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提供更多最强大医生第五章 千钧一发的全文深度阅读,众人散去,仅有白巧芸守在妈妈身边,她此时悲伤欲绝,浑身有心无力,身体软得跟面条似儿的。“滴,系......

  众人散去,只有白巧芸守在妈妈身边,她此时哀伤欲绝,浑身无力,身体软得跟面条似儿的。

  “滴,系统提示,还有半个小时!若病者醒不过来,一切惩罚将降临!”

  不,我绝不当当代小太监!李小强心里怒吼着。

  他猛然间动身,把房门锁上,又拿凳子椅子把门给堵上。

  接着四处寻找,可是哪里有针,只找出二十多根的纳鞋底用的大针。

  每一根都有三寸来长,尖端锐利,闪着寒光。

  白巧芸看着,不知李小强要什么。

  只见李小强来到巧芸妈身边,然后嘴里念念有词,“面部上星、神庭、晴明、水沟、承浆、大迎、地仓七穴连成一体,是为七星映天!

  打通面部经脉,让脑部供血正常!”

  说完后,施针。

  大针准确无比的扎入到穴道上面。

  每扎一下,巧芸妈就剧烈地抽动一下。

  “我妈都要死了,你还这样虐待我妈啊?”白巧芸气得大哭,想要起来,但全身无力,连喘气都困难。

  七针过后,巧芸妈还是那样儿,没有变化。

  此时李小强脑海中,一幅幅的穴位图有如飞马灯样闪过,一道道隐奥的信息飞快传上来。

  “心厥阴包经受损,是为惊吓所致,何以治惊吓?”

  李小强沉吟着,手中不停。

  大针快速扎破巧芸妈左右双手五指,齐齐放血。

  “血破而神惊,神惊而元气至,元气至而外惊止,以毒攻毒,能不能解救,在此一举了!

  ”李小强嘴里嘀咕着,双手各拈着五根大针,准备下针。

  女人胸部穴位,不如男人好找为了救命,我李小强就不拘于这些俗礼了。

  想到这儿,他解开巧芸妈衣衫。

  “啊!李小强,你这个畜生,你敢对我妈……”白巧芸都要气疯了。

  在她眼里,无非是这个丧心病狂的东西要非礼她妈,没看到衣衫都解开了吗?

  此时此刻,她恨不得杀了李小强,把他嚼烂了吞下去。

  李小强心中着急,沉凝不动,五根大针举起来,对着胸部天突、华盖、玉堂、膻中、中庭几大要穴,缓缓地扎了进去。

  针入。

  滴出紫黑污血来。

  但巧芸妈还是没有见好。

  见此情景,李小强急得冒出汗来。

  “那就只有最后一招,金针度穴了。

  以针入心脏,激起元气,度其给养,让心脏强大起来!

  按那系统提示,若是我有功力在身,只需伸手一拍,就可以解其危厄!

  而现在,却要冒险试一试!”

  李小强叹口气。

  “畜生,你放开我妈?”白巧芸叫着。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接着传来白春德着急的叫声,“巧芸,怎么了,开门啊!”

  李小强一听坏了,但马上咬牙凝神,把最大的一根大针对着心脏上面的乳中穴,缓缓地扎了进去。

  施针之术,必须心意沉凝,心针合一,这才能收到奇效。

  此时敲门声如打鼓,让李小强难以下针。

  “滴,系统倒计时,你还有五分钟时间,若是五分钟之内病人醒不过来,惩罚降临!”

  听到这提示音,李小强牙一咬,拼尽全力,让自己不受那敲门声打扰,把这针稳稳地扎了进去。

  立时从针口冒出玉米粒大小的黑血,粘稠,恶臭。

  就在此时,门咣啷一声响,终于被撞开了。

  进来的是满脸铁青的白春德和几个白家族人,头缠白布,脸色悲苦。

  此时场面难以解释。

  巧芸妈衣衫解开,露出罩罩,而李小强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胸部。

  “啊!畜生!”白春德第一个炸了。

  自己老婆要死要死的还被这小子给玷污了。

  “老婆,我宰了这畜生,给你下去陪葬!”说完向着李小强冲过来。

  李小强回过神来,知道只要坚持几分钟,巧芸妈若是死了,自己也不能独活,巧芸妈若是活了,自己也死不了。

  “白叔,你听我解释!”李小强陪着笑脸。

  “畜生啊,巧芸妈对你像是亲生儿子,你怎么能做得出来呢?”白春德大骂,同时一拳砸来。

  李小强一缩头,躲过去了。

  “还敢扎我老伴儿?你们,把针给我拨了!”白春德暴叫,脸都变色了。

  几人过来,就要拔针。

  一听拨针,李小强不干了。

  过来一个,打倒一个,与大家死死纠缠。

  “嘀,时间到!”系统声音响起。

  “完了!”李小强不再反抗,被几人压在身下,就是一顿胖揍。

  “打吧,打死我算了,反倒利索,省得活受罪!”李小强一动不动,任他们打着。

  突然间,巧芸妈睁开了眼睛。

书评(389)

我要评论
  • 见,不&,不用

      “就这样,周少就在外面等我,再见,不,不用再见了。”李婉云说完就转身走到大门口,上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

  •   翻开古书,上面全都是古文,至少有几百年历史,但奇怪的是上面的字迹依旧很清晰。

  • sty&,周围

      “准,准备好了。”林奇猛然惊醒,揉了揉眼睛,周围恢复了正常。

  • mal&最后他

      最后他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 nor&每次都

      “不可能,你的抽屉每次都上锁,怎么会被吹出来?”

  • pac&他的拳

      他的拳头,正好落到古书尖锐的书角。

  • >  &!”

      说道这里,江若晴瞟了林奇一眼:“我觉得,一个实习医生,不可能写出这样的医学报告!”

  • 桌子寒&医学报

      似乎注意到林奇的目光,江若晴有种被看光的感觉,他敲了敲桌子寒声道:“林奇,你的医学报告,准备好了吗?”

  • mal&医生写

      “别吵了,你们两个的医学报告,我都看过了,上面的内容观点很全面,甚至很独到,有点像是经验丰富的老医生写的。”

  • 烦:“&知道是

      跑车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子,他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婉云,怎么用了这么久,一个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有什么好说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