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老“哈哈”一笑,道:“咱们这行当里的老家伙们谁也没往你那送过好东西,怎么,拿你一件你就心痛啦?老蔡啊,有流通才有沟通交流嘛,你就别什么好宝贝都心里想往那里面放了。”蔡老脸色一滞,可能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只好道:“小唐,画呢,先让老头子我开开眼吧。”。...

龙老“哈哈”一笑,道:“咱们这行当里的老家伙们谁没有往你那送过好东西,怎么,拿你一件你就心疼啦?老蔡啊,有流通才有交流嘛,你就别什么好宝贝都想着往那里面放了。”

蔡老脸色一滞,可能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只好道:“小唐,画呢,先让老头子我开开眼吧。”

唐启也听出来了爷爷是不太愿意自己把画捐出去的,心里顿时有了底气,闻言道:“画没在我这里。”

“什么!”蔡老大惊失色,急忙问道:“你不会把它卖了吧?”

唐启吓了一跳,随即有些好笑的解释道:“怎么会,这画是在刘老那里发现的,刘老在帮我装裱,我还没去取。”

蔡老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龙老笑着对唐启道:“你赶紧去取回来吧,这老头子是恶客,你要是不让他看一眼咱们撵都撵不走。”

二老看来关系不错,蔡老听到龙老的打趣非但不生气反而有些高兴,好像不给他看他真要赖着不走了。唐启笑了笑便向外走去,来到书画阁,踏上三楼唐启就看到刘老坐在桌子前,桌上摆着的正是那幅墨梅图,直到唐启走到刘老身边刘老还丝毫不觉,神情专注的盯着桌上的画。

唐启开口道:“刘老。”

刘老猛然转过头来,看到唐启松了一口气,道:“你小子怎么走路都没声的。”唐启苦笑,不是我走路没声,是您老人家太专注了。

“你来取画?”刘老的脸色不怎么好。

唐启点了点头道:“嗯,故宫博物院的蔡院长来了。”

“哦。”刘老脸色稍缓,问道:“你要把画捐出去?”

唐启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见状刘老笑道:“不是所有宝贝都得供起来,你别听那老家伙忽悠,喜欢的话就自己留着,但要注意保养,这可是国宝啊,容不得半点闪失!”

唐启点了点头。刘老有些期盼又有些迟疑的看着唐启,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在唐启好奇的目光中刘老半晌才说道:“小唐,我能不能在这幅画上留下自己的印章?”

唐启笑了笑,还以为刘老会说出什么让自己为难的话语,唐启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点头道:“当然可以。”

刘老闻言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取出自己的印章小心翼翼的在画上盖了下去,然后刘老才把桌上的画卷了起来,包装好后才一脸不舍的递给唐启道:“拿去吧!”

唐启知道这些老前辈们对自己喜爱的老物件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当下也不敢多言,道谢后唐启便拿着画离开了书宝阁,回到龙老家里,刚进门唐启就看到激动的蔡老一路小跑的迎了上来,唐启失笑的把手中的画递了过去。

客厅里,龙老和蔡老一人拿着一个放大镜满脸激动的看着桌上的画,手指滑过画纸比抚摸自己的老婆还温柔,半晌龙老才坐回沙发上,看着唐启的目光里全是欣慰。

“初时听说墨梅真迹出世我还不太相信,唉!如此宝物竟蒙尘这么多年,小唐你功不可没啊!”蔡老头也不抬的叹道。

唐启正要说话却看到龙老正看着门外不停的对自己使眼色,唐启知道老爷子应该是见猎心喜舍不得了,笑了笑便转身蹑手蹑脚的向外走去,出了门没事可做的唐启便准备回学校。

刚坐上车手机便响了起来,米琪打来的,米琪告诉唐启她的室友们想请唐启吃饭道谢,其实这事之前米琪就跟唐启说过,那时候唐启正在酒店养伤就拒绝了,没想到米琪她们还惦记着。

“米琪,要不咱们两间寝室联谊吧,你放心,我寝室的哥们人品都不错。”唐启想了想道,一个大男人跟一群女生吃饭有点尴尬,顺便也能为寝室的宅男们谋点福利,都快大三了寝室的哥几个居然没一个谈上女朋友。

米琪道:“唐启,等一下。”随即唐启就听到手机里唧唧喳喳的讨论起来。

好半晌米奇的声音才又响了起来,米琪道:“唐启,她们同意了。”两人又商量了一下细节,约定好下午在学校门口见才挂断了电话。

回到寝室,唐启把联谊的事跟几个游戏狂人说了,寝室里瞬间就炸锅了,程军几人扔掉鼠标便把唐启扑倒在床上,唐启为了自己的清白不得不使出绝招,大叫道:“住手,再不起来我就取消这次联谊!”这下激动的五人终于消停了,毕恭毕敬的把唐启拉了起来。

程军恭维道:“老三,哦不!三哥,你终于办了件人事了,以后你就是我三哥了!”

打闹过后程军几人都去排队梳洗打扮去了,就连唐启也被几人拉着搞了下头型,说什么第一次见面不能丢寝室的面子,一切搞定之后唐启看了下时间才下午四点多,好在哥几个聊着天时间也不算难熬。

快到六点的时候唐启接到了米琪的电话,米奇告诉唐启她们已经准备出发了,挂断电话的唐启在程军几人期待的目光中大手一挥下令出发,当打扮得人模人样的几人到校门口时米琪寝室的也到了。乍一见面双方都有些不好意思,好在有唐启和米琪这根纽带作为润滑剂,在到达学校附近一家火锅店时大家都有说有笑了,唐启也发现米琪寝室的质量都还挺高,至少程军等人眼睛都亮了。

要了一个包间坐定后,程军首先就要了一箱啤酒,程军道:“第一次见面,大家都还不熟悉,咱们都来一个自我介绍吧,怎么样?”男生们在此时当然不会落面子,女生们虽然面露难色但也同意了程军的提议。

一番介绍下来大家也都开始熟悉了,男生们开始主动进攻,就连平时话不多的老六谢德志也找到了目标频频劝酒,不过女生们的焦点明显都在唐启身上,其实经历过上次的事情女生们同意这次联谊都是因为唐启,先不说唐启帮过他们,就凭唐启认识校长女生们就已经对唐启刮目相看了。

“唐启同学,我敬你一杯,上次的事谢谢你!”一个名叫陈以的女生站起来端起酒杯对唐启道,陈以的样貌比之米琪也不输分毫,身上带有一股冷傲之气,这一说话瞬间变得温柔起来,程军等人的眼神都变了。

这一会儿唐启已经喝了三杯了,又站起来喝了一杯,唐启急忙对众女生道:“那天我也是恰逢其会,同学一场帮忙是应该的,大家都别提了,别敬我了,这会儿我都整了一瓶了。”众女生这才放过唐启。

“哎,美女们,谁能帮我们解一下惑啊,老三干啥了你们这么感谢他?”张强开口道,闻言众女生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我艹,咱们学校还有这样的畜生,老三你怎么不一人给一瓶子啊!”听完过后张强一脸激动道。

“就是!”程军附和道,随即程军又一脸纳闷的看着唐启道:“嘿,老三,你小子隐藏得够深啊,居然认识咱们张校长,难怪你小子一天到晚到处跑也不怕挂科,说说,你到底什么来头。”

闻言众人也将目光投向唐启,唐启笑骂道:“滚,我能有什么来头,张校长是我偶然认识的,咱们这是吃饭不是批斗大会啊!”

程军等人对唐启的话将信将疑,不过这时注意力都在美女身上也就不再问了,不过众女生可是见过张校长对唐启的态度的,但也不好再问,有就作为催化剂,酒桌上的气氛很快就热烈起来,这些女生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一会几乎每人都喝了一瓶了,但脸上却毫无异色,就连米琪也让唐启刮目相看。

直到第五箱酒喝完这顿饭才算是吃完了,女生们要去结账却被告知账已经被唐启结了,女生们对唐启一阵埋怨,本来是要感谢唐启的没想到又让唐启破费,不过看向唐启等人的眼神却又亲近了许多。

大家喝的都有点多,再加上明天都有课,所以约好周末再聚后众人就散伙了,唐启被米琪拉着率先离开,剩下的人就交给程军他们了,至于能不能发生点什么那就不是唐启所能掌控的。

喝了酒的米琪小脸红扑扑的,很可爱,对待唐启的态度跟往常有些不太一样,米琪的手臂紧紧挽住唐启的胳膊,小脸埋在唐启的臂弯里,就连敏感处不时的与唐启的身体产生摩擦也不在意,血气方刚的唐启却有些受不了了,胳膊上不时传来的温润让他有些心猿意马,心里怀疑米琪是不是喝醉了。

学校附近生意最好的莫过于那一家家营业到很晚的宾馆了,看到一对对依偎着的男女走进宾馆唐启的心里也有一些骚动。

“米琪。”

“嗯?”米琪从鼻孔里发出一声轻哼。

“那家宾馆好像挺不错。”

“你想干嘛?”米琪终于抬起头来,水吟吟的大眼睛里满是警惕,眉头微微扬起,小脸似乎变得更红了。

唐启终究还是有贼心没贼胆,别过头道:“走我送你回寝室吧。”

“唐启?”米琪还没说话就听身后有人喊道。

唐启回头一看,发现沈佳佳和两位女生站在不远处,诧异道:“沈佳佳,你们在这里?”

沈佳佳看了看米琪,又看了看唐启,随后看向两人身旁的宾馆,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质问道:“你们在这里干嘛?”

唐启闻言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逛街。”

“这不是佳佳传说中的男朋友吗,怎么跟别的女生在一起?”沈佳佳身边的女生指着唐启道,说话的声音有点大,在场的几人都听到了,米琪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学校论坛上的帖子她自然看过,只是心里不太相信,而此时却有些不确定了。

唐启急忙道:“这位同学,你们误会了,我跟沈佳佳没关系,沈佳佳,你倒是说句话啊。”

书评(221)

我要评论
  • 金色还&转念想

    手指上残留的金色还在不断的往伤口里渗透,唐启想去医院检查一下,打个破伤风疫苗啥的,但转念想了想,去医院又要挂号,做化验什么的,一趟下来,至少得花好几百,他已经没钱再挥霍了。

  • 唐启差&点蹦起

    唐启差点蹦起来,这次他可是听清楚了,那声音根本不是他用耳朵听见的,而是直接回荡在他脑海里。

  • ,对着&男子离

    就在唐启发呆时,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从包房冲出来,对着男子离去的方向骂道:“高德,你个大骗子!到底识不识货!摔坏了我的青铜器,你赔得起嘛!”

  • &期,价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唐启耳边:“青铜簋,含铜量约百分之60,中度腐蚀,建造于周朝时期,价值不菲。”

  • 一看,&,此时

    正想着,唐启右手食指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手指竟然被一条浑身金色长相丑陋的海鱼给咬了,此时血液正快速的往外弥漫,转眼已经把金色的鱼染成了红色。

  • 放,很&就杀回

    即便已经过去三天,那情景依然像刻在唐启脑子里一样,不停在唐启眼前回放,很快唐启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现在就杀回学校,把那高富帅约出来,决一死战!

  • 子天天&”唐启

    "草!一朝倒霉,事事不顺,老子天天杀鱼,竟然还被鱼给咬了!”唐启忍不住破口大骂,扭头再找那金色海鱼寻仇时,那海鱼已经不见踪影,估计是顺着下水道的口,钻进去了。

  • 买点消&静禅包

    找领班要了个创可贴贴上,唐启请了半天假,寻思一会儿找个药店,买点消毒水,好好消毒一下,路过静禅包间的时候,里面突然飞出一个小铁碗,正好砸在唐启身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