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晓卉那一摔膝盖磕青了两块,磨磨蹭蹭了老半天这才走了回来。“苏晴,你竟然吓吓我,这是什么果子,可切记什么都不明白就乱摘,要不然害的大家中毒死亡了,你可负不起责任!”“住口!”顾白寒一声厉呵,赵晓卉不不服气:“怎么了,我又没说错,她……。”顾白寒锐利的眼神“苏晴,你居然吓唬我,这是什么果子,可不要什么都不知道就乱摘,要是害的大家中毒了,你可负不起责任!”。...

赵晓卉那一摔膝盖磕青了一块,磨蹭了半天这才走了过来。

“苏晴,你居然吓唬我,这是什么果子,可不要什么都不知道就乱摘,要是害的大家中毒了,你可负不起责任!”

“住嘴!”顾白寒一声厉呵,赵晓卉不服气:“怎么了,我又没说错,她……。”

顾白寒凌厉的眼神总算让她意识到不对劲了,然后也看到了那个蜂巢。

苏晴小心翼翼的抱着树干往下滑,尽量保持树枝平稳不晃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脚刚一粘地:“快走,不要跑!”

赵晓卉根本不听,已经扔下两人自己跑了,野蜂可不是闹着玩的。

顾白寒冲过来一把抓着苏晴的手疾步往外走,此时也不是扭捏的时候,只要在它们的攻击范围内就是危险的。

走出去好远,苏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看距离,应该安全了。

“还好,还好,没有上演被野蜂追的戏码,幸亏你提醒的早,谢了啊!”

当先逃命的赵晓卉喘着气还不忘踩上两脚:“你是不是眼瞎,那么大的蜂巢你看不到,冒冒失失的,你是想害死大家么?”

“小心!”苏晴又是一声低声惊呼,赵晓卉却当她又是吓唬自己:“你又来,我才不会再上你的当。”

顾白寒神色不善,盛势娱乐投资的综艺,挑选的嘉宾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无辜躺枪的其他三人……

“蠢货,别动!”

一条花蛇正在她身后的树上吐着蛇信子。

苏晴碰了碰了顾白寒,刚才一路跑过来,还负重背着野果子,竟然连气都没大喘。

节目组的应急包里给每人备了一把行军刀,苏晴出来的时候直接装进了裤兜里,然后在顾白寒诧异的眼神中手起刀落。

赵晓卉真应该感谢她脱臼的是不惯用的左手,不会耽误她右手任何活动。

刀擦着赵晓卉的耳边飞了过去,稳稳的钉在了蛇身七寸的地方,再扎进了树干里。

不管是准头还是力量,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的。

顾白寒原本不知道她要干什么,见她毫不犹豫的出手,那就一定是对自己有着极大的信心,她到底经历过什么?

“今晚吃的有着落了。”

苏晴心情不错的走了过去,赵晓卉已经被吓的不轻,总算是回头看了一眼。

“苏晴,你……你伤到我怎么办?你以为自己是特工么?刀剑无眼的,我的脸可是很金贵的,你知不知道差点就划到我了。”

“你真的很烦,我救了你,不说谢谢就算了,真该看着你被蛇咬!”

好心没好报,苏晴都懒得跟她虚情假意的废话了。

苏晴拔出刀,直接用手就抓起已经死掉的蛇。

就是一条没有毒性的普通大花蛇,还拿到赵晓卉的眼前晃了晃,成功让赵晓卉的脸更白,这下也真不敢说话了。

“不是毒蛇,怕什么?我去海边处理蛇,顺便看能不能抓到鱼,你们去么!”

赵晓卉实在不愿意跟她一起了,眼巴巴的看着顾白寒,希望他能和自己一起回去。

结果顾白寒自然无比的伸手将苏晴的背包取了下来,直接砸给了赵晓卉,差点让她又摔一个跟头。

“我和苏晴去,你自己回去吧!”

【我都替赵晓卉尴尬了。】

【我对苏晴刮目相看了,刚才那一刀,绝对不简单。】

【飞刀绝技重出江湖么?妈的,我都以为是特技了。】

【苏晴之前到底为什么被黑?我觉得自己要被她圈粉了。】

【我都看到顾影帝惊讶的张嘴了。】

【难道只有我觉得苏晴很漂亮么?又大气又漂亮!】

【说不定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有本事你也去碰一个,我一个练武的哥们说,苏晴绝对练过的,搞不好还是童子功。】

【你哥们是来搞笑的吧!】

苏晴一手拿着刀,一手拎着蛇,顾白寒跟在后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不真实,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了。

海边苏晴找了一块干净平坦的岩石,干脆利落的将蛇开膛破肚,挑出蛇胆还不忘跟顾白寒科普一下。

“这可是好东西,以前的人都生吃的,清热祛湿,明目解毒,你要吃么?”

顾白寒为难的拒绝了,虽然他喜欢吃,可也不是来者不拒,蛇肉是真的好吃,不过生吃蛇胆就还是不要尝试了。

“谢谢,不用了,你这些东西都是跟谁学的?”

顾白寒也不动手,找了快凸起的石头坐了下来,他真的是什么都不用干,就这么坐着都是无比吸引人的,粉丝们都疯了。

“我外公,他很厉害的,什么都会,我是跟着他长大的,他最疼我,就算是我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摘给我,可是他也最严厉,要不是他……”

苏晴说道这里才发现自己一提起外公就话太多了。

“总之他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外公。”

顾白寒没有再多问,见她处理好蛇,又挽起裤腿,真要下水去捞鱼。

“算了吧!我们没有工具捞不到鱼的,衣服打湿了可没有多余换的,晚上这岛上会降温的。”

“那边的石头缝里应该有螃蟹,我们六个人,就这么一条蛇和几个野果,肯定不够的。”

苏晴还是坚持下了水,天快要完全黑下去的时候,两人总算回到了营地。

王洋和陈沐已经将棚子了起来,砍了木头做主架,上面和四周用宽大的芭蕉叶遮挡,又压了一些树枝,简易倒也能遮风挡雨。

戴霏霏和赵晓卉坐在火堆边,原本说着话,见苏晴和顾白寒回来都停了下来。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苏晴朝着顾白寒偏了偏脑袋,没想到顾白寒还真伸出手,把她耳边一缕头发给她顺到了耳朵后。

“恩,现在没了!”

苏晴赶紧去看摄像头,还好顾白寒的动作没有被拍到,吓的她一阵无语,赶紧走过去将衣服兜着的东西放在了一片干净的芭蕉叶上。

“晚上烤蛇肉吃,还有螃蟹和贝壳。”

也不知道赵晓卉回来是怎么添油加醋说的,反正陈沐和王洋看着苏晴的眼神都有点不一样了。

王洋好奇的看着那些东西:“这些草叶子是什么?也可以吃?”

苏晴用刀把树枝削尖,然后串上肉,一边烤一边解释。

“这些不是吃的,这一种可以驱蚊,晚上大家放点在身边虫子会少一点,这一种是香料,烤肉的时候用,味道会特别香,我们应该有调味料吧?”

陈沐赶紧从包里拿出几个小袋子来递给了苏晴:“我偷偷藏的,节目组不准带。”

头顶上的无人机立即传来了导演的声音:“陈沐,你又藏了东西!”

“嘿嘿……我可是任你们搜了,是你们自己没有搜到,管我什么事!”

卡节目组的BUG也不是第一次了,几人偷偷笑了起来,无比坦然。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是刻在&掉的。

    她对自己做出来的食物向来很有信心的,就算这些年很少进厨房,可是刻在骨子里有的东西始终是抹不掉的。

  • 在店里&那个开

    这葱油可是她在店里现熬出来的,那个开店的阿姨都赞不绝口。

  • ,就感&过!

    顾白寒的身份特殊,后台给他准备了单独的休息室,手刚碰到门把手,就感觉到了异样,这房间有人来过!

  • &明进来

    苏晴憋着一口气,告诉自己忍,可是这么污蔑她可就不行了,谁撬锁了,她分明是正大光明进来的。

  • 就会崩&开了。

    苏晴随手拿起一件道具服穿在了身上,这礼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崩开了。

  • 飘在空&气里,

    顾白寒自然是要拒绝的,可是那香味始终飘在空气里,他的唾液都分泌的更多了。

  • 顾白寒&我还有

    顾白寒自顾自的坐了下来,透过镜子看了一眼苏晴:“我和你很熟?撬锁这么熟练,经常干?趁我还有点耐性,滚!”

  • 放心的&转身走

    不过不放心的将人一路送到了大门口,看着她的车开出去老远,这才完成任务一般的松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回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