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启恍然大悟,随后又问着:“暗标是什么?”钟雅欣有些无语的白了唐启几眼,这几眼的风情让唐启的心颤了一下,而李洋明更是口水都快流出了,看见两人的表情钟雅欣有些脸红了,钟雅欣又道:“即时交易就是直接向毛料商人购买,明标会摆出来,但只能看不能立即交易,每天下午三点统一拍卖,暗标则是最后一天才会摆出来,每块参与暗标的毛料都是精品,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唐启恍然,随即又问道:“暗标是什么?”

钟雅欣有些无语的白了唐启一眼,这一眼的风情让唐启的心颤了一下,而李洋明更是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看到两人的表情钟雅欣有些脸红,随即又正色为唐启解释道:“平洲公盘的交易模式是复制缅甸公盘的,分为即时交易,明标,暗标三种,即时交易不交税,但毛料质量很低,赌涨很难,明标和暗标的交易要通过举办方,要交税,但好的毛料都在这里面。”

钟雅欣又道:“即时交易就是直接向毛料商人购买,明标会摆出来,但只能看不能立即交易,每天下午三点统一拍卖,暗标则是最后一天才会摆出来,每块参与暗标的毛料都是精品,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唐启听得云里雾里的,没想到赌石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不过听起来还蛮有趣的。

很快就来到城郊,车窗外的建筑全是一两层的小平房,此时还没到八点,时间并不算晚,但街道两旁本应正常营业的店面却早早的就关门了,行人寥寥,不过唐启发现前前后后的车辆却不少,想想大概也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杨石在街边的一道大铁门前停下,看到众人都下了车后,杨石抬手“哐哐”的敲起了门,大铁门内一个男子持着手电筒走到门前,看了看众人后却没开门,对杨石道:“老杨,都知道规矩吧?”这里的规矩就是只要开门,来看毛料的人就算没有成交也得给老板十万块钱,成交了那就无所谓。

杨石笑道:“老李,你这说的什么话,都是老熟人,快开门!”

“哟,原来是钟小姐,年纪大了眼神不太好,快请进!”老板看到钟雅欣后急忙把门打开,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

钟雅欣笑道:“我还以为李老板不欢迎我们呢。”

“钟小姐说笑了。”李老板满脸堆笑。

“我艹!”走进门的李洋明突然跳了起来躲到众人身后,唐启转头望去,黑暗的角落两条牛犊般的大狼狗正对着众人龇牙。李老板急忙道:“别怕,拴着的,小门小户的不养两条狗睡不踏实。”

李洋明这才松了口气,埋怨道:“老板,你这里没灯吗?”

老板道:“有,我这就开。”说着老板扯了一下墙上的拉线,两盏老旧昏暗的黄色灯泡亮了起来,偌大的院子一半的地方都没照亮。

李洋明愕然道:“老板,你这么大的家业不会连好一点的灯泡都买不起吧?”不怪李洋明无礼,走进院子唐启才发现这房子装修的还不错,三个门面是连通的,在街上有三个门面可不简单,但这灯光就显得有点上不了台面了。

不过听到李洋明的话老板却沉下了脸,一脸不悦,钟雅欣急忙道:“不好意思,李老板,这位先生不太懂行里的规矩。”

钟老“哈哈”一笑道:“这位老板还算不错,没给咱们点蜡烛。”听到两人的话李老板脸色缓和下来,带着众人往里走去。

这时唐启和李洋明也意识到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学问了,当下也就不再开口,李老板带着众人穿过院子打开一道大铁门,唐启惊讶的发现这道门竟有三十多公分,简直比得上银行的金库了。

打开门一道沉闷的霉味便扑面而来,李洋明眉头一皱便向后退去,但钟老几人却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唐启也强忍着跟着众人往里走,又是一盏昏暗的灯泡亮起,唐启皱起了眉,灯光仅仅照亮了门口这一小片地方,里面黑漆漆的,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几排长长的货架没入黑暗中。

唐启愕然发现钟老几人似乎早有准备,一人手上拿了一个强光手电,此时几人打开手电便开始查看起货架上的毛料来,唐启心里暗骂这些老混蛋居然没有告诉自己,不过这倒是唐启冤枉别人了,钟老几人都不知道唐启是第一次来,就连钟雅欣也在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

唐启虽然能看穿石头但他没有夜视的能力啊,无奈之下唐启就只能在门口有灯光的这块地方看了起来,这一块地其实也不小,这座仓库大概有一百多平米,唐启勉强能看的有四十来平米,只不过灯光太暗了,要看清毛料的表面很难,但唐启是个另类,在这昏暗的灯光下石头里面带的翡翠在他的眼里却是更加明显。

本想印证一下自己所学的唐启在眼睛酸痛也看不清石头的表象后直接用了特殊能力,三维空间将周围的原石笼罩,唐启惊讶的发现这里的毛料果然名不虚传,大概三十来块石头有八块里面都有翡翠,不过最好的一块也只是芙蓉种清水绿,大约有三四公斤,价值多少唐启心里没数,反正他是看不上眼。

“我艹,这么黑!唐启你看得清吗?”这时李洋明也走了进来,看清里面的情形后说道。

“唐先生,不好意思,是我欠考虑了!”钟雅欣也走到唐启身边有些歉意的说道。

唐启笑了笑道:“没事,这次就当长见识了。”

“小兄弟也是来看石头的?”李老板递给唐启一根烟笑问道。

唐启接过烟学着抽了一口,正要说话李洋明就开口道:“老板,我这兄弟前阵子可是解出了玻璃种的!”

“是吗?”李老板一愣,随即问唐启道:“小兄弟贵姓?”

“免贵姓唐,我叫唐启。”

“你就是唐启?连续开出冰种玻璃种的唐启!”老板惊呼道。

唐启被老板的反应吓了一跳,愕然道:“老板你知道我?”

老板笑道:“小兄弟说笑了,咱们华南赌石的谁不知道你,你那两次解石可是为咱们华南赌石界争了口气啊,咱们华南好久没人解出玻璃种了,你不知道这些年就因为这事咱们这帮人在赌石界都快抬不起头来了,来,我这里有电筒,你选好了我给你打折!”

听到老板的话钟雅欣和李洋明都愕然的看着唐启,没想到唐启居然出名了,唐启也有些愕然的接过老板手中的电筒,笑道:“那就多谢老板了。”

唐启打开电筒发现居然比钟老等人的还要亮,心情大好之下便开始看起了毛料,唐启先用肉眼判断能不能出绿,然后再用特殊能力印证,效率虽然不高但唐启的眼力却在飞速的提升着,唐启相信只要给自己足够的毛料,要不了多长时间就算没有特殊能力自己也能成为一个赌石大师。

“小唐,你看看这块料子如何?”

听到声音唐启才看到钟老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自己身边,此时钟老正指着一块顶部有一条裂缝的毛料问唐启,赌裂不赌绺,赌小绺不赌大绺,这是赌石的常识,但很多人都栽在这上面,因为这裂和绺是很难分辨的,而且裂和绺都容易出高翠,像钟老指着的这块毛料,唐启第一眼看去感觉是裂,但细看之后却又不太确定,这裂缝太深了,而且表面没有扩散,神仙难断寸玉,从表面根本看不出这是裂还是绺。

唐启道:“我看不准,钟老你觉得呢。”唐启只能虚心求教,却不知道他的表现让钟老越加认定他是菜鸟了,心里虽然不屑但钟老还是开口道:“这块料子外表灰白,应该是出自龙塘老坑,容易出高翠,但却有一道恶绺,即便有高翠也被绺破坏了。”说完钟老便摇了摇头向前走去。

唐启心里也同意了钟老的说法,但还是习惯性的用能力查看了一下,果然里面有翡翠,水种还是冰种,可惜一片张牙舞爪的恶绺将足球大小的翡翠撕成了碎片,随即唐启又楞住了,在这石头的背面竟还有一块拳头大小的翡翠,绿如山间翠竹,亮如涧中小溪,唐启不自觉的便沉迷了进去,这绿意竟比自己之前解出的祖母绿还要强盛许多。

回过神来唐启激动之余又有些感慨,果然石不可貌相,钟老的看法没错,但谁会料到这块料里面有两块绿,经验虽然是对的但很多时候它并不一定实用。

“李老板,来帮我把这块毛料抬出来。”唐启高声喊道。

听到唐启的喊声众人都围了过来,钟老寒着脸道:“小唐,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了这块料子不行吗?”钟老有些生气,唐启的行为明显在跟他唱反调,钟老看向唐启的目光越加的不善了,但唐启却顾不了钟老对自己的看法了,这里面的翡翠太漂亮了,就连一向不太喜欢珠宝的唐启都心动不已。

唐启道:“钟老,我感觉这块料子不错。”

钟老“哼”了一声道:“感觉?你看料子就靠感觉?公司的钱可不是纸,经不起你这么糟蹋!”

唐启也有些怒了,冷冷道:“放心,我选的料子我自己付钱,小子德才浅薄,也不做什么赌石顾问了!”

钟老道:“算你还有点有自知之明,李老板,你这里有解石机吧,我倒要看看这小子的感觉能切出什么东西。”

“有,唐兄弟,你在这里解吗?”李老板看向唐启。

钟雅欣虽然不是很懂但这些年也有些经验了,唐启选的那块料子她自己也不看好,心里自然向着钟老,再加上唐启一路的表现实在不像会赌石的,钟雅欣对唐启也开始怀疑了,运气这东西说不清楚,但钟雅欣知道一个人不可能会永远走运。

唐启本不想在这里解的,可看到这老头趾高气扬的样子唐启就不爽,既然你想看就让你看,唐启道:“就在这里解,老板,这块料子多少钱?”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轰&砸在地

    "轰…轰隆…”天边响起震耳的雷声,像是要把天空炸开一般,乌黑的云黑压压的笼罩在头顶上,低的恨不得直接砸在地面上。

  • 始往上&东西?

    唐启随手接住,心里怒火开始往上涌,能在静禅包房里吃饭,肯定很有钱,这年头,有钱人素质都这么差吗?抢人女朋友也就算了,怎么还乱扔东西?

  • 周朝时&值不菲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唐启耳边:“青铜簋,含铜量约百分之60,中度腐蚀,建造于周朝时期,价值不菲。”

  • 那金色&见踪影

    "草!一朝倒霉,事事不顺,老子天天杀鱼,竟然还被鱼给咬了!”唐启忍不住破口大骂,扭头再找那金色海鱼寻仇时,那海鱼已经不见踪影,估计是顺着下水道的口,钻进去了。

  • 他认识&别说整

    但唐启很快就理智下来,那高富帅他认识,名叫高见,家里是在道上混的,别说整个大学了,就是这条街,都得打上高家的姓,去找高见报仇,不是去送死?

  • 唐启请&了半天

    找领班要了个创可贴贴上,唐启请了半天假,寻思一会儿找个药店,买点消毒水,好好消毒一下,路过静禅包间的时候,里面突然飞出一个小铁碗,正好砸在唐启身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