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起沈佳佳不但不没作出解释,反倒瞪着唐启道:“你这几天吃我的住我的,你竟然说你跟我没关系?”“你……”唐启指指沈佳佳说不出话来,沈军是沈佳佳的老爸,沈军确实被没收唐启米琪甩开唐启的手臂就向后跑去,唐启知道米琪肯定误会了,瞪了沈佳佳一眼急忙向米琪追去,沈佳佳看着唐启的背影跺了跺脚。。...

没想到沈佳佳非但没解释,反而瞪着唐启道:“你这几天吃我的住我的,你居然说你跟我没关系?”

“你……”唐启指着沈佳佳说不出话来,沈军是沈佳佳的老爸,沈军的确没收唐启的钱,沈佳佳的话没问题,可在这里说出来问题就大了,沈佳佳身边的两位女生张大了嘴,脸上全是不可思议。

米琪甩开唐启的手臂就向后跑去,唐启知道米琪肯定误会了,瞪了沈佳佳一眼急忙向米琪追去,沈佳佳看着唐启的背影跺了跺脚。

“米琪,你别听沈佳佳胡说,我跟她只是普通朋友。”唐启追上米琪一脸焦急道。

米琪却看也没看唐启一眼挥手拦下一辆出租,唐启急忙抓住米琪的手臂道:“米琪,你听我解释!”

米琪冷冷的看着唐启,寒声道:“放手!”

看到米琪眼神里的决绝,唐启心里一痛,米琪猛地甩开唐启的手上了车绝尘而去,愣在原地的唐启突然有些心灰意冷。

“唐哥,要不要追上去?”小秦开着车停在唐启身边问道。

唐启摇了摇头正要说话手机却响了起来:“唐先生,我是钟雅欣。”

唐启道:“钟部长,你好。”

“唐先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方便通话吗?”

唐启笑了笑道:“我没事,你说吧。”

钟雅欣道:“唐先生考虑得怎么样?”

闻言唐启一愣,要是钟雅欣不说他都快忘记这件事了,想了想唐启道:“我同意做贵公司的赌石顾问,但具体的细节咱们还要商量一下。”

“行,那祝咱们合作愉快!”钟雅欣开心道。

钟雅馨又道:“对了,唐先生,华南赌石大会马上就要召开了,这次大会也是公司对你的考核,你时间上没问题吧?”

唐启诧异道:“华南赌石大会?什么时候?”

钟雅欣一愣,唐启的表现已经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了,但还是解释道:“华南赌石大会在每年的十月一号举行,连续三天。”

唐启道:“国庆节啊,那我没问题。”

“好,那我到时候再联系你。”钟雅欣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唐启算了算离国庆放假还有三天。

生活再次归于平静,唐启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呆在龙老的书房里,书架上的书已看了一小半,为了赌石大会唐启还专门找了一些关于赌石的书,虽然不至于精通但也可以简单的分辨毛料的好坏了,三天的时间眨眼即逝,这天课上完唐启就向钟雅欣所在的佳诚酒店赶去。

刚进酒店大厅,唐启就看到消失了许多天的李洋明,李洋明也看到了唐启,面露惊喜的走过来锤了唐启一拳道:“唐启,你怎么来了,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唐启诧异道:“你怎么还在这,找我干嘛?”唐启还以为这哥们早回家了,心里还有些纳闷怎么走也不跟自己说一声,没想到还在华南。

李洋明一愣道:“你不是来找我的?”

唐启摇了摇头道:“我以为你早回去了,我是来见钟氏珠宝的人。”

李洋明笑道:“我要走肯定会跟你说啊,钟氏珠宝的人找上你了,是不是让你参加赌石大会?”

唐启有些诧异,问道:“你怎么知道?”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我留在这里就是为了这次赌石大会,走,我跟你去见钟氏的人,这次你可得帮我选两块好毛料啊。”李洋明拉着唐启便往里走。

唐启有些无语,带着李洋明来到三楼的咖啡厅,钟雅欣正一个人在独酌,看到唐启嫣然一笑迎了过来,笑道:“唐先生,你来了,这位是?”

唐启还没介绍李洋明便笑道:“你好,我叫李洋明,是唐启的哥哥。”

钟雅欣虽然诧异,但还是优雅的跟李洋明握了握手,说道:“你好,我叫钟雅欣。”说着钟雅欣递给李洋明一张名片。

“钟小姐真有本事,年纪轻轻就是部长了。”李洋明恭维道,一脸猪哥样。

钟雅欣笑了笑,目光转向唐启道:“唐先生,我们下午三点出发,你准备好了吗?”

唐启诧异道:“不是明天才开始吗?”

钟雅欣解释道:“官方的交易是明天才开始,但私下的交易今天晚上就开始了。”

唐启点了点头,道:“我没什么可准备的。”

李洋明道:“我待会跟你们一起走,我先去跟沈叔他们说一声,等我啊!”说着李洋明就转身跑出了咖啡厅。

待李洋明走后钟雅欣和唐启坐了下来,看着唐启空空如也的桌面,钟雅欣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唐先生喝点什么?”

唐启笑了笑招手对服务员道:“给我来一杯跟这位小姐一样的咖啡。”说完唐启无视钟雅欣略显怪异的目光,开口道:“钟小姐跟我说说赌石大会的事吧。”

钟雅欣笑了笑便开始介绍起来,唐启从钟雅欣口中得知这次赌石大会也叫平洲公盘,由华南赌石协会组织的,每年一次,在华南市的平洲县举行,每次举行都会吸引无数人前来参加,这些人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毛料商人,这些毛料商人有国内的也有缅甸的,所以大会上翡翠原石的品质很高。

第二种是众多珠宝公司,随着缅甸官方近些年来对翡翠原石出口的限制越来越严厉和数百年的开采,翡翠原石变得越来越珍贵,价格连连在涨,市场上高端翡翠供不应求,可以说每次公盘都决定了珠宝公司一段时间内的命运也不为过,所以每次公盘珠宝商人都是必到的。

第三种是投资者,这几年翡翠逐渐成为与黄金,房产等相同的可以升值的投资品,很多资本大鳄都把翡翠原石当成了一种投资,稳赚不赔,也有一些富豪为了寻求刺激不惜重金参与赌石,翡翠原石价格的飞涨这些人功不可没。

听完钟雅欣的介绍唐启才知道赌石早已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难怪自己开出的两块翡翠能卖出那么高的价格,唐启对这即将召开的赌石大会开始期待起来。

钟雅欣又道:“唐先生,这次大会你的赌涨率能达到30%就通过公司的考核了。”

唐启闻言笑了笑,要是自己愿意,100%也不是问题,不过那样有点惊世骇俗了,唐启可不想成为小白鼠被切片研究。

“看来唐先生很有信心?”钟雅欣饶有兴趣的笑道。

唐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才道:“我这人运气一向比较好。”钟雅欣闻言笑了笑没有说话。

很快时间就到了三点,众人在酒店大厅集合,除了李洋明和钟雅欣外又来了四位老者,唐启从钟雅欣的介绍中得知这四位老者是钟氏珠宝的赌石顾问,一位姓张,一位姓顾,一位姓李,还有一位姓钟,听到钟雅欣介绍唐启,四位老者都有些惊愕,显然不太相信唐启能成为公司的赌石顾问,姓钟的老者直接开口对钟雅欣道:“小钟,赌石可不是年轻人玩得转的,这小子不过是运气好切出了两块高翠,你不会真以为他能一直好运吧?”

钟雅欣有些尴尬,唐启闻言也翻了翻白银,没有出言辩驳,但心里却暗道到时候一定要让这老者眼珠子掉下来!

钟雅欣本来开了车的,但看到唐启的车后却跟着李洋明一起坐上了唐启的车,加上四位老者的司机八人两辆车向城外驶去,唐启虽然是本地人但还真不知道平洲这个地方,弯曲的山路上到处都是各种私家豪车,闲聊中唐启从李洋明口中得知沈军等人也会来,不过要等第二天赌石大会正式开始才来,唐启这才知道自己的孤陋寡闻,好像全世界都知道就自己不知道。

大概花了两个小时,一座繁华的小城出现在山脚,小城地处平地,四面环山,风景与唐启的家乡大致相同,进了城钟雅欣带着众人在早已订好的酒店住下,李洋明是后来加入的,订房的时候没算他,好在钟雅欣订的都是套房,每套房都有两间卧室,李洋明便住进了唐启的房间。

刚洗完澡,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李洋明便对唐启道:“唐启,我跟你说你可不能对不起小雅,这个钟部长就交给我了。”

唐启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滚犊子,就怕人家看不上你。”

李洋明一脸臭屁的摸着下巴道:“笑话,也不看看哥是谁,哎!钟部长的电话,快接!”正说着沙发上唐启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叫咱们去吃饭,走吧!”挂断电话唐启便向外走去。

大厅里众人都到了,看到唐启钟雅欣道:“没包间了,咱们就在大厅里吃吧,待会有人来带我们去看毛料。”众人点了点头便在大厅里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饭桌上四位老者根本不理唐启和李洋明两人,钟雅欣跟四位老者的商讨着这次大会的细节,看得出来钟雅欣对这四位老者极为看重,插不上话的唐启和李洋明两人只能埋头大吃。

吃完饭钟雅欣接了个电话便带着众人在酒店门口站着,不一会儿一位男子骑着摩托停在众人面前,隔着老远就叫道:“钟小姐,又见面了!”

钟雅欣跟来人握了握手,笑道:“杨先生,又来麻烦你了。”

“钟小姐哪里的话,不麻烦,咱们这就走?”男子笑道。

钟雅欣还没说话就听钟老道:“小杨,这次你可得给我们找点好料子啊。”

男子急忙道:“放心吧,钟老,这次好料子不少!”看得出来这男子跟钟雅欣等人很熟悉。

寒暄过后,众人便开着车跟着姓杨男子的摩托向城郊驶去,被李洋明赶到副驾驶位的唐启转头问道:“钟小姐,这人是谁?”

钟雅欣解释道:“这人是掮客,叫杨石,本地人。”看到唐启疑惑的目光钟雅欣又道:“掮客是赌石行业特有的职业,也就是中介人,这些人路子很广,好的毛料一般都是直接参加暗标不会摆出来卖的,不过在大会上的交易都是要交税的,而且毛料商人也想早点出货,于是就有了掮客,在赌石大会开始之前这些人会带的一些大客户去毛料商人家里看货,一般成交量都不少,一旦成交买卖双方都会给掮客介绍费。”

书评(312)

我要评论
  • 理智下&个大学

    但唐启很快就理智下来,那高富帅他认识,名叫高见,家里是在道上混的,别说整个大学了,就是这条街,都得打上高家的姓,去找高见报仇,不是去送死?

  • "草&头再找

    "草!一朝倒霉,事事不顺,老子天天杀鱼,竟然还被鱼给咬了!”唐启忍不住破口大骂,扭头再找那金色海鱼寻仇时,那海鱼已经不见踪影,估计是顺着下水道的口,钻进去了。

  • 子!到&摔坏了

    就在唐启发呆时,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从包房冲出来,对着男子离去的方向骂道:“高德,你个大骗子!到底识不识货!摔坏了我的青铜器,你赔得起嘛!”

  • 眼已经&成了红

    正想着,唐启右手食指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手指竟然被一条浑身金色长相丑陋的海鱼给咬了,此时血液正快速的往外弥漫,转眼已经把金色的鱼染成了红色。

  • 儿找个&间的时

    找领班要了个创可贴贴上,唐启请了半天假,寻思一会儿找个药店,买点消毒水,好好消毒一下,路过静禅包间的时候,里面突然飞出一个小铁碗,正好砸在唐启身上。

  • "轰&的笼罩

    "轰…轰隆…”天边响起震耳的雷声,像是要把天空炸开一般,乌黑的云黑压压的笼罩在头顶上,低的恨不得直接砸在地面上。

  • 来,这&海里。

    唐启差点蹦起来,这次他可是听清楚了,那声音根本不是他用耳朵听见的,而是直接回荡在他脑海里。

  • 那情景&牙痒痒

    即便已经过去三天,那情景依然像刻在唐启脑子里一样,不停在唐启眼前回放,很快唐启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现在就杀回学校,把那高富帅约出来,决一死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