也是她喜欢的香味~水润润的!完美!

每天最幸福的时候就是能够美美的护肤,再画个美美的妆了。

姜懿很清楚,她是个女人,现在是皇太女,未来还要努力的去做皇帝,所以她不仅要和男人们打好关系,也一样要和女人们做好朋友,英气要有,娇娇也做得。

就先从皇太后和没有儿子的皇后下手吧。

给自己化了一个骚气的妆容,眼尾一挑,又换上了改良汉服,脑袋上附带了一朵鲜艳的大红花,对着镜子转了一圈,上上下下都觉得满意了,这才开始挑选‘礼物‘。

护肤品总是没错的,不提功效如何,就是那些漂亮的包装也足以让人喜欢了!噢!感谢玻璃!

不过她不会制造玻璃,学渣没有办法,只能一边用武力开路,一边希望哪天能够拿到一些类似于制造类的签到奖励。

毕竟要发展才能奠定基础,奠定了基础才能做皇帝嘛!

当然,眼下武力值的奖励其实也的确是很有必要的,她能这么浪,也的确是托了这个的福。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走着吧,去给皇祖母请个安。噢,带上我师傅准备的小礼物哈。”

桃子战战兢兢的应了声~

之前殿下展现大拳头的时候她有些害怕,但是是害怕殿下的无情的拳头,但现在……!!是真的慌!!

是真的慌!

就在刚刚,殿下那嫩白的小手一挥,就冒出来了很多东西!!

所以!!殿下不是妖就是精,不是精就是怪,不是怪就是仙吧?

她无比的希望殿下是仙!

不过惊慌之余又有些激动!

殿下这是在给她机会啊!!

当下就喊人:“来人!!殿下的师傅准备了些东西,你们手脚都轻一些,弄损了仔细你们的皮!”

如果嗓音没有因为过于激动而有些破音的话……就更完美了。

姜懿在前面笑了下,她的确是故意的,毕竟师傅总不能天天莫名其妙的出现吧?

次数多了,别人总是要多想的,与其这样,虽然她没有遮掩的意思,但总有经常会带在身边的人,下次就可以更加的光明正大的了。

还隐约听见宫女们的惊呼:“殿下的师傅……可真了不得,这些琉璃可真漂亮啊。”

“还有这些……亮晶晶的,可真漂亮。”

姜懿勾了下嘴角,哪个姑娘不爱美?姑娘们只要好好工作,好好表现,这些东西她包圆了呗!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慈宁宫,后面的宫女都小心翼翼的乘着托盘,一看就是送东西上门的。

有这个阵势在,哪怕她错过了早上的请安,别人也会因为好奇礼物而早早的请她进门。

姜懿是以己度人,觉得如果是自己的话肯定会想早早看到礼物。

果然,皇太后那边没有多久就请了人进去。

其实皇太后本人对请安不请安的并不在意,她的孙孙们可太多太多了,人一多,感情就不够分了呗,这很正常。

更遑论还有之前的香炉事件。

不过人家带着礼物上门,也没有往外赶的必要,她还挺好奇会是什么东西的。

毕竟是能一拳打飞香炉的孙女儿~

这还是头一个呢。

姜懿也很识相,完全没有陌生感,哪怕这只不过是两人自初见、册立之外的第三次见面,她也就跟两人关系超级密切一样笑眯眯的凑了过去,也没有请安,直接就坐下来了:“皇祖母,我师傅托我给您送礼呢,礼物比较特殊,今日这才来晚了,您可不要怪我呀。”

不是‘不会怪我吧?‘,而是‘可不要怪我。‘,这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儿。

皇太后对她无礼的举动视而不见,虽然有些新鲜,但现在更多的是对于礼物的好奇:“噢?是什么?”

毕竟这位孙女儿有一双铁拳的,她的师傅,送的会是什么呢?大锤?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的样子……

3进京啦

2022-05-15

6一拳

2022-05-15

8娱乐娱乐

2022-05-15

10白庆芳

2022-05-15

14挑选伴读

2022-05-15

15五个伴读

2022-05-15

16班底为0

2022-05-15

书评(277)

我要评论
  • 趴着玩&机。

    “啪。”没有获得美颜机会的夏欢将小镜子丢到一旁,趴着玩起了手机。

  • &桃花瞧

    桃花瞧着这位主脸上那阴恻恻的笑容,整个人都打了个哆嗦~这、真的没有问题吗?

  • 也是奉&不要求

    而眼前这些宫女和太监自然也是奉了各家主子的命来的,她也不要求人家说些私密的,就想知道些基本的……八卦。

  • 里,经&很。

    夏欢深觉武力值赛高,完美!只爽歪歪的坐在车里,经过一处、签到打卡一处~平时就追剧刷漫,倒是充实的很。

  • 都这样&允许她

    天气闷热,她不耐穿那些厚重,反正金手指大,穿的角色又是个炮灰+替身的倒霉蛋,怎么的?都这样了还不允许她横一点?

  • 她穿的&分宽大

    今儿个她穿的一条民族风的长裙,袖子七分宽大,露着的小臂上戴满了首饰。裙摆长至脚踝,露着双手工编织的牛皮单鞋。

  • 只又让&都指不

    只又让人送去了一匣子的首饰,件件都珍贵非常,任谁都指不出个错来。

  • &对于她

    不过这对于她来说是好事,离开这个对于原主来说比较陌生的环境总是好的。

  • 越的,&裤。

    但夏欢还是找机会去了屏风后面从商城买了内裤换上。虽然她是个穿越的,但也不想穿别人的亵裤。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