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启,你在干嘛?”midge的声音笑了出来。唐启笑了笑道:“midge,我在外面,有什么事吗?”“哦,没事儿就不能够给你打电话呀?”midge责问道。唐启赶忙道:“也不是,怎么会。”唐启笑了笑道:“米琪,我在外面,有什么事吗?”。...

“唐启,你在干嘛?”米琪的声音笑了起来。

唐启笑了笑道:“米琪,我在外面,有什么事吗?”

“哦,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呀?”米琪质问道。

唐启急忙道:“不是,怎么会。”

米琪笑了笑,道:“强哥打电话跟我说他想见你。”

唐启皱起了眉头,道:“你把我的手机号给他,让他自己给我打电话,米琪,他没威胁你吧?”

听到唐启语气里的关心,电话那头的米琪脸上绽开了笑容,温柔的答道:“没有,他的古玩店被封了,对我可客气了。”

唐启一愣,随即便明白过来,这肯定是爷爷做的,唐启笑了笑道:“那就好。”又聊了几句唐启才挂断了手机。

唐启刚挂断手机众人便围了过来,李洋明脸色有些怪异的问道:“女朋友打的?”楚雅的眼里闪过一道慌乱。

唐启摇了摇头道:“还不是,一个朋友。”

“什么叫还不是,你喜欢她?”李洋明不满道。

唐启一愣,笑骂道:“你怎么这么八卦?”

李洋明却一脸正经道:“哥哥这是关心你的感情生活,说说,你是不是喜欢她,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带出来我认认?”

唐启白了李洋明一眼,正要说话手机又响了起来,唐启接通电话。

“唐少,我是阿强。”手机里传来一道客气到显得谦卑的男声。

唐启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给自己打电话的人是强哥,开口道:“哦,是你啊,找我什么事?”

阿强道:“唐少,之前不知道是您,多有得罪,我最近刚收到一个老物件,想请您掌掌眼,希望您能赏光。”

唐启知道阿强这话的意思,对这人唐启并没有什么好感,但阎王好惹小鬼难缠,想了想唐启便决定答应,说道:“行,不过我这两天没时间,过阵子再说吧。”

“我说兄弟,你现在也算是千万富翁了,怎么还用这么破的手机啊?”刚挂断电话李洋明就笑道。

唐启看着手上的诺基亚,笑道:“这是我爸妈给我买的,用着踏实。”

李洋明闻言笑了笑道:“走,吃饭去,今天中午你请。”

几人就在古玩街上找了一家菜馆吃饭,这家菜馆装修得很有古味,名字也很有古味,叫来福客栈,刚进门,便有一个类似古代店小二打扮的男子跑了过来开口道:“客官,您几位?”

坐在雅间里,点了菜后,李洋明赞赏道:“这家店不错!喝点酒吧?”

唐启还没说话,楚雅便接口道:“喝点吧。”

众人一愣,沈佳佳道:“雅姐,你不是从来不喝酒的吗?”随即又看了看唐启,脸上若有所思,其他人的表情跟沈佳佳如出一辙。

楚雅道:“我想尝尝古代的酒。”众人闻言都楞了一下。

很快酒菜便摆满了桌子,菜的味道很不错,但众人都没有什么胃口,只有唐启埋头大吃,刚捡了一个大漏的他胃口很不错,沈佳佳实在看不下去了在桌子底下踹了唐启一脚。

唐启一愣,抬起头来才发现众人都盯着自己,唐启不解道:“你们看着我干嘛,快吃啊,这菜味道不错。”

“唐启,我敬你一杯!”楚雅突然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唐启楞了一下才忙不迭的将酒杯斟满,端着酒杯站了起来道:“那啥……”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楚雅什么都没说,一仰头便将酒一饮而尽,然后便剧烈的咳嗽起来,沈佳佳急忙站起身来为楚雅轻轻拍着背。

唐启急忙将酒饮尽,看了看楚雅,又看了看其他人,众人纷纷别过脸不与唐启对视,李洋明放在腿上的手已鼓起了青筋。

这时缓过来的楚雅又倒满了一杯酒,端起酒杯向唐启示意之后又一饮而尽,唐启只能倒酒,饮尽,连饮三杯之后,楚雅还要倒酒却被唐启捂住酒瓶,唐启道:“别喝了。”

楚雅明亮的双眸定定的看着唐启,半晌后对沈佳佳道:“佳佳,送我回酒店。”

楚雅跟沈佳佳离开后,李洋明也站了起来,拍了拍唐启的肩膀然后快步向楚雅两人追去,唐启呆呆的站在原地,就算再迟钝唐启也明白了楚雅的心意,半晌后唐启叹了一口气倒满一杯酒,酒烈如火,暖人心肺,人没醉,心醉了。

沈妙莲,米琪,楚雅,三张截然不同的脸一一浮现,唐启重情也专情,可心里却刻上三道不可磨灭身影,一道已化作刀让他痛不欲生,现在伤口上贴了两张创可贴,无论撕下哪一张都将再次血淋淋。

当小秦走进雅间时,唐启已经烂醉如泥。

再次醒来时已是晚上八点,唐启发现自己在爷爷家自己的房间里,走下楼来,龙老正在沙发上看报纸,看到唐启,龙老合上报纸吩咐小周上菜,饭桌上龙老没问唐启也没说。

“下次少喝点酒。”

唐启默默点头,眼里却几乎掉下泪来。

“听说你今天捡了一次大漏?”

唐启点了点头把《墨梅图》的事讲了一遍。

龙老听了之后半晌无言,纵使镇定如他也难免失态,片刻后龙老才一脸欣慰的点了点头:“我早就料到故宫那件可能是赝品,没想到真迹真的出现了,而且还是在你手里,哈哈,当浮一大白!”

小周闻言一脸焦急道:“你不能喝酒!”

龙老有些心虚,但还是强硬道:“我就是说说也不行吗?”

小周笑道:“说说可以。”

“你!”龙老眼睛一瞪看着笑吟吟的小周却又没了脾气,只能拿桌上的菜撒气,可弄洒了一点在桌上又自己夹起来放到自己碗里,唐启看得直发笑。

吃完饭龙老又考了考唐启然后才回房休息,而睡了一天的唐启只能到书房看书,打开书却好半晌也没有翻页。

第二天是周末,睡得很晚的唐启直到九点多才爬了起来,龙老早早的便出门了,唐启吃了早饭便回到书房,坐在书桌前,唐启的思绪却飘到了远方,电话一直没响,唐启盯着手机有些烦恼的站了起来,他发现自己最近似乎太闲了,这是心态转变带来的,以前的生活上课,挣钱,很忙碌但很充实,可现在这些事情已经无法点缀他的生活。

唐启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这一思考唐启便发起了呆,有了手指他以前所向往的生活已经唾手可得,可这并没有什么成就感也谈不上幸福感,唐启发现自己可以做很多事情,这些天接触了龙老,李洋明等人,唐启开始明悟,人生还可以更加多姿多彩,唐启的事业心开始勃发。

酒店里,楚雅回来之后就一直呆在自己房间,除了睡觉更多的时候是看着窗外发呆,楚雅外表淡雅,看似柔弱其实外柔内刚,为了不让自己遗憾她已经做到了极限,她相信唐启会明白,但她不确定唐启会怎样,楚雅的心里有些酸楚,有些委屈,但更多的是期待。

楚雅在等待,李洋明几人也在等待,酒店的客厅里,几人静静的坐着,随着时间越来越晚,李洋明脸色铁青的站了起来道:“我去给他打电话!”

“雅姐说了不许我们给他打电话。”沈佳佳摇了摇头道。

李洋明颓然的坐回沙发,心里早已把唐启骂得狗血淋头,但又无可奈何。

唐启的电话响了,打电话的人是沈军,唐启有些诧异的接听了电话,“沈叔,你好。”

电话里响起沈军爽朗的笑声,沈军道:“小唐,今天忙不忙?”

唐启笑道:“不忙,沈叔,你找我有事?”

“不是,有很多人想见你,他们找不到你就都找上我了。”沈军笑道。

唐启诧异道:“想见我,谁啊?”

“钟氏珠宝集团的,就是拍下你翡翠的那个公司,还有什么赌石协会的。”沈军道。

唐启想了想,沈军帮了自己很多,他的面子不能不给,于是问道:“什么时候?”

沈军笑了笑,道:“什么时候都行,只要你有空。”

唐启笑了笑道:“那就今天吧,今天周六我有时间。”

沈军道:“好,那我安排好之后再给你打电话。”

“等一下!”唐启急忙道,然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沈叔,见面的地点能不能不在你的酒店?”

沈军一愣,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答应了。

下午,唐启应约来到一家茶楼,刚下车就看到沈军站在门口等着,沈军身后还有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年轻女子,见到唐启沈军就笑着向唐启走了过来。

“小唐,这位是钟氏集团采购部部长钟小姐,这位是钟氏集团总经理陆总,钟小姐,陆总,这位就是唐启先生。”沈军介绍道。

看到唐启,钟氏的两人都愣了一下,随即才笑着跟唐启握了握手,但眼里还是带着一丝失望,在两人眼里,唐启跟在校的大学生毫无两样。

几人寒暄着来到沈军早已准备好的包间,坐定后,陆总笑着开口道:“唐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啊,冒昧的问一下,唐先生今年几岁?”

唐启一愣,但还是答道:“我今年二十。”

陆总愕然,随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请问唐先生入赌石这一行多少年了?”

唐启道:“我没入行,最近才开始接触赌石。”

陆总闻言失望的看向身边的女子,却发现女子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唐启,看到陆总的目光,女子开口道:“唐先生,我们这次冒昧打扰是想聘请你做我们公司的赌石专家,这是我的名片。”

唐启看了看手上的名片,女子叫钟雅欣,很好听的一个名字,唐启笑道:“不好意思,钟小姐,我不知道什么是赌石专家。”

书评(431)

我要评论
  • &震耳的

    "轰…轰隆…”天边响起震耳的雷声,像是要把天空炸开一般,乌黑的云黑压压的笼罩在头顶上,低的恨不得直接砸在地面上。

  • 在静禅&有钱,

    唐启随手接住,心里怒火开始往上涌,能在静禅包房里吃饭,肯定很有钱,这年头,有钱人素质都这么差吗?抢人女朋友也就算了,怎么还乱扔东西?

  • 次搭在&。”

    但整个走廊里,就唐启一个人,根本没有其他人的影子,唐启还以为是有人在跟他开玩笑,刚想发飙,包着创可贴的手指再次搭在那小铁碗上:“青铜簋…价值不菲。”

  • 点蹦起&是听清

    唐启差点蹦起来,这次他可是听清楚了,那声音根本不是他用耳朵听见的,而是直接回荡在他脑海里。

  • 好好消&碗,正

    找领班要了个创可贴贴上,唐启请了半天假,寻思一会儿找个药店,买点消毒水,好好消毒一下,路过静禅包间的时候,里面突然飞出一个小铁碗,正好砸在唐启身上。

  • 右手食&相丑陋

    正想着,唐启右手食指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手指竟然被一条浑身金色长相丑陋的海鱼给咬了,此时血液正快速的往外弥漫,转眼已经把金色的鱼染成了红色。

  • &在餐厅

    唐启机械的坐在餐厅后厨里,一边听着外面的雷声,手里一边杀鱼。

  • 腐蚀,&期,价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唐启耳边:“青铜簋,含铜量约百分之60,中度腐蚀,建造于周朝时期,价值不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