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雅欣便笑着为唐启详细介绍出来,听完钟雅欣的详细介绍后唐启便明白了了,翡翠赌石专家实际上是帮珠宝公司找寻原材料的一群人,说白了是帮珠宝公司翡翠赌石。唐启有些迟疑,这份工作真是就看到唐启的表情,钟雅欣眼睛一亮,急忙开口道:“唐先生,赌石专家是很自由的,公司并不会对你做太多约束,我们为你准备了两种合作方式,第一种是公司给你月薪或者年薪,你参与赌石的成本由公司出,而解出的翡翠原料将是公司的,每解出一块翡翠你都将获得翡翠价值的百分之一作为奖金;第二种公司同样给你月薪或者年薪,你参与赌石的成本由你自己出,你解出的翡翠是你自己所有,但如果你要转让的话公司具有知情权和同等价位下的优先购买权。”。...

钟雅欣便笑着为唐启介绍起来,听完钟雅欣的介绍后唐启便明白了,赌石专家其实就是帮珠宝公司寻找原材料的一群人,说白了就是帮珠宝公司赌石。唐启有些犹豫,这份工作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但唐启却不知道该不该接受。

看到唐启的表情,钟雅欣眼睛一亮,急忙开口道:“唐先生,赌石专家是很自由的,公司并不会对你做太多约束,我们为你准备了两种合作方式,第一种是公司给你月薪或者年薪,你参与赌石的成本由公司出,而解出的翡翠原料将是公司的,每解出一块翡翠你都将获得翡翠价值的百分之一作为奖金;第二种公司同样给你月薪或者年薪,你参与赌石的成本由你自己出,你解出的翡翠是你自己所有,但如果你要转让的话公司具有知情权和同等价位下的优先购买权。”

唐启问道:“那具体需要我做什么?”

钟雅馨笑了笑道:“三年一次的南伞公盘和国内比较出名的三个赌石大会你要代表公司参加,其它的就没什么具体要求,对了,成为赌石专家前公司还要对你进行一次考核。”

唐启道:“可不可以让我考虑一段时间,我现在还在上大学,时间上可能不是那么充裕。”

钟雅馨笑了笑,点头道:“可以的,每次赌石大会最多耽误你一周的时间,对学业应该影响不大,我这几天会留在华南,唐先生考虑好了可以给我打电话。”

唐启点了点头,道:“好的,我会尽快给你答复。”说完唐启就站起身来向两人告辞。

待唐启和沈军离开后,陆总一脸不解的问道:“钟部长,你为何……”

钟雅馨打断陆总的话道:“陆总,首先一个人连续开出冰种和玻璃种,说是运气我是不太相信的,其次,你不觉得这位唐先生的表现很奇怪吗,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突然一夜暴富,但他身上却没有任何的浮躁,反而隐隐透露出一股自信,再说了反正华南赌石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咱们还可以再观察观察。”

陆总楞了一下,回想唐启的表现,果然如钟雅欣所说,陆总之前心里对钟雅欣的轻视之意瞬间烟消云散,恭维道:“钟部长眼光如炬,陆某佩服!”钟雅欣笑了笑,起身向外走去。

沈军对赌石不太理解,但大名鼎鼎钟氏珠宝集团他不会不了解,沈军发现自己对唐启越来越看不透了,本以为唐启只是运气好,可接触之后沈军却坚信眼前的少年不可以常人的眼光视之,所以沈军对唐启的态度很客气,比对李洋明等人还要客气。

“小唐,下午有事吗?”

唐启道:“我没事,去见赌石协会的人吗?”

沈军摇了摇头道:“那些人是本地的,什么时候都可以见,我下午有一个饭局,带你认识几个人。”

现在的唐启还未意识到人际关系带的重要性,听到沈军的话有些不以为然,但也没有拒绝,沈军没有开车便坐上了唐启的车,看到小秦开的车后,沈军楞了一下。

在沈军的指引下,小秦将车停在市郊一个外表看不出任何特色的会所前,名字叫金石会所,此时会所的门前停满了车子,档次都不高,但如果唐启会看车牌的话便知道这些车子的主人绝非等闲之辈。

门口沈军出示了一张卡片才有一个身穿旗袍的漂亮女子过来迎着二人向里面走去,这时唐启才发现这个会所的不凡,室内的装修极其高档但不显奢华,给人一种高端大气的感觉,穿过大堂,里面竟有一个足球场大的高尔夫球场,球场两侧各有一栋楼,楼上写着健身区和休闲区。

沈军带着唐启走进了名为休闲区的大楼,电梯里不停的有人跟沈军打招呼,看得出来沈军是这里的常客,沈军带着唐启走进一间房间,房间里已经坐着三个男子,其中一位唐启认识,周刚周局长。

“老沈,来了。”看到沈军三人都点头招呼道。

沈军笑着跟三人打了招呼后才对唐启道:“唐兄弟,这位我就不介绍了,你们认识。”周刚笑着对唐启点了点头,沈军又指着另一位道:“这位是华南大学的张校长,对了,你是在华南大学读书吧。”

唐启笑着点了点头,急忙道:“张校长,您好!”张校长有些诧异的看着唐启,半晌也想不起来自己学校有一个叫唐启的学生,只能客气的对唐启点了点头。

沈军又指着最后一位男子道:“这位是明达地产的郑总。”

“这位小兄弟叫唐启。”沈军对三人介绍道,听完沈军的介绍,三人心里都开始骂起沈军来,你这介绍还不如不介绍呢,但三人也知道如果是一般人沈军绝不会如此郑重的介绍,所以虽然好奇唐启的来历,但三人也不敢怠慢,谈话中总有意无意的照顾到唐启。

唐启也看出来了众人是在等什么人,不过他也不会问,听着众人的谈话也没有觉得无聊,几人的话题很广泛,这些人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自然有其不凡之处,唐启作为听众也觉得受益良多,商界的一些诡闻秘事也让他听得津津有味。

时间缓缓流逝,快到饭点的时候一位男子在旗袍女子的引领下走了进来,看到男子房间里的众人都站了起来。

“张市长,你来了。”沈军笑着招呼道。

张市长点了点头,笑道:“你们来得挺早嘛,走吧,先吃饭,我晚点还有个会。”众人急忙点头随着张市长向吃饭带的包间走去。

张市长在首位坐下后,目光有些诧异的看向坐在沈军身边的唐启,沈军急忙介绍道:“张市长,这是我的一个小兄弟,叫唐启。”唐启道:“张市长好。”

张市长心里有些不悦,也有些奇怪,在他的印象中沈军并不是不着调的人啊,怎么谈事情把自己的子侄辈都带来了,随即听到沈军的介绍后又觉得唐启这个名字很熟悉,半晌突然想起来最近接到的一个电话,和最近的一些传闻,张市长急忙笑着对唐启点了点头道:“小唐,你好。”

这下除了沈军其他几人开始觉得诧异了,看向唐启的目光都变得凝重起来,沈军自然知道张市长为什么对唐启客气,当下也就放心了。饭桌上气氛很好,张市长竟主动跟唐启喝了一杯,唐启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酒足饭饱之后,张市长笑着开口道:“张校长,华南大学要扩建是件好事,有利于促进我市教育文化的发展,政府肯定会大力支持,郑总你尽快把规划书拿出来。”一句话让张校长和郑总两人眉开眼笑,随即两人看向唐启的目光都有些感激。

吃完饭沈军提议去唱歌,张市长看了看唐启笑着点了点头,他身边的秘书提醒道:“张市长,你待会还有个会。”

张市长道:“那个会也不太重要,推到明天早上。”秘书点了点头走开了。

几人来到一家ktv,听到柜台上的人称呼沈军为“沈总”唐启才知道这也是沈军的产业。进了包间唐启才知道沈军为什么提议来唱歌了,这位张市长竟是一个麦霸,而且水平还不错,每当他唱完一首时包厢里就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这掌声倒也不算违心。

唐启也在张市长的教唆下唱了一首,他唱歌也还行,不过也仅限于不跑调的水平,唱完之后倒也获得了一片掌声,不一会儿包厢里就烟雾缭绕,众人倒不觉得有什么,唐启却有些受不了了,找了一个借口出来透气。

在走廊里逛了一会儿唐启正准备回去就听到身旁的一间包间里传来一阵女孩的尖叫声,唐启一愣,急忙把耳朵贴在包间的门上,他好似听到了米琪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唐启一把将包间的门推开。

包间里坐着十来个年轻男女,此时一个男子正一手端着一杯酒,一手捏着米琪的脸要灌米琪喝酒,米琪通红的小脸上满是泪水,其他女生全都一脸苍白,看清包间里的情形后,唐启眼睛顿时就红了,三两步冲进去跳到桌上,提着男子的衣领就将男子从桌上拖了出来,顺手从桌上拿起一个酒瓶便砸到男子的脑门上。

所有人都愣住了,米琪看清来人后,满脸惊喜的喊道:“唐启!”唐启看了看米琪然后环视众人,凶悍的眼神让几个蠢蠢欲动的男子低下了头。

“泥马!给我打他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地上的男子捂着头爬了起来怒吼道,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半边脸。几个男子站了起来看到唐启手上碎了一半的酒瓶,又看了看唐启暴怒的模样,谁也不敢先动手,局面就这样僵持着。

很快ktv的工作人员就冲了进来,不一会儿,沈军等人也走了进来,张市长看到包间里的情形后,开口道:“周刚,你去处理,别让小唐吃亏,我先走了。”说完张市长就向外走去。

沈军指挥着工作人员把几人分开,然后一脸关切道:“小唐,你没事吧?”唐启摇了摇头走到米琪身边轻声安慰着。

“泥马!比人多是吧,等着!”头上满是血的男子怒骂着就打起了电话:“姐,有人打我!在帝王ktv308,好我等你!”听到男子的话众人都很好奇,这位男子的姐姐是何方神圣,于是众人都等了起来,周刚也没说话。

“唐启,你怎么会在这里?”米琪平静下来,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唐启。

唐启道:“我跟朋友来这里玩,你呢?”

书评(457)

我要评论
  • 混的,&了,就

    但唐启很快就理智下来,那高富帅他认识,名叫高见,家里是在道上混的,别说整个大学了,就是这条街,都得打上高家的姓,去找高见报仇,不是去送死?

  • &听着外

    唐启机械的坐在餐厅后厨里,一边听着外面的雷声,手里一边杀鱼。

  • 像是要&的笼罩

    "轰…轰隆…”天边响起震耳的雷声,像是要把天空炸开一般,乌黑的云黑压压的笼罩在头顶上,低的恨不得直接砸在地面上。

  • 低头看&,这玩

    唐启愣了愣,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生了锈的小铁碗,这玩意儿咋还是个假货?

  • 的往伤&破伤风

    手指上残留的金色还在不断的往伤口里渗透,唐启想去医院检查一下,打个破伤风疫苗啥的,但转念想了想,去医院又要挂号,做化验什么的,一趟下来,至少得花好几百,他已经没钱再挥霍了。

  • 毒一下&上。

    找领班要了个创可贴贴上,唐启请了半天假,寻思一会儿找个药店,买点消毒水,好好消毒一下,路过静禅包间的时候,里面突然飞出一个小铁碗,正好砸在唐启身上。

  • &德,你

    就在唐启发呆时,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从包房冲出来,对着男子离去的方向骂道:“高德,你个大骗子!到底识不识货!摔坏了我的青铜器,你赔得起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