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个时候也不是不明白符盟也抢着你直接加入嘛!”夜未央垂目沉思,随即心中不由得摇了摇头。戴东临怕是不只是是惹上了皇上,还惹上了皇后和郑涛。而又可以得到八王王的忌惮,真不明白戴东临在这种夹缝中怎么活过现在的的?自己要直接加入符盟但是制符司?三哥说得是的,自己自己要加入符盟还是制符司?。...

“我……那个时候不是不知道符盟也抢着你加入嘛!”

夜未央垂目思索,随后心中不由苦笑。戴东临恐怕不仅仅是招惹了皇上,还招惹了皇后和郑涛。而又得到八王王的忌惮,真不知道戴东临在这种夹缝中怎么活到现在的?

自己要加入符盟还是制符司?

三哥说得没错,自己加入符盟,便拥有了超然的地位。

符盟独立性很强,加入符盟是一个安全的选择。

但是,如果自己加入了符盟,三哥怎么办?

戴东临能够在如此危局之下生出下来,绝对是一个绝顶智慧之人,今天的事情瞒不过戴东临,势必牵连三哥。

戴东临受益于自己修复符纹炮,不会对自己如何,但是对于三哥的信任也就消失了。

三哥能离开戴东临吗?

夜未央心中叹息了一声,以三哥的性格是不会的。即便是三哥的错误,毁坏了符纹炮,戴东临对三哥也算仁义尽致,这种态度,以三哥的性格绝对不会背离。但是又失去了戴东临的信任,可以预见三哥以后日子的苦闷和艰难。

自己一心来投奔三哥,三哥却弄出一堆事情。还要自己帮忙解决,最终还要自己做出选择。

坑妹啊!

夜未央从床上下来,推开了窗户,望着夕阳留存的残红,轻轻叹息了一声。

项鼎耳朵动了动,低声道:“未央,梁大人来了。选择符盟,就不要接受梁大人的传授。”

话落,他起身推门走了出去。几乎同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夜未央也走出了卧室,熊霸已经打开了大门,夜未央兄妹三个人拱手道:

“见过梁大人。”

梁园和客气,还礼之后,大家在客厅入座。项鼎望向夜未央,夜未央轻轻点头,项鼎便叹息一声,拉着熊霸离开。还听到门外熊霸的声音:

“怎么了?三哥,你叹什么气?”

梁园眼睛微微一眯,老奸巨猾的他只是略微一分析,就分析出一个大概,神色也严肃了起来:“未央,你可愿意加入府制符司?”

“愿意!”夜未央没有半点儿犹豫。

“你可知你的选择意味着什么?”

“知道一些。”

“好!”

梁园脸上现出笑容,将系好的一摞书向着夜未央一推:“这里有二十一本关于符道基础的书籍,你自己看看,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随时问我。”

“是!多谢梁大人。”

“我先和你说说我对于符道的理解!”梁园的声音舒缓了下来:“在我看来,天地万物都是有符纹构成,无论是山川河流还是万千生灵,只不过表象不同。所以,我将符道的境界划分为三。

第一个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第二个境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第三个境界,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夜未央拧起了眉头,听不懂。

梁园的脸上现出得意之色:“听不懂?”

“嗯,听不懂!”夜未央的眼中现出了满满的求知欲。

“不急,听我继续给你忽……分解,第一个境界,就是普通人,或者初学者的境界。他们看山就是山,看水就是水。但是他们看到的只是山水的表象,对于山水的理解,也只是表象。扩大到天地万物,看到的也只是天地万物的表象。这一境界没有什么可说的,是蒙昧的境界。也是求索的过程。

第二个境界,便是符师的境界,这个符师的境界,泛指大部分符师,指的可不仅仅是符师这个品级,包括大符师,宗师,甚至大宗师。因为这个境界的幅域非常广,里面含着数个小境界。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那么他们看到的是什么?未央,你觉得呢?”

夜未央思索片刻:“难道是……符道?”

“啪!”梁园击案赞赏:“不错,就是符道。天下万物都是符纹构成,我们符师所修的大道,才是真正的天地大道。也正是我们看透了天地大道的真谛,才能够制作出符箓。

比方说最简单的火球术,没有符道之前,人们看到的也只是一个火球。但是有了符道,我们看到的就不是表象中的火球,而是火球内在的符纹构成,也正是我们看到了火球内在的符纹构成,我们才能够凭借着一支符笔,一张符纸,制作出一张火球术。

这个时候,在我们符师的眼里,那火球已经不是火球,因为我们透过了现象看到了本质,我们看到的是符纹。

这就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因为在我们符师的眼中,那山和水,甚至天地万物生灵,只是表象不同,内在最基础最本质的东西是一样的。”

“有道理哦!”夜未央抓了抓脑袋,眼中眸光熠熠:“这么说,那山那水,都是符纹?”

“当然!”梁园一锤定音。

“那第三个境界呢?”

“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这个境界已经能够将表象和内在完美结合,意动之间,可生成山川河流,万物生灵。”

夜未央的眼中充满了向往:“梁大人,您到了这个层次,是不是?”

梁园脸上现出尴尬:“没,我距离那个境界,还有点儿差距。”

“那……我们大华有谁达到了这个境界?”

梁园的脸色更加地尴尬:“也没!”

“也没?”夜未央不由提高了声音。

“当然也没!”梁园也提高了声音,刻意地理直气壮:“那个境界是那么容易达到的吗?”

看到夜未央还要张口欲问,便急忙摆手道:“你现在了解这些还早,凭白地扰乱了心绪。你先看完这些书籍再说。”

又看到夜未央求知欲旺盛的目光,急忙再次开口道:“我再给你说说,我们符师和修士修炼不同的地方。”

夜未央立刻闭上了嘴巴,她现在的身子很虚,戴东临说过她已经伤了根基,对于自己身体的关心,自然超过了符道。

“未央,我知道你伤了根基,修炼起来非常艰难。如果你走修士的路,你这一辈子几乎没有可能走到开紫府这个境界。

不!”

梁园又摇了摇头道:“你连通脉都达不到。但是你也不要失望,因为我们符师的修炼方法和修士不同。我们符师不必从淬体开始一步一步的修炼,我们可以直接修炼识海精神力,天工诀便是上品修炼识海精神力的功法。天工诀,修炼识海需要九拓九锻。九拓九锻之后,就可以泥丸宫。一旦开了泥丸宫,你就可以用精神力反过来淬炼身体,成为真正的三花聚顶修士。”

“三花聚顶修士?”

*

万分感谢肥肥菟(1500)的打赏!

*

*

书评(321)

我要评论
  • 两个人&刀泛出

    两个人大脚一跺,身形纵越而起,跳上了屋脊之上。独臂人长刀泛出光华,一刀向着夜空上的巨蟒斩出。

  • 那巨蟒&可见的

    那巨蟒张开了巨口,那巨口处因为吸力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漩涡。

  • 人的发&道:

    微冷春风拂过,让两个中年人的发丝拂动,独臂人轻叹了一声,低声道:

  • 李志脸&:“未

    “嘿嘿……”李志脸上没有丝毫不好意思:“未央好眼力,是捡的。”

  • 三阶凶&兽独角

    “野鸡草,十两银。紫铜一块,二两金,三阶凶兽独角狼的角,百两金……”

  • 衣飘飘&剑匣。

    一声断喝响彻夜空,一个身影划过夜空,出现了满月之中,蓝衣飘飘,后背剑匣。

  • 三十许&背包,

    光线一暗,三个人走进了大门。夜未央站起身,望着走进来的三个人,一个三十许,两个不到三十岁。三个人都背着背包,三个人是熟客,取下背包,往柜台上一放道:

  • 褪去晦&现在还

    “未央,说不定你收到一个宝物呢。传说中宝物自晦,是对宝物自身的一种保护。只有遇到真正的主人,才会褪去晦涩,宝光大放。所以才有宝物有德者而居之。它现在还是自晦的模样,那是还没有遇到真正的主人。”

  • 大龟,&一个多

    “怎么说是捡呢?这个可是一个很厉害的大龟,我和它激战了一个多小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