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自然而然是有的。”那小伙计的一点儿楼上,道:“三楼包间,远离它台子,近湖,里面除了个小戏台,也可以点人来唱曲。”姜懿不喜欢坐高处,就说:“就这个吧。”小伙计的一声好嘞,不迭的就领着人上来了,热忱的问:“咱们白庆芳的席面很不错,贵人是要来桌席面但是只上些姜懿喜欢坐高处,就说:“就这个吧。”。...

“那自然是有的。”那跑堂的一点楼上,道:“三楼包间,远离台子,近湖,里面还有个小戏台,可以点人来唱曲。”

姜懿喜欢坐高处,就说:“就这个吧。”

跑堂的一声好嘞,忙不迭的就领着人上去了,热情的问:“咱们白庆芳的席面不错,贵人是要来桌席面还是只上些茶点?”

姜懿出宫之前就只啃了一个迷你汉堡,这会儿也饿了,便说:“上席面吧,边二个多开一间再摆一桌。”

大家都没有吃,刚好一起。

桃子和梨子则用心记下姜懿的话,现在不太熟悉,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做,不然这会儿这些事情都得是她们和跑堂的沟通的才对。

只是怕多事儿惹得主子不开心,若是一个巴掌把自己给拍飞出去……

额~想想就发抖。

并不想和慈宁宫的香炉一个待遇。

记下来记下来,主子不喜欢别人伺候着吃饭,也不喜欢别人左右决定。

~

一行人上到三楼,跑堂的直接开了左右相邻的两间,心下还挺惊讶的,不知道这位到底是哪家的小姐,这般大方?居然在白庆芳的三楼给下人也开了间房?

啧啧!

他是见惯了来白庆芳的纨绔的,其中不乏花钱如流水的,可那是花在自己身上,可这花在下人身上的……

“贵人要听什么曲儿?男嗓还是女嗓?点唱还是看戏?”

选择还挺多样,姜懿反正也不懂:“男女都喊来吧。”

听听看,反正出来玩儿嘛,时间也有的是。

又与桃子他们说:“你们去隔壁吃吧,不用在这里候着。”

桃子纠结了下,想说身边没有人伺候不合礼数,但再一想,这位主子就没有合过礼数好不好?

干脆的和梨子去了隔壁,以及夏中也来了,就等吃了下去替班夏无。

“这还是第一次坐下来吃到白庆芳的席面。”夏中感叹:“瞧瞧这菜色,啧。”

梨子好奇的问:“坐下来?你以前也来过白庆芳吗?”

夏中觉得这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只嗯了声:“以前都是匆匆站着吃一点。”

梨子还挺羡慕的:“真好啊,你们能经常出宫,我这还是第一次呢。”

夏中听她这么说就知道她不是京师人士了,不然就算没有家中亲戚每月过来见面,总也是在外面跑过的吧?

不过宫中这样的人多了,他也没有当回事儿。

至于问询这两人关于主子的事儿?那还真不需要,他们是陛下的人,只要当陛下的耳目就好了。再者,校园工作人员杂的很,大多人都是各宫各殿安插进来的,问了也没有意义。

……

而姜懿这边,倒是爽歪歪,白庆芳的席面真的没话说,让她对这个传输世界的美食相当的期待。不是未开化的美食荒漠就好,别的不说,至少有烤鸭啊!那脆皮香的~

烤鸭、烧鹅、炸鸡,完美晚餐,快乐碳水!

那抱着秦进来的男女行了个礼,但额角还是忍不住抽了下。

这位贵人穿的跟个仙女儿似的,眼角眉梢不知道涂了什么亮晶晶的东西,怪好看的,如果……声线不是那么粗、咳~豪放的话。

其实也还好?无非就是速度快了一点,可……姑娘家不是应该吃完后再叫他们上来唱曲儿的吗?平日里夫人小姐们来的不少,或在楼里,或包了船,甚至请进府里去,但那都是喝喝茶吃吃糕点就罢了的,可眼下这……

吃鸡、吃鸭、吃鹅……

“唱吧。”姜懿擦了擦嘴,说:“活泼一点儿的。”

“??”活泼一点的?

“这样吧~”姜懿从系统的商城里购买了一堆的乐谱来,这东西很靠谱,直接给翻译成了现在的标识:“研究研究,唱这些吧。”

“可以先唱那首江归江。”

与谱子一同递过去的还有一袋子小银鱼。

几人都没有拒绝,那些个贵人们都喜欢把银子打成讨喜的模样,显得赏人高雅些,人家要做,他们自然也是能收的。

不过让唱自带的谱子这事儿还挺新鲜的。

几人拿了谱子就去一边研究了,总不能看着人吃饭吧?

不过这越看就越有意思,轻轻哼了下,的确是好听的,不过都是他们没有听过的曲儿,也有点……调调很怪?

几人相互看了看,推了个出来说:“这……恐怕得多琢磨个几日才行。”

他们虽然是唱曲儿的,但如果随随便便的敷衍,那也是自砸招牌。

姜懿想了想:“那就随便唱你们平日唱的就行,我过几日再来。”

那人又问:“可否抄录下谱子?”

这记录谱子的纸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居然这么光滑洁白,真漂亮啊~

“不用抄,就放这儿,我过两日再来。”无论是纸还是谱子对她来说都不是珍贵的东西,她只是需要生活上的调适而已。

让几人该弹琴弹琴、该唱曲儿唱曲儿,她则边刷手机边吃饭。

姜懿的习惯很不好,一顿饭能够边吃边看吃上个一两个小时,穿越前就经常因为这个被长辈们叨叨。

不过这会儿在别人看来,她只是拿着一个葫芦把件在那里边吃边发呆而已,还是有些奇怪的。

姜懿自己不觉得,但唱曲儿的都有点走神了:这贵人……莫不是有什么病不成?

姜懿只在刷刷刷,她最近一直在看替身炮灰之类的逆袭文,希望从一堆小说中找点可发展性的路线来,先画重点,之后将人列到关注列表,保持重点关注。以后自然也是要注意几个重点之间有没有保持往来或者其他什么关系。

长期刷下来,她也给自己的剧情做了个‘表’,自然也发现了自己现下这个世界是有几个特别需要注意的人。

先是夏夫人。

这是一个封建社会,对女性不是很宽容。可夏夫人却可以以未婚先孕的身份直接招赘婿,还撇开一堆的兄弟,自个儿牢牢的握住夏家掌事的权利。

为什么皇权不皇权的也毫不在意,皇帝拍拍屁股走了,她不仅不挽留不难过不期待,还转身就招了个赘婿不说,还弄了个替身女儿来,

相较之下,皇帝更像个被借种了的人,毕竟之后人家不吵不闹的,总得给夏家一些生意上的便利吧?

反正以姜懿‘读者’的角度来看,夏夫人就是重生换攻文中的古言大佬,当然,目前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就对了。

3进京啦

2022-05-15

6一拳

2022-05-15

8娱乐娱乐

2022-05-15

10白庆芳

2022-05-15

14挑选伴读

2022-05-15

15五个伴读

2022-05-15

16班底为0

2022-05-15

书评(307)

我要评论
  • 分宽大&单鞋。

    今儿个她穿的一条民族风的长裙,袖子七分宽大,露着的小臂上戴满了首饰。裙摆长至脚踝,露着双手工编织的牛皮单鞋。

  • 穿越就&能离开

    对于穿越者来说,一穿越就能离开原身熟悉的环境简直是最佳开局好吗?

  • 但在夏&了。

    但在夏欢将车内的铜制沙漏给捏成粉末之后,她们立马就乖乖的照办了。

  • 细节方&面根本

    毕竟原著也不会说的那么细致,而且因为走的主角视角,所以很多小细节方面根本没有办法去抓,还是只能靠自己。

  • 人之外&风寒,

    夏欢本人非常的满意,除了不用带夏府的人之外,夏夫人那边也不用见了,这还是人家主动的,道是女儿这一去就和远嫁一个样儿,伤心不已,还染了风寒,这就不好靠近女儿了。

  • 皇帝不&难当大

    皇帝不到五十,特别能生,成年的儿子有十一人,不过都废掉了,大多是身残志不坚,总之都是难当大统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