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鼎疾走两步,回到了夜未央的另边,扶住了夜未央,眼睛泛红。小妹先天身体就弱,都我为了我!在他们的背后,赶回来的熊霸抬熊掌通常的大手,擦了一把大颗大颗的眼泪。“未央,你……”戴东临此时的脸上也显出了迟疑之色,不明白是否可以所以让夜未央再次。“小妹先天身体就弱,都我为了我!。...

项鼎疾走两步,来到了夜未央的另一边,扶住了夜未央,眼睛发红。

小妹先天身体就弱,都我为了我!

在他们的背后,赶过来的熊霸抬起熊掌一般的大手,擦了一把大颗大颗的眼泪。

“未央,你……”戴东临此时的脸上也现出了犹豫之色,不知道是否应该让夜未央继续。

“我没事!”

夜未央微微摇头,她现在的脑袋已经微微有些痛,但是还能够坚持。伸手拿起了小刷子,蘸着黑腾汁,开始抹平符纹上的错误。

宁致远双眸眯起,眼缝中闪烁着不悦。

这才过去了多久?

有一个呼吸吗?

她就看出我的错误了?

上次应该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吧?

宁致远的嘴角泛起了一丝讥讽。

戴东临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包括项鼎的脸上都现出了忧虑之色,此时在库房内的几十个人,除了熊霸,就没有一个人脸色好看的,就没有一个人相信夜未央的。只有看过夜未央修复符纹炮的熊霸,一张大脸上是一脸的理所当然。

当夜未央放下小刷子的时候,宁致远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

九处!

依旧是九处错误!

这是碰巧,还是故意嘲讽?

但是他依旧沉得住气,作为一个大符师,城府还是有的。

一切都等结果出来之后再说!

库房内已经出现了窃窃私语,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九处!”

“还是九处!”

“这么快就挑出来九处,她是认真的吗?”

“恐怕就是皇室中的大符师过来……不,就是宗师过来,恐怕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找出九处错误吧?”

“人家夜未央从来也没有说自己是符师,只是说看着有些地方不顺眼,不自然。”

“那你看出来那九处不自然了吗?”

“我?呵呵……没事儿说我干嘛?”

“你们觉得夜未央会成功吗?”

“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这要是能够成功,就有些太儿戏了。”

“…………”

熊霸愤怒地瞪大了眼珠子,一个一个去瞪那些人。但是那些人如何会把他放在眼里?

有的人根本不理会,有的人还向着熊霸露出讥讽的笑容。而就在窃窃私语不断放大之中,夜未央拿起来了刻刀。

“嗤嗤……”

刻画的声音响起,议论纷纷的声音瞬间静止,每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符纹炮上。不管他们多么不信任夜未央,不管他们心中是多么的讥讽夜未央,而且不管夜未央自己多次承认自己不是符师,只是凭着本能感觉。

但是,人家就是凭着本能感觉将一门符纹炮修复了!

这就是底气,让人不得不认真对待的底气,就算要嘲讽,也得放到夜未央修复失败之后。

所以,每个人的目光都变得认真。特别是宁致远,他的心中千万般不相信这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但是却比任何人都专注。

然后……

他就楞了!

他是大符师,要比那二十几个符师高明了许多。

当夜未央修复了一个错误之后,那二十几个符师只是感觉夜未央刻画的符纹似乎……仿佛……要顺眼了许多。

符纹丝丝相扣。

但是,其它的方面却看不出来。

但是宁致远不同!

他感觉到有着一层雾纱正在被揭开了一角,让他看到了一丝窗外的世界。

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心中各种符纹知识快速如闪电一般地流淌,心思电转,精神力急剧地消耗,一滴明亮的汗珠从额头滴落。

那二十几个符师看不懂,不由将目光望向了宁致远,然后就看到了宁致远专注的神色,和额头上的汗水,一个个心中不由一动,目光再次落在了符纹炮上。而此时,夜未央已经开始刻画第二个错误地方的符纹。

看不懂!

那二十几个符师看不懂!

宁致远也看不懂,但是心中总有个感觉,自己只差一丝就能够看懂,但就是这一丝,让他困在了原地,心境都出现了焦躁。

夜未央的脸色愈加的苍白,宁致远的脸色也愈加地苍白,这是他们两个都在急剧地消耗精神力。而那二十几个符师的脸色却开始潮红,因为看不懂,也就没有精神力的消耗,但是却有情绪上的焦急。

我……怎么就看不懂?

戴东临和戴行更看不懂,因为他们两个根本就不懂符箓。但是他们的眼中却越来越期待,因为他们从宁致远的神色上看出点儿什么。

项鼎关切地望着夜未央,此时他的眼中只有夜未央那苍白的脸色,心中只有对自己的自责。自己一向是要保护未央的,却没有想到,如今是未央来拯救自己。

只有熊霸一脸得意,睥睨地扫视着那些符师,也不知道他得意什么,好像是他在修复符纹炮似的。

一个多小时后,夜未央修复完了最后一个纠错的符纹。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甚至有人屏住了呼吸,因为大家都知道,接下来便是成功与否的符纹衔接。便是宁致远此时也放弃了继续研究夜未央纠错的符纹,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期待。

他此时眼中的不相信和讥讽少了很多,却多了不少的期待。因为他隐隐约约能够看出来一些东西,看着纠错的那些符纹,要比之前自然了许多。

“滴答……”

一滴汗水从夜未央的面颊上滴落,滴落在符纹炮上,让每个人的心脏都不由剧烈一跳。

实在是太静了!

“嗤嗤……”

一条符纹连接上了,又一条符纹连接上……

最后一条符纹。

所有的人都紧张了起来,便是戴东临都不知不觉地握紧了双拳,眼中充满了紧张和期待。

“嗡……”

当最后一条符纹衔接上,整个符纹炮的符纹开始一个个亮了起来,一圈圈由末端向着顶端流泻而去,然后收敛了起来。又恢复了古朴的模样。

库房内静悄悄。

弄得夜未央都有些紧张,轻轻地放下刻刀,有些茫然地望着众人。

戴东临小心翼翼,声音都有点儿颤抖地问道:“成功了?”

夜未央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

万分感谢太虚宗灬许紫烟(200)的打赏!

*

*

书评(272)

我要评论
  • 一条巨&伏。

    那条巨蟒仰头甩尾,一条巨大的尾巴横扫天际,轰然爆响,强横地扫碎了一切罡芒。巨大的头颅再次下伏。

  • “李大&有些看

    “李大哥,我有些看不出来。要不你拿到别的典当行看看吧。”

  • “别啊&到两个

    “别啊!”李志道:“未央,这次你可看走眼了。这个龟甲是捡的不错,碰到两个凶兽厮杀,让山体滑坡了。那两个凶兽离开后,我们在那里捡的。我用刀劈过,砍不碎它。我砍给你看。”

  • 摸着。&然后道

    这一下,夜未央好奇了,从柜台里面转出来,来到龟甲的面前,伸手摸着。然后道:

  • 风拂过&道:

    微冷春风拂过,让两个中年人的发丝拂动,独臂人轻叹了一声,低声道:

  • 的观察&着龟甲

    梁拓笑眯眯的将龟甲放在了柜台上,夜未央仔细的观察着龟甲,用手摸着,敲打着。足足有五分钟,夜未央有些气馁道:

  • 三尺剑&巨蟒。

    一声清越剑鸣,一柄三尺剑从剑匣内飞出,瞬间放大,剑气如龙,遮蔽皎月,斩向巨蟒。

  • 洗得发&苍白。

    年仅十六岁的夜未央,身穿洗得发白的衣裙,瘦弱的面孔带着苍白。她坐在柜台后的一把椅子上,努力地挺着身躯,将自己的脑袋高出柜台,望着门外大街川流不息的人流,眼中露出留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