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晕眩感传来,唐启吃惊的意外发现自己脑海里会出现了一个三维空间,身体周围近五米的事物统统闪现出在脑海里,随着意念的旋转,唐启非常清晰的看见了柜台里的玉石,所有玉石的材质,唐启惊呆了,心念一动向沈佳佳身上看去,我艹!唐启急忙移开目光,诱惑实在是太大,唐启差点流鼻血。。...

一阵眩晕感传来,唐启惊讶的发现自己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三维空间,身体周围近五米的事物全都浮现在脑海里,随着意念的转动,唐启清晰的看到了柜台里的玉石,所有玉石的材质,年限等信息全浮现在脑海,甚至可以无限放大看到玉肉里的结构。

唐启惊呆了,心念一动向沈佳佳身上看去,我艹!唐启急忙移开目光,诱惑实在是太大,唐启差点流鼻血。

“先生,您的卡。”

店员的声音惊醒了唐启,好在唐启是坐在椅子上背对众人,无人发现唐启的异样,在店员声音响起时唐启脑海里的三维图像便消失了,唐启这才控制住激动的心情,接过银行卡起身向外走去。

“唐启,等一下!”在唐启快要走出店门时,沈佳佳的声音响了起来。

唐启转身看向沈佳佳,脑海里不自觉的便浮现出刚刚的画面,唐启有些脸红,看向沈佳佳的眼神有些躲闪。随后看到沈佳佳身后的几人时,唐启的目光才平静下来,目无表情的看着几人。

看到唐启的脸色,楚雅开口道:“唐先生,我叫楚雅,不好意思,刚刚多有冒犯,你们快向唐先生道歉。”

路权和范文博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走到唐启面前,开口道:“对不起,唐先生。”

唐启淡淡道:“没必要道歉,我这个土包子承受不起。”人敬我一分我敬人一丈,反之亦然,唐启就是这样的脾气,对这群人唐启并不想深交。

路权和范文博一脸尴尬,内心早把唐启骂了个狗血淋头,但脸上却不敢露出分毫。

楚雅也没想到唐启会如此不给面子,从小到大敢给她脸色的人不多,楚雅内心虽然有些恼怒但还是开口道:“唐先生,他们只是态度不好,其实秉性不坏。”

楚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唐启笑着打断:“呵呵,这话我不敢苟同,对你们来说人生有三六九等,你们生来高贵,任意的贬低侮辱他人只是态度不好,算了,咱们不是一路人,找我什么事直说吧!”楚雅的脸上泛起一阵潮红,想要反驳但想到之前的态度又说不出话来。

沈佳佳急忙走过来拉住楚雅的手,略带焦急的对唐启道:“唐启,你别这样。”

一旁面色古怪的李洋明也开口道:“小兄弟,之前我们的确态度不好,但不像你说的那样,我向你道歉,希望你多多包涵!我叫李洋明,希望咱们能做朋友。”

发泄了一番的唐启心情好了许多,看到李洋明诚恳的态度,唐启伸出手与李洋明握了握,开口道:“我叫唐启。”

见唐启的态度终于好转,众人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只是除了李洋明和沈佳佳其他几人都抹不开面子跟唐启说话,只有李洋明跟沈佳佳不停的跟唐启聊着,李洋明的交际手腕很是高明,让人无法生厌,不一会便跟唐启熟络起来。

“唐兄弟,是这样的,我们来华南是想给家里的一位长辈买一些礼物,这位长辈喜欢古玩,希望你能帮我们掌掌眼。”之前略显沉默的李洋明的话变得多了起来,语气带着亲热,让人讨厌不起来。

唐启点头道:“李大哥开口当然没问题,只是我经验不足,走眼了你可别怪我。”

李洋明笑道:“我相信唐兄弟。”唐启闻言笑了笑。

七人沿着街道向前走去,只有李洋明和唐启在不停的说笑,其他五人都不时的看唐启一眼,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唐兄弟,看看这个葫芦怎么样?”几人围在一个地摊前,李洋明指着一个白玉葫芦问到。

唐启心念一动,三维空间将整个地摊笼罩,半晌后唐启对着李洋明摇了摇头,然后拿起一个砚台问老板道:“老板,这个多少钱?”

老板看了看,抬头道:“小哥好眼光,这可是唐太宗李世民用过的砚台,三千块您拿走!”

唐启无语道:“唐太宗用过的你只卖三千?”

老板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哥原来是懂行人,不好意思,说顺嘴了,两千块您拿走。”

“三百。”唐启道。

“噗哧!”沈佳佳闻言捂嘴便笑了起来,其他几人也是一脸怪异的看着唐启,这砍价也太狠了吧,不过接下来老板的话更让他们无语。

老板道:“哎呀!小哥您太狠了,我这砚台进价就是三百。”说完老板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看到众人不善的眼神,老板急忙道:“得!小哥你真是懂行人,这砚台三百五您拿走!”

唐启转头看向李洋明,李洋明二话不说掏出钱包付了钱。离开地摊后,李洋明看着手上平常无奇的砚台,不解道:“唐兄弟,这砚台是好物件?”说完又解释道:“不是我不相信兄弟你,只是这几百块钱的东西有些拿不出手啊,我这长辈对我很重要。”

唐启笑了笑接过砚台,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将砚台狠狠的砸在地上,看着地上裂成几块的砚台,众人的目光由诧异变成了惊异。

李洋明快走几步蹲下身将一块四四方方的小砚台捡了起来,用手擦了擦砚台上的灰,在阳光的照耀下,这方古朴的砚台露出了不凡的光彩。

“这是端砚!”路人中一位男子快步走了过来,目露痴迷的看向李洋明手中的砚台,喃喃道:“端溪古砚天下奇,紫花夜半吐虹霓,石质坚实、润滑,细腻而又娇嫩,果然是端砚!小伙子,你这方砚台是否愿意出售,我出四十万。”

李洋明急忙紧紧抱住砚台,摇头道:“不卖不卖!”传说中的捡漏竟发生在自己身上,李洋明激动得满脸通红,心里对唐启更是感激莫名。

楚雅等人惊诧莫名的看着唐启,几百块的东西瞬间翻了近千倍,不知道那摊位老板知道了会是什么表情。

眼看这里就快被人群包围了,唐启急忙招呼众人向前走去,李洋明心里对唐启再无怀疑,一脸激动道:“唐兄弟,感谢的话我不说了,以后有事尽管找我。”

沈佳佳快步走到唐启身边,问出了众人心底的疑惑:“唐启,你是怎么知道的?”闻言众人都看向唐启。

唐启道:“你们刚刚有没有注意这砚台表面形状不规则,还有裂痕,一般砚台的材质都很结实,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我认为里面肯定有东西。”唐启不过是随口胡诌,但看他说的似模似样的,众人都信了,心里暗暗佩服唐启的观察力。这下众人看唐启的眼神都充满了佩服,就连路权和范文博都恭维了几句,面对两人唐启只是笑了笑。

接下来众人也顾不得面子了,纷纷拿着自己看好的东西询问唐启的意见,但捡漏哪有这么容易,直到众人逛累了都没再发现好东西。就在众人准备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的时候,前面的街口处突然响起一阵大叫:“涨了!涨了!”

众人随着人流走了过去,原来这里竟有一条赌石街,此时有人在解石,而且还涨了。

看到这条赌石街唐启有些纳闷,什么时候古玩竟和赌石联系在一起了,黑市那边也有赌石街,这里也有赌石街,不过相比之下,这边的街道要更热闹一些。

“这里居然有赌石!”路权惊呼道,范文博和李洋明都眼睛一亮,是人都有赌性,而这些富家子弟对这些东西更感兴趣。

“走,唐兄弟,咱们也去玩玩。”李洋明搂住唐启便向赌石街走去,后面几女面露无奈但也只能跟上。

此时多数人都去看解石了,街道上空旷了许多,一行人在李洋明的带领下走进一家比较大的店面,店里面除了老板还有十来位店员,老板招呼了一声便不再管他们。

“唐兄弟,你看看这块怎么样?哦,忘了你不懂赌石,不好意思。”李洋明指着一块三十来斤的毛料问唐启道,还没说完又懊恼的拍了拍脑袋,自己走到一旁选毛料去了。

唐启笑了笑,用出了特殊能力,三维空间浮现,周围五米的毛料信息全都出现在唐启脑海里,竟然一点绿意都没有,唐启向前走去,不一会儿唐启便把店里面的毛料全看完了,只有一块毛料里面有一小块翡翠,唐启失望的摇了摇头,难怪十赌九垮,这上百块毛料全是赔钱货。

老板注意到唐启的表情,走过来对唐启道:“小兄弟,这些毛料你都不满意?”

唐启点了点头,道:“老板,你这里还有其它毛料?”

老板点了点头,说道:“走,我带你们去仓库看看。”

李洋明几人面露惊喜跟着老板向店里面走去,果然店后面居然有一个规模不小的仓库,仓库里面有些阴暗,老板打开灯泡,众人才看到数排长长的货架上全是毛料,粗略估计两百块不止。

看到众人惊讶的表情,老板略带得意的说道:“这是我几年前买的,全是老坑毛料,不是我吹牛,整个华南市只有我这一家,别地儿没有!”

唐启闻言有些惊喜,他当然知道老坑毛料的珍贵,老坑毛料不但切涨的几率高,而且大涨的几率更高,听完老板的话唐启便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看了大概一小半毛料唐启便发现了十来块有翡翠的毛料,只不过颜色都不太好,而且翡翠都不大,唐启继续往里走去,不一会而唐启的脸上就露出了喜色,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继续往里走。

待唐启看完走回来时,李洋明三人每人都选了两块已经在跟老板讨价还价了。

老板道:“二十万太低了我这可是老坑毛料啊。”

范文博道:“老板,两块一起三十五万,行我就买了!”

老板迟疑了一下才点头道:“行!”

唐启看了看,两块都没有翡翠,范文博这三十五万算是打水漂了,不过他也没提醒,就算提醒也晚了,唐启又看了看另外两人身旁的毛料,路权的还行,其中一块里面有鸡蛋大的翡翠不过质量不高,是赚是赔还要看买成多少。

而李明博选的两块也是全赔,唐启好心的提醒了一句道:“李哥,那块不错。”唐启并未明言,李洋明看了看唐启,笑道:“好,既然兄弟你说不错那肯定不错,老板,我换一块。”李洋明说着便转身把唐启指的毛料搬了过来。

书评(125)

我要评论
  • 样,同&风暴雨

    今天的情景,跟三天前简直一模一样,同样是狂风暴雨的夜晚,他深爱七年的女友选择跟他分手,转而投入高富帅的怀抱。

  • 在餐厅&后厨里

    唐启机械的坐在餐厅后厨里,一边听着外面的雷声,手里一边杀鱼。

  • 了锈的&意儿咋

    唐启愣了愣,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生了锈的小铁碗,这玩意儿咋还是个假货?

  • 了,就&报仇,

    但唐启很快就理智下来,那高富帅他认识,名叫高见,家里是在道上混的,别说整个大学了,就是这条街,都得打上高家的姓,去找高见报仇,不是去送死?

  • 启猛抽&着一股

    "嘶…”唐启猛抽一口冷气,快速把鱼甩一边去,手指转眼已经肿成小萝卜了,伤口附近弥漫着一股金色,两排锋利的牙印整齐的留在手指上,转眼手指就开始发麻。

  • 唐启差&来,这

    唐启差点蹦起来,这次他可是听清楚了,那声音根本不是他用耳朵听见的,而是直接回荡在他脑海里。

  • 唐启请&飞出一

    找领班要了个创可贴贴上,唐启请了半天假,寻思一会儿找个药店,买点消毒水,好好消毒一下,路过静禅包间的时候,里面突然飞出一个小铁碗,正好砸在唐启身上。

  • &这年头

    唐启随手接住,心里怒火开始往上涌,能在静禅包房里吃饭,肯定很有钱,这年头,有钱人素质都这么差吗?抢人女朋友也就算了,怎么还乱扔东西?

  • 传来一&血液正

    正想着,唐启右手食指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手指竟然被一条浑身金色长相丑陋的海鱼给咬了,此时血液正快速的往外弥漫,转眼已经把金色的鱼染成了红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