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到嘴角的炽热,张彪用手摸了摸,猩红的血液。这一拳比上一拳更重,直接将其打倒在地,他的脸上久违了会出现了鲜血。还啊怀恋呀,还记得我上一次但是自己的教官打的,转眼这这一拳比上一拳更重,直接将其击倒在地,他的脸上久违出现了鲜血。。...

感觉到嘴角的炙热,张彪用手摸了摸,猩红的血液。

这一拳比上一拳更重,直接将其击倒在地,他的脸上久违出现了鲜血。

还真是怀念呀,还记得上次还是自己的教官打的,一转眼这么长时间就过去了。

这一次,还真的是碰到钉子上了。

华明此时还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刚才被吓了一跳,猛的就呼出了一拳,他还问为什么要打出那一拳?

这不神经病吗?我不打你就该打我了!

什么计算?什么算计?不存在的。

不远处,张彪蹲在地上擦了擦嘴角的血,思考该怎么办的时候,远处传来了的警车声音。

蒙蔽之余,他抬头看向了华明,后者脸上带着笑容。

“这是你报的警?”

“怎么?害怕了。”

“没什么,你会知道的。”张彪留下了意味深长的一句话。

不一会儿,一辆车来了,把华明抓了起来。

刚上到车上,一位黑西装男子给自己上上了一个镣铐。

虽然觉得有些烦人,但是考虑到或许这是必要的工作,于是华明就没有反抗。

车一开到地方,华明就被直接关了起来,手机什么的全被没收了,甚至是那张黑金卡。

紧接着就是关了好一会儿,华明呆都呆烦了,终于亮光透了进来。

这时华明才注意到,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警察局,倒像是一个人的个人地盘。

先前车上那名黑西装走进来,与此同时还有其他两名小弟,将华明带到了一个大厅。

一进入大厅,华明才终于发现不对劲,这哪里像是问情况的,这不就是在审犯人吗?

黑西装很明显是这里处理事儿的人,皱了皱眉头,似乎觉得不可思议。

朋友们喜欢叫他天狼,他是道上一位有名的人。

天狼盯着华明看了好一会儿,只觉得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

但是天狼听说的事情却写着许多不属于华明能够做出来的事情,这让他感到匪夷所思。

比如,什么珠宝店盗窃、密室杀人、还有这次的聚众闹事。

天狼娇手揉了揉太阳穴,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儿,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他虽然是混道上的人,但还比较讲理。

“其他的人在哪里?一并带过来我问一下。”

周围两三个小弟眼神有些忌惮的看着他,听见这个吩咐硬是愣了半天也不敢动。

此时,察觉到这一切的天狼站起身来,眼神变得冰冷起来,“怎么,我说话不管用吗?”

天狼最不希望用自己的身份来压别人了,这里的人都是兄弟,给自己兄弟好脸色看,他没法做出来。

但是可能因此,很多人都暗中给他穿小鞋,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天狼的愤怒已经快要到达顶峰了。

天狼从自己的口袋里随手掏出了一把刀。

“不久前,豹哥还在询问我在这里感觉怎么样。我想是不是应该给他一个答话了呢?”

“别别别!狼哥!”

一听这话,其他几个人都急了,这事要是让豹哥知道,掉饭碗事小,后面牵扯出来的事情那可太多了。

见到几人的反应,天狼心里只得无声感叹,扬起手说道,“那就赶紧把人给我带过来。”

几位小弟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胆子稍微大一点站出来。

“狼哥,不是我们不带出来,而是……”

“而是什么!”天狼用几乎是怒吼的声音,他本来就不是那种习惯等待别人的人,最烦见到别人吞吞吐吐的样子。

那位小弟几乎咬着牙一口气说了出来,“那些人已经被带走了!”

“什么!”

这下不只是天狼震惊,就连旁边被铐住的华明都感觉难以置信。

无名的怒火在心中燃烧。

“天狼哥,那个,这个事本来是交给我们几个处理。不如您,您就行了方便吧?”

几位小弟一副难为情的样子。

“行个方便?”天狼觉得有些好笑,明摆着的几个小混混打一个学生,反倒把小混混放走了。

“这个事我不仅接了,还要接到底!是谁放的!”

“是我。”

“徐主哥好。”

从门外进来一位戴眼镜穿西装的男人,毕竟是经常在一起混,天狼也认得。

徐峰,刘氏集团的管家,平时和这里完全没有交际。

他一进来就朝天狼招了招手,“你就是道上人所说的狼哥吧,有些话不方便说,你过来吧。”

天狼走过去,他也想知道能听到什么解释。

走到门外徐峰才开口,似乎有些难言之隐,“狼哥啊,你也不用难为其他人了。这都是豹哥的安排。”

“豹哥?”天狼怎么也想不到,小混混打架还牵扯到豹哥的问题。

“咱们市的第二企业者,刘氏集团要保他们。”

徐峰怕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情,“这件事情只有两个解决方法,要么咱们解决了,要么只能递交到法院。咱们解决,还有咱们的方法。交到法院的话,人家有钱可以叫来律师。而一个学生在钱的方面怎么可能打得过一个集团。”

“你的意思是?”天狼听了这话觉得有些道理,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他年轻的时候打架也遇到这种情况过。

“这件事情如果交给咱们处理的话,也就是修理一顿。”徐峰一脸正色的说。

听到这里,天狼明白了,冷笑着说,“你的意思是把这个学生打一顿。”

“只有这样的话才能保住那个学生。移交法院会是什么情况,你我谁都不知道。大不了咱们就教训他一下。”

徐峰一看觉得有些转机,连忙开口说道,“只不过是教训他一下而已,这没什么吧。”

“好吧,就只能先这么做了。”天狼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回到大厅。

看到这位难缠的天狼同意了,徐峰脱去了虚假的外衣,露出冷笑,拨出了一个电话。

“刘少,人已经留在我手上了。要杀要剐,就悉听尊便了。”

……

第3章 奇迹

2021-07-22

第3章 奇迹

2021-07-22

第6章 围堵

2021-07-22

第6章 围堵

2021-07-22

书评(225)

我要评论
  • &而且死

    而且死党总是一脸羡慕的样子,含着泪说自己是好福气,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

  • 这个人&意图毫

    最后一句话,这个人模狗样的男子还特地小声凑到华明的耳朵旁边,戏谑的意图毫不加掩饰。

  • 就有许&爆发出

    本来华明今天的心里就有许多怨气,此刻真正的爆发出来了。

  • 这个声&面不敢

    这个声音和他在一起很久了,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尽管脑子里面不敢相信。

  • 店,地&的营业

    303号24小时营业便利店,地处人流众多街道,附近最大的营业商店。

  • 老板还&使唤人

    “这个老板还真是周扒皮啊,天这么热没有高温补贴就算了,还各种使唤人,离开了这里应该是个正确的决定!”华明数着那几张皱巴巴的钱,下意识的说道。

  • ,从小&,人体

    当然也并非一无是处,从小跟着自己爷爷学中医,人体穴位背的滚瓜烂熟。

  • 这个意&心呵护

    他扪心自问,在得到这个意外的爱情之后,一直都是小心呵护着。看到别的男生都给自己女朋友买了化妆品之类的,华明砸锅卖铁都赶紧给她买上。

  • &百无聊

    在门口百无聊赖来来回回的走着,但心里还是非常着急,时不时掏出电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