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欢……哦不,现在的是姜懿了,她指的娱乐,可不其中包含于性别的性质。但是不论是宫女但是太监,好像都对京城的了解不多。所以她们更早就被送进了宫中,也也不是各宫娘娘的陪嫁,自然在外的四处走动就更少了。但是问题也并不大,姜懿最终决定按照现场签到系统随便找,嘛迟早会都要因为她们很早就被送进了宫中,也不是各宫娘娘的陪嫁,自然在外的走动就更少了。。...

夏欢……哦不,现在是姜懿了,她指的娱乐,可不包含于性别的性质。不过无论是宫女还是太监,似乎都对京城的了解不多。

因为她们很早就被送进了宫中,也不是各宫娘娘的陪嫁,自然在外的走动就更少了。

不过问题也不大,姜懿决定按照签到系统随便找,反正迟早都要签到把卡给打全的。

给自己画了个妆,姜懿又弄了个小巧的复古化妆包,把粉饼、口红、眼线、棉签等有可能用到的东西给塞进去,然后交给了梨子。

她今天出宫就带四个人,桃子和梨子,前者会来事儿,相处的久,人也识趣,后者是桃子强烈推荐的,听说很细心,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也都拿得出手。换言之……适合充门面。

另外还有夏无和夏中两名太监,夏生和夏有则留下了。

这四位太监都是会些拳脚功夫的,大概是皇帝那边特意送过来的,姜懿也没有想避着,端水大师嘛,也得给些面子。

于是出宫的小分队也就集结完毕了。

桃子管钱,例子管化妆包和帕子,夏无和夏中负责安保问题。

而在姜懿踏出宫门的时候,她出宫的消息已经第一时间就被送到了各宫各殿当中。

漪澜殿的娘娘正在逗弄流着口水的孩子,浑不在意:“看来在夏府也是个兽宠的,贪玩儿好啊,随她去罢,届时选伴读的时候让家中送个好看的少年郎进来,要惯会哄人的那种。”

永延殿的娘娘则正在教儿子学步,闻言笑道:“喜欢玩儿就出去玩儿嘛,本就是爱玩的年纪,再者,未来储君多放纵些也没什么的,让家中给她选几个玩伴好了……”

天梁宫的妃子正看着孩子吃蛋羹,满眼的温和:“这个年纪可真好,我在她那个年纪,也喜欢着男衣出去玩儿,左右也就是花些银子而已。”

中宫的皇后正在吃广南运来的荔枝,自由一旁的小太监给帮着剥,闻言乐了:“还挺会玩儿,等回来送碗甜汤过去。”

东宫皇妃似乎并不在意,只管抄佛经。

而西宫的贵妃正让人开了库房:“送些小姑娘喜欢的料子过去,女人嘛,不管什么年纪,总是都喜欢新衣裳的。”

……

而此时姜懿一行已经到了宫外,马车慢吞吞的走着,姜懿靠在车壁,目标直指看戏的白庆芳。

只车帘子打着,姜懿就当做游览车边走边看了,只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

作为大元的政治文化中心,怎么京师那么多的乞丐?

“靠边停。”

“是。”

姜懿也不要人搭手,直接踩着脚蹬就下去了。

路旁的人都不由看了过来~入眼就是那双素净的绣鞋、与脚踝上的珍珠脚串。

“那女子居然未着罗袜?”

“好不知羞。”

姜懿看了过去,在那说话的两人面上一扫:“怎的?老娘爱穿什么穿什么,管那么宽,你是陛下吗?”

她身量高,长相又英气,面对男子全无惧色,反而是带着淡淡的嘲讽……

“!!”那两人吓了一跳,这种话……简直、简直是大不敬!!

这女人一身打扮跟仙女儿似的,怎么说话这般粗俗?她不要命了,他们可不想跟着!这天子脚下,怎么敢说这个?

只能是匆匆丢下一句“疯婆娘”就跑了。

姜懿心下啧了声:她不怕别人看,欣赏美色嘛,这种事情她自己也喜欢做,看到漂亮的小姐姐小哥哥也会多看几眼。

可她又不是傻子,别人什么样的眼神她会看不出来?

呵~

边上的桃子和梨子愣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反应过来:发展的太快啦!!

桃子的视线从姜懿脑袋上漂亮的花儿上挪开,轻声问:“主子,这儿……”没有看到白庆芳的招牌啊。

“不急不急。”

打卡签到是要做的,但是路上顺便做点别的也不错嘛。

主要是武侠小说看多了,自己现在又有武力值伴身,穿越后难免的就有点……作!

团扇晃了两下,向着边上捧着碗坐在角落的小乞儿走去。

桃子与梨子对视一眼,均都没有阻拦。

拦什么?主子说了算。

小乞儿看向他们,神色有些拘谨、也有一些些的紧张。

还缩了缩脚,就怕弄脏了贵人的裙衫惹来一顿打,这样的事情可太多了。

“去买几个包子。”

之前马车过去,她看见了许多卖吃食的摊子,其中就有圆圆胖胖的包子。

夏无退了两步,回身去买包子了。

姜懿往小乞儿的破碗里放了条小银鱼。这东西她多的很,都是夏府那边准备的,抛开别的不说,那边对于银钱这方面还真的是很大方的,她放了很多在系统的背包里面。瞧瞧,这不就用上了吗?

笑眯眯的问:“小朋友鸭,接活儿吗?”

小乞儿:“……”

~

一小时后,小乞儿在路边的澡堂子里被搓的干干净净的出来了,虽然只是一身简单的麻衣,但至少脸蛋和爪子都白净了。

瘦、拘谨~小乞儿捧着包子,不敢大口吃。毕竟只要一吃的急了,他的手就会又被拉去洗一遍。

所以他打算慢慢的吃,吃完再洗手。

他觉得这一整年加起来,都没有今天洗手的次数多。

“小朋友~”刚刚问自己接活儿的女人又笑眯眯的看了过来:“姐姐呢,缺一个带我四处逛逛的人。”

小乞儿还没有说话,边上的夏中已经接了话:“主子,要找个地陪的话,这孩子年岁小,可做不了什么。”

姜懿摆了下扇子:“无妨。”

也不一定是真的要雇人,甚至结果也不那么重要。只是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瘦的小脏孩,看不下去罢了。在穿越之前,不说她身边的娃了,就是街上随便看到一个,哪一个不是被养的白白胖胖的?

小乞儿包子也不啃了,猛点头:“我可以的!”

想了想又把银鱼摸出来:“换包子!”

姜懿自然不会把银鱼收回去,只晃了晃团扇,问:“银鱼有,包子也有,走吧,带我去一个……额~~消息比较灵通的地方?”

其实什么消息灵通之类的只是随便一说,算是明面上给孩子找点事情做。

最主要的晒伤她身边无论是宫女还是太监,都沉闷的很……

来个吵闹些的孩子一起逛街挺好的,可以随便叨叨逼。

3进京啦

2022-05-15

6一拳

2022-05-15

8娱乐娱乐

2022-05-15

10白庆芳

2022-05-15

14挑选伴读

2022-05-15

15五个伴读

2022-05-15

16班底为0

2022-05-15

书评(170)

我要评论
  • 乎十分&是进城

    不是说对方摆架子,而是这公主似乎十分的害羞。平日就在马车上,如果赶路就又住帐子里,要不是就是进城后直奔驿站,他们想看个全貌都难~

  • 家,怎&点坐没

    而且……太奇怪了,她们见多了富贵家,这次奉命去江宁接人,也是瞧见了的,江宁夏家虽然是商户,但也是顶顶的富贵人家,怎么养出的小姐……有点坐没坐相,站没站样的。

  • 没有喜&很多人

    要不是没有喜轿和红绸,估摸着江宁府城很多人都还以为是有夏家姑娘要出嫁了呢。

  • 歪歪的&剧刷漫

    夏欢深觉武力值赛高,完美!只爽歪歪的坐在车里,经过一处、签到打卡一处~平时就追剧刷漫,倒是充实的很。

  • 马车,&也没有

    夏欢看了匣子,反正也看不出什么贵不贵的,但好看是真的好看,便在宫女的引领下上了马车,一丝儿的不舍也没有。

  • 戏,还&那可是

    还有宫女觉得是夏欢耍的把戏,还拿了核桃去找随行的护卫尝试了,结果人家只能给弄碎,要捏成粉末那可是万万不能的。

  • 么可可&了。

    既然拿了起点男频的金手指,她决定也要像那些大佬们一样‘威猛’!反正想要什么可可爱爱的金手指这点估计是没有可能了。

  • &“??

    “??”夏欢顿时回过神来!啊?剧情这就已经进行到要上京师了?亏她刚刚还在想着怎么应付便宜娘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